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名字倒是很想忘记,电影承受不了之多

作者:动漫动画

电影很多时候是一种相当有张力和弹性的产物,某一部电影表达的主题稍微有些剑走偏锋就会使得所对应的受众群体变小。比如放《罪恶之城》和《低俗小说》就绝对有不买账的。但是有一类电影绝对叫大家捧场——比如像《那山那人那狗》这样的亲情类电影。

无极的清晰版等了很久,其实这部片子1月18号就在法国公映了,但等不得,抑或是在遭遇过《七剑》的失望之后,不敢以毫无准备的心情坐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等待灯光亮起时,旁座的人以奇异的目光打量我。于是,千辛万苦,终于等来了清晰版。
 
看片之前,网上所到之处,无不骂浪滔天,仿佛陈凯歌用那3.5亿,堆起来足可以砸死人的RMB,造就的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个靶子,把中国人对于一部电影能尽的羞辱打击之终极言词,全都一根根戳上去,还带着飘飘的红缨子,向世人昭显。因此等片的过程,实在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
 
一方面,凯歌叔叔那一辈的导演身上总是留着那样这样的痕迹,在他们是过去的记号,在我们这一代却是一道文化的鸿沟,所以他们拍的电影可能有几部喜欢的,至于导演本人么,我一个也看不上。尤其看过《温柔地杀死我》之后,第一个冲动,就是凶狠地杀死凯歌叔叔,这人丟得……都已经飘洋过海了。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导演,特别是内地导演这些年普遍不景气,看着韩国电影在世界影展上摧城拔寨,又免不了希望这些进军好莱坞叔叔哥哥们能借着人家的财力物力,创一个辉煌出来,不用如烟花般灿烂,萤萤之火足慰人心。
 
就这么来去地被绝望和希望折腾了够本,开片十分钟之后,就跑到朋友的个人空间上嚷嚷我喜欢《无极》。对于奇特和美丽的东西,我向来没有抵抗力,我喜欢满神的造型,喜欢水墨似的背景,更喜欢那个因馒头而起的故事,喜欢那个关于真爱的选择。
 
The Promise,这是《无极》的英文名字,就像《东邪西毒》的英文片名一样,也许更能表达作者的意图。很多女人一生中总有一次甚至几次机会面临这样的选择:要爱情还是面包?很多人一生中总是有很多次机会面对这样的问题:失去。面对命运,选择一旦做出,承诺一经许下,以后的人生不能说便注定,但至少数万计的路途中,已经走了其中的一条不能回头。但假如,假如上天会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呢?同命运赌是不赌,争是不争?没有在人生中失去过的顺意者,没有为自己的人生做主过的人随意人,是不能体会那个馒头于我,于无欢的意义。在人生最单纯轻信的时候被伤害,无欢或者是夸大了结果,但我这个现实中的好孩子却能明白他的感受。
 
太过完美的人,能得着世人的心,所以不怕少了我这一份偏爱。就像在三国中,独独喜欢周喻;在《无极》独独爱上了无欢,明明知道他犯下了错,最后一定会用死偿还,但是那么任性孤独孩子,执著地寻找第一个骗他的人,是以为杀了她便能回到最初的时候,会重新相信爱吗?聪明如他,说到底还是个傻孩子啊……。
 
如果片子就依这样的路线走下去,假如凯歌叔叔把主题固定在无欢和倾城两个人身上,这部电影可能会成为我的年度之选。它有如此完整的想像力,这在中国电影人里已经非常非罕见了,应该说,已经绝了迹了。那个时候被《花都大战》气得半厥过去的失望怨气,这下都能在《无极》身上得到补偿。它还有如此鲜明的人物,光明的骄傲,无欢的乖唳,昆仑奴的单纯,鬼狼的怯懦,难得的群像。
 
