狄国老之移魂大法,时期剪影与民族根性

作者:动漫动画

《黄飞鸿》年代:在我心中,徐克加李连杰创造的黄飞鸿才是广东十虎,民团总教头,佛山城南大街8号,专医刀伤跌打,赠医施药,发扬国术精神,长驻候教,儆恶锄奸的宝芝林第二代传人黄飞鸿!在很多观众心目中李连杰就是黄飞鸿.。
 较之以前各个版本,这个系列电影涉及的情节、武术打法、思想意识,都非常宽泛,设计繁复精巧。据说为了写活感情戏,剧组还特地请了的女编剧助阵。可以肯定的是拍这个系列从一开始就不惜工本,不惜精力,精益求精的!这里想根据拍摄的顺序陈述要义。
(一)心如鹿撞,纠结无奈::
 《壮志凌云》的横空出世令所有电影观众眼前一亮。大银幕上新一代黄飞鸿就此产生。扮演黄飞鸿的李连杰成为当时的焦点。刘德华那句话最一针见血:“别人做不到的,他做到了。”豪气面对万重浪,热血象那红日光。这位黄师傅儒雅刚毅,风度翩翩。面对强敌从不畏惧,智勇双全,看着他都会觉得自己充满勇气。
 然而面对一个叫十三姨的女子,这位英雄也不免心如鹿撞。记得这样一幕,灯光中十三姨趁黄飞鸿出神地想象外国到底为什么先进时,用手的影子轻轻抚摩他的影子。飞鸿转身问:“外国什么都好,还回来干什么?”十三姨即刻收手羞怯地俯身装做写东西说:“这里有的东西外国没有》”飞鸿:“外国没有什么?”十三姨转过脸看着他,急于表白的心思跃然于眉梢眼角到:“人呐。”一句话引得黄飞鸿倒吸一口气,即刻转回身望着墙上。他看到十三姨的影子靠近过来,好似在背后要亲吻自己,马上再次慌乱的转身,却发现她是要给自己量衣服。看到这里我不禁抚掌而笑,黄飞鸿,你也进退维谷,春心动矣!
  
 然而温馨到令人心跳的感情戏非常短暂,因为镜头一转只见黄飞鸿把手中扇子打开,这把扇子横在了他跟十三姨之间,上面赫然写着“不平等条约”。
 电影在用扇子提醒观众,飞鸿家国天下的荣辱感使他无法全然放松去接受小儿女的恋情。看到满目山河在风雨中动荡,看到外国的侵略和朝廷的无能,而身边这个身着洋服摆弄洋玩意的女子又时时触碰着他的忧国之心。
十三姨觉得西洋的东西要学“不然人人都会就我们不会。”照相机、铁路、蒸汽机...早晚都会来避无可避,所以她积极甚至迷恋地触碰“洋玩意”。这是她爱国的方式,也是她天真的体现。她看到了国外先进的文化可以使国家进步,却没意识到这些“洋玩意”是随着外国的枪炮鸦片一起进入国门的。而这另外的一面却是黄飞鸿所看到的,他的抵触最终在十三姨顾着照相,使扇子上的"不"字被烧时爆发了。
 这是我所见的黄飞鸿发的最厉害的一次火。这比他在被人挑衅或迫害时的反应都更强烈。如果十三姨长辈的名分,是使他对她尊敬、保护又望而却步原因;那么她思想的洋化和对西洋事物的喜爱,就是飞鸿忍而难发的愁苦。他爱着她,却要一肩担义、一肩担愁,真真“深情博爱两为难。”十三姨是个天真又柔情似水的女性。一腔柔情倾注到这样一个刚毅、内敛的英雄身上时,就注定了她的无奈。不过,她的可爱也恰恰体现在对这份感情的执着追求。
 这部戏里人物繁多,如初到省城的梁宽,飞鸿的几个徒弟,戏院老板和沙河帮。而我最想说的是铁布衫严振东。
这是个有心争名夺利,却又为自己开脱的武师。他说,等站住了脚就可以做侠义之事,分明就是借口。从功夫上看,他已经够强。多次比试之后相信他自己也明白这一点。然而个性让他不容有人强过自己。于是一路打下去。据说徐克当初写到他时有收不住的感觉,我觉得编导是真的“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才会如此。严师傅是个为名利而战的人,初看起来没有大的过错,可编导告诉我们他会为了名利抛弃尊严。到了洋人的船上做沙河帮的师父,实则是助纣为虐的鹰犬。另外,他的铁布衫功夫是武术中刚猛的代表。如此的好功夫却死于洋人的枪炮中;“黄飞鸿,你我的功夫再好也敌不过洋枪。”他的这句台词,伴随飞鸿愤怒悲情的眼神撞击着我的视听,震撼着我的心灵。香港的制作群体在这个系列电影中体现出来强烈的民族意识让国人慨叹!(未完后续见黄飞鸿系列其他电影的评论)