但是不得不痛心地承认,我喜欢的东西,它未必就是个好东西,甚至我对于“好”的定义,可能都是得不到大众认同的。这部片子本质上是失败的。
 
凯歌叔叔根本不会拍武打片——就像王家卫不会拍农村题材,侯孝贤不会拍塞车题材,李安不会拍暴力题材一样,没什么可丢脸的,人无全人嘛。如果不会拍,找个懂行的导演帮个手就得了,偏偏要自己来,片中的花拳绣腿一句都不想再提。打架的场地倒是都蛮有创意的,可惜打不出效果来。尤其是开片的马蹄谷一战,应该是想表达光明的神勇,但是感觉拍儿童片似的,远景——大特写——中景——再远景——中景,为了顾全大局的同时交待打斗细节,一般都会这么拍,但是……镜头大部分时间停留在得胜后士兵抛光明的那一段,而且同一个角度,整整抛了三下——有这种必要吗?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看一件艺术品在快成功的时候被人毁掉。本片的摄影和剪辑对本片的影响,打个比方,就好像《最后的晚餐》画出了草稿之后叫我去上色一样。冗余的镜头弯腰就能捡着一个,比如那根有点像《阿甘正传》的羽毛等等,而在该交待仔细的地方,例如光明和鬼狼的首次遭遇战,就那么马虎过去了。导致全片的激斗无一亮点。
 
而片子最大的失败之处并非在于“不足”,而是“太多”。凯歌叔叔的心太大,当光明、鬼狼、昆仑奴一个个出场时,这部戏的线索乱了,焦点也模糊了,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一个女人还是为了一个馒头,这个女人赢得的到底是命运还是爱情?看的人糊涂了,拍片的人心里可还清楚吗?
 
我于宗教没有什么兴趣,诸神之中,唯有佛可算得哲学。有位禅师说过,舍得舍得,先舍方能得,然而得易舍难,这是人贪之故,而越贪便越觉得不着,因此要得越多。如果把这部片子里的种种象征元素拆碎拆散了,也许可以拍一部堂堂的中国版十二国记,但是选择、人性、爱情、信任、命运……哪是区区一部电影负担得起的。
 
除了象征太多,主题不明之外,过多依赖特技也是一大败笔。要创造梦想中的王国,不一定就要拍中国版的《魔戒》,Tim Burton以近魔幻的故事见长,但他就是出了名不看借助电脑特技的人,《断头谷》和《大鱼》都是以现实场景加上独特的拍摄手法完成的,别有一番趣味。毕竟我们同人家相比的优势就在“地大物博”,有很多场面明明可以通过临时演员和实物完成的,烧的钱也不会比3D特技来得多。况且那个为电影做动画的公司,究竟知不知道这是一部魔幻电影,不是一款3D游戏,种种粗制滥造之处,我在电脑上都看得一清二楚,大屏幕?不敢想像。
 
另外,凯歌叔叔毕竟是文人气质甩不掉,其实这本是一个很有童趣的寓言故事,里面有神,有古怪的国家,有奇特的人和故事,无欢虽然是个悲剧人物,却是带着喜剧色彩的,比如他那根搞笑的权杖,夸张的装扮,还有神经质的说话方式,其实是可以拍得很趣致的,如同神话故事一般。但却被太多的说教给毁了,影片最后一段的大表白,那么烂的对白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如果现在我面前,绝对要把他的屁股踢开花!!!其实影片从头至尾充斥着莫名其妙,前言不搭后语的对白,好像写剧本的人生平没有跟人讲过话一样,但这还只是一点点的堵塞,到了片尾终于撑不住,流了一泡脓出来,忒恶心人。既然要搞象征,就不要把话讲那么明,连耍深沉都不懂~~~肯定没看过王家卫GG的电影。
 
最后,明星太多了……记得以前赵宝刚说他喜欢捧新人,那样才有成就感。我想想也是,现在的导演不知怎么想的,好像比谁一部电影明星多似的,弄到连《阿嫂》这种根本不需要什么演技来撑的片子也要出动N位影帝,杀鸡焉用牛刀,白白浪费人家的演技,还有观众的情绪。现在流行搞国际化,为了市场电影人可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我看电影是看重台词的,不然人家有声电影的发明者冤也冤死了。台词说得好了,是一种艺术,想想我们汉尼拔教授,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也就一张嘴巴,除了吃人时间以外都被用来讲话了,《沉默的羔羊》之所以那么恐怖,一多半都是被他“说”出来的,这是何等水平。你再看看那两个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的外国人,能按着罗马拼音把中文讲这样,我也该谢谢他们用功了,但是这话哪儿还有人味啊,我哭倒。把从明星身上省下来的钱,投资到动画特技的部分多好啊,木桶原理不是只有在经济学上适用的。
 
既然说到明星,索性把各位角色一起评了。早说过,无欢是心头至爱,他小时候其实很像光明和昆仑奴的结合体,骄傲却单纯。倾城MM抢走了他的馒头,从此让无欢不再信任别人甚至自己,他得不到爱也得不到快乐,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无欢”。为了报复,也为了平抚童年的阴影,无欢四处破坏,一心一意要捉住倾城,让她也尝一尝得不到爱的痛苦。小谢尽管不是我那杯茶,长得确实漂亮,结合了父母五官之精华,算是男生女相的那种吧,再加上他那种阴柔的演法,虽然有模仿吴镇宇的嫌疑,但吴GG不大对焦的眼睛会蛮可怕的,而放在小谢身上的效果则是顿时把无欢的性别给模糊了,因此从一开始无欢围城劫王妃开始,就知道他不是出于“色”,而是另有目的。也许刚刚看过《情癫大圣》的缘故,觉得小谢在两部戏里的演法差别不大,于角色的把握还不够自由,但基本任务完成(如果不是小谢这种演法,无欢就不是委屈而是BT了)。
 
法国人尊重女性,因此法国版海报的主题全是倾城。这个MM在爱情和面包之间最初坚定地选择了面包,因为那里她正饿着,又死了妈妈,像是战后的Scalette,需要物质的安全感。但是当她得到一切时,她后悔了,因为她发现真爱原来更加重要。三个千方百计想得到他的男人,一个是恨她,一个是爱她,一个却是在骗她。倾城MM的命运虽然可悲,但是个性却是没有的。张柏芝胜在漂亮,凭良心说,她那张精致的脸,在2字头的中国女星当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可惜她一哭起来就完全没有形象了,在这部戏里表现得又有点嬉笑无常的样子并不出彩……不知道是角色问题,还是导演指定这么演。
 
另外那两个外国人根本是语言不通的,能做个表情就算到位了。真田广之表现得稍微夸张了点,不过好像更切合这部戏的氛围,张东健眼神很到位,可惜演得太现实,有点沉重的感觉。昆仑奴其实是个挺天真的角色。如果夏娃吃掉的那个苹果带给人类最初的自我意识,那么第一次奔跑让昆仑奴有了自我意识,而当光明禁止他把头盔交给鬼狼时,他擅自决定放弃头盔先救光明,这是他第一次有自主意识。为了倾城跳下悬崖,这时的昆仑奴才开始告别伊甸园,不只为一块肉而生存,做回一个人类,然而也是最单纯的人类,他不会骗人,同时也轻信,张GG略显年纪大了,那清澈的眼神看得我汗毛一阵阵的。
 
刘烨是值得大赞一把的,我就不明白他从背后抱住昆仑奴的那个动作有什么好笑的。鬼狼是个很复杂的角色,他虽然是个怪物,但在个性上却是最普通的人类。刘烨一遍遍说“我没有伤害任何人,我只是想活下去“时,那么惊恐而不自信的表情应该让很多人的“忠诚”观动摇了吧,昆仑奴叫倾城活下去,却责备为了活下去而穿上袍子的鬼狼,这本身就是一个双重道德标准的悖论。
 
满神这个角色,网上很多人以为是不必要的,但若是没有这个神,谁来决定倾诚的命运,谁来同光明打那个赌。只是这个角色出现的次数和时候不对,她遇到光明的次数太多了,而在结局处竟然没有出现,好像被编剧遗忘似了。由于这个角色戏份不多,谁演都无所谓,找陈红大概是自家人,片酬可以少要点。陈JJ的演技不见长进,倒是显老了许多。
 