大概是文化太过早熟的关系,中原华夏五千年历史读下来,令人扼腕叹息处不少,让人眼前一亮的惊喜却委实不多。整个国家、整个民族,像是按照早已写就的剧本,按部就班的走出一条平平无奇的直线。
所以乱世出英豪,只有礼崩乐坏的时代,才能出那么几个不循规蹈矩,却创下不世功业的人。而所谓之“侠”,也常常诞生于这个时代。君不见金庸小说中,无论是郭靖、杨过也好,张无忌、袁承志也罢,无不是是生活在国破之际,存亡之秋。
但中华历史和的儒家伦理惯性之大,偶尔波澜壮阔一番,也很快平息下来,继续死水无波的天地君亲师下去。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除了留下史书一章“游侠列传”,便也无迹可寻。只有船坚火利的欧洲列强,用大炮轰出一个“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所有旧的东西被打碎重新糅合,每个有识之士都在重新定位着自己和这个民族在世界上的位置。工业革命和思想启蒙同时在这片古老大地上龙卷风一般呼啸而过。虽然没能在短期内改变中国被人鱼肉的羸弱,至少孕育出了一整个人才辈出的中国近现代史。
这样的大时代,按理说可以诞生多少文艺作品,用来梳理回顾也好,借鉴学习也罢,都大有文章可做。但限于意识形态之争,这段并不太久远的历史又有了太多不可明说之事,不辨对错之争。所以无论文学创作还是影视改编,都颇有掣肘。《走向共和》的前车之鉴还在,后来者更加谨小慎微,所以到今天,这段历史慢慢竟被文艺主流所遗忘。
其实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两岸三地对这个时期的描写,都很是出过一些精品。其中笔者最喜欢的,还是徐克的《黄飞鸿》系列。
在拍摄东西方文化碰撞题材上,香港导演无疑具有独到的优势。百年开埠,华洋混杂,在这里,传统与现代的拉锯比中国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强烈得多,也要早得多。
实际上,简单的一句文化碰撞,远远不能概述“黄飞鸿”系列的真髓。就像电影的英文名——“once upon a time in china”——中国往事。整个黄飞鸿系列,特别是李连杰所主演的前三部之所以经典,在于电影全方位展示了一个支离破碎和万象更新的时代里,各阶层中国人的生活剪影与精神根性。
作为主角的黄飞鸿,虽然是武夫,但却是一代宗师做派,举手投足沉着儒雅,处变不惊,兼之医术精通,允文允武,正是中国传统士大夫阶层的代表。巨变到来,他们是最先受到冲击的那群人。数千年的伦理道德在坚船利炮面前化为齑粉,老大帝国的迷梦一朝而碎。但他们却也是最先觉醒的一群。从林则徐到魏源,再到同治中兴一帮重臣,图变之思开始在上层蔓延,直至洋务运动、戊戌变法乃至辛亥革命,虽然他们本身作为一个过时的旧阶级被扫入了历史的故纸堆,但开风气之先、思救国之始的功劳,却是无法磨灭的。
正如那个时代的士大夫阶层一样,电影中的黄飞鸿也经过了思想转化的过程。一开始的他是保守的,甚至不无顽固。但随着叙事的开展,他一方面为留学归来的十三姨所感化,一方面被中国积贫积弱的不争现状所震惊,开始心向变革。这样一来,儒家或者说中国文化身上那种因循守旧、一成不变的盔甲就出现了裂痕——要知道,儒家所推崇的,正是祖宗成法不可易,圣贤之言不可违。
当然,作为传统中国人的黄飞鸿,在大时代中也有着他个人的局限性。对待残破的国家和羸弱的国民,他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却无法寻找到救国救民的法子。医术救不醒国人,拳脚更打不醒国人,他只能众人皆醉我独醒,退到家乡独善其身。
而十三姨和牙擦苏等人,代表的是另一种中国人。他们全盘接受西化,却与这个古老国家显得格格不入,反而自己也成为了某些激进爱国分子的革命对象。他们的那一套不能拯救这个病入膏肓的垂老帝国,只能去证明,所谓华夏礼仪之邦、皇天后土之地,距离世界,已经有了多么令人恐惧和绝望的距离。
剩下诸形诸色的各色人等,无不带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阶级、阶层代表性。他们之中,既有以反派出场却令人心生同情的,如严振东、纳兰元述,也有道貌岸然却心怀鬼胎的,如一干白莲教与义和团。乱世显乱象,众生你方唱罢我登场,各有各的打算、各有各的鬼胎。
严振东带有旧秩序的隐喻——拳脚过人、武勇无敌。但在这个变幻的时代,他的那一套已经过时,所以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贫困潦倒英雄末路,要么犬附恶徒助纣为虐。他的死是自作自受,却也是一场命数的悲剧。拳脚永远无法低过枪炮,而他,不过是一个错误的时代中的悲情英雄。
而纳兰元述则更加充满着古希腊式的悲情色彩。他武艺不凡、又学贯东西,原本应该是这场大变革中最精英和最有用的人才。但他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也无法背弃自己所代表的满洲贵族的利益,所以哪怕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无法阻挡历史的潮流,哪怕他对黄飞鸿早有英雄相惜的情分,还是不得束布成棍,以卵击石般的迎来自己宿命般的死亡。
如果说这两种人是因为顽固、守旧而成为变革阻力的话,那么白莲教、义和团一类人,就更加体现出中国人愚昧无知的劣根性来。愚昧的人最容易被煽动,哪管那个在台上慷慨激昂、刀枪不入的教主、坛主或是其他什么人,肚子里抱着什么野心和黑心。一代又一代草民山呼万岁成为炮灰,用鲜血枯骨堆砌出一将功成……
“治人容易,治国却难”,时至今日,中国人尚且民智未开,遑论百年之前。其实不止是白莲教与义和团,一个个见死不救的市侩小民,一堆堆不分黑白的围观群众,一群群点赞叫好的“自干五”……怪不得陆皓东万念俱灰,这百年以来,哪怕有了辛亥炮响,有了天安门城楼的振臂一呼,可事到如今,又何曾变了模样?
更加上不了台面的,便是赵天霸与沙河帮之流。他们一个是地痞土霸,一个是买办汉奸,前者不论谁坐江山、谁得天下,永远是欺行霸市耀武扬威。后者则巴不得内忧外患,才能大发国难之财。但这些人不过跳梁小丑、肌肤之疮,真正让这个国家迷路的,却不可能是他们。
所以黄飞鸿明白,百年来的有识之士也明白,中国首要,在开民智。且看黄飞鸿一番话语:
“李大人,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刚才天炮一响,如果没有天灯挡枪的话,胜负归谁,还没人知道。现在金牌在我黄某的手中,并非我赢了;大人为了大显我民神威而举办的这场狮王大赛,死伤这么多人,在世人眼里,我们都输了。依小民之见,我们不只要练武强身,以抗外敌;更重要的是广开民智,智武合一,这才是国富民强之路。 区区一块牌子,能否改变国运,还请李大人三思。这金牌,就留给您做纪念吧,告辞了!”
虽然不无说教,但整个《黄飞鸿》系列之精髓,尽在于此。
看懂了这些,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去年新上映的《黄飞鸿之英雄有梦》为人诟病,甚至一文不名。
说是少年黄飞鸿,但其实彭于晏的年纪比当年初饰黄飞鸿的李连杰还要大上两岁,但偏偏剧中的他却像个毛头小子,哪有一派宗师的架势?说到底,这不过是“阿飞”为主角的一个三流黑帮故事,虽然最后彭换上了李连杰版黄飞鸿的经典扮相,可如果将故事主角换上另外一个名字,也丝毫不影响叙事的进程。再加上动作既虚华难看,主题亦空洞无趣,唯一剩下的看点只有男明星的卖肉和女明星的秀脸,自会寡然无味。
而回想李连杰,虽然当年还有些青涩,但那份稍带羞涩的表演,正配合了黄飞鸿的宗师风范和君子气度,再加上他不苟言笑中不时爆发的冷幽默和极其华丽的动作风格,让黄飞鸿成为他演艺生涯中最为经典的角色,也让“黄飞鸿”成为中国荧幕上最后一个伟大的传统英雄形象。
徐克抛出了许许多多的问题,却没有给出行之有效的答案。黄飞鸿保住了革命的星火,可革命后的中国依旧乱象丛生,又要何去何从?他提出了开民智的诉求,但统治阶级如何舍得放权,启蒙怎样执行?他打跑了装神弄鬼的邪教,但一代代以爱国为名的愤青们依旧热血上脑,邪端乱教依旧横行,僵局如何破?徐克不管那么多,佛山无影脚下从无三合之敌, 正义者恒胜,不义者必毙,他用这样充满浪漫主义和英雄主义的简单手法,解决了电影中的矛盾与戏剧冲突,却也留下了一个个问题,让人思考,让人深省。
黄飞鸿系列最为精彩的第一到第三部,拍摄于1991年至1993年之间,而那段时间,正是徐克才气最为外露,也是创作欲望和艺术野心最为旺盛的时候,也是大陆和香港刚刚和即将迎来重大事件的时候,徐老怪在电影中加入了多少对现实的隐喻和期许,或许只有他自己才说得清楚。当然,我们也无法否认,整个系列都充斥着香港电影的一些通病——对历史和地理细节的不尊重,刻意无厘头情节的喧宾夺主和部分配角的过于扁平化。但那时的香港电影,却比现在的华语大片多了些恣意挥洒的奔放,和不拘一格的气象,孰优孰略,就见仁见智了。
现在徐克醉心于电影技术创新,意图将华语电影特效水平向好莱坞靠拢。这样的徐老怪自然也十分重要和值得敬重,但我们却依然更怀念那个童心未泯、天马行空、妙笔天成的他。
就像,我们更怀念那个白衣胜雪、翩若游龙的黄飞鸿。

监制是施南生。

四大天王,在哪里?四大天王在逼仄的寺庙的中间空地上,名字不符,应该叫狄仁杰之移魂大法。那些黑衣人,像不像《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里的黑衣人?两部电影给人的整体风格感觉,也很像,只是徐克才华不再横溢,中规中矩,没有灵光,不惊艳。

图片 1

武则天,武媚娘,武后的幻想勾引狄仁杰,奇怪的发型,不能增添霸王气势的裸露胸,一直自称寡人,执意取回亢龙锏,相信江湖杂耍般的术士,是因为相信地牢里的无脸侯,为什么相信无脸侯?因为预言了玄武门之变,其实也不一定是预测。武后,并不强大,不是幕后黑手,被人利用。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狄仁杰: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圆测: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狄仁杰用圆测给的心经自救,最后还是圆测救了他们。

圆测救狄仁杰,也是救了自己,救别人等于救自己。

圆测出场时候,站在师父旁边,他的脸在黑暗中,诡异地微笑,刚开始以为他会黑化,可能黑化也会好看。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