数落了半天,真觉得自己喜欢这片子纯属BT。但是我想此片的舞美应该入得大多数人的眼,当然服装真的真的真的很像很像很像日本人,在“服装”一栏上看到“正子公也”的名字,我一下明白原来不是叶锦添突然“哈日”起来了,这恐怕又是“国际化”的结果。但是抛开民族偏见,只以“美”的角度来说,还是很过关的,起码有东方意境。“东方”一直是中国导演拿来蒙好莱坞的法宝,凯歌叔叔铁了心要拿这片子去奥斯卡show show,猜猜看大概也只有“美指”可以入围了。

2016年度日本本土影片票房冠军。这风头,赶上宫崎骏了。只是,宫崎骏除了画面美,故事内容也让人投入,而新海诚以往常被诟病的剧情贫瘠,这次虽然提升了些,可还是显得无趣。

一个考大学失利的青年心不甘的回到了原来的小山村,情不愿的接替了父亲的工作。开始随着父亲开始第一次带有轮回性质的邮递之路。

一男一女高中生在梦中互换身体,体验对方的生活,感受对方的生命。这么玄乎的剧情,叫人脑子里联想不起任何一个人、一段情。我与你在孩子睡去后,多年后静静一起看的又一场电影,虽然只是在家里,但我已感到无比欣慰,你很久很久没有一段如此属于自己、属于我们的时光了吧,有点替你高兴,可这份高兴并不轻松。仿佛电影结束后,你依旧得沉入现实的泥潭里。梦醒了,他们也得回到一个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你在哪里的漩涡中。

我原来说,这个相当于中国的“公路片”或者确切的说是“山路片”。故事在父子的跋山涉水中不断展开。父亲和儿子之间的隔膜不断消溶。你静静的坐在电影院,面前展开的是滋润到掐一下就会出水的画面和父亲与儿子之间的默默的爱。动容,那是应该的。

这梦,到底是谁带来的?为何偏偏是这两个人?这样的命运牵线强大到任何力量都无法分析。也罢,且不分析这样的剧情了,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关于画面。。。。。。

但林黛玉与贾宝玉那种似曾相识的初见我倒是非常相信的。

据说霍建起是做美工出身,所以你不难理解为什么这部电影把所有的山色水影包容的淋漓尽致。在侗族姑娘出现的那个黄昏,画面精致绽放到了绝美。倘若说李安的《卧虎藏龙》里的青山翠竹算得上有读书人的雅致和清傲,张艺谋的《英雄》里的水榭上的打斗的背景暗含着出世的洒脱和矛盾纠结,那么,我愿意说霍建起的这部电影背景有小家碧玉的风情和生活的质感。

黛玉心中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贾母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 宝玉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未为不可。”

这本是一部平静的电影,没有英雄要挽救人质,没有公路上的汽车追逐或者你吃纳米,我被克隆的科幻把戏。平白到你一定要耐下性子去倾听的电影。所以画面语言也这样为电影内容服务着。

所有遇见都是久别重逢,你我在轮回中从来不曾擦肩而过,只是我们永远不知道哪一生哪一世,我是你的谁,你是我的谁。

关于矛盾与平衡。。。。。。

重头戏是被捧上天际的画面制作,高度接近日本实景,网上有很多对比图,确实如同实景照片,但梦幻感让那些景色和建筑美N倍,小格子,哪天你的视频制作水平有这一半,也算高手了。果然,导演只是技术咖,不是讲故事的料。

父亲和儿子之间是有矛盾的,但是这种矛盾在最后得到了化解。父子之间的感情经过了四个层次的。出门的时候,父亲看到儿子和妻子亲密的道别,可爱的吃醋,而开始上路的时候,儿子和父亲连走路都离了很远,一路上儿子漫不经心的一路走一路跟着收音机唱歌不停,父亲则不断提醒儿子注意脚下的山路。

在日本上映的时候,我们还无忧无虑地快乐着。

他们进了一个村子,给五婆送定期要送但是却根本不存在的信。这里是第一个层次的升华。

在国内上映的时候,我们已经在无力回天中痛心疾首。

在进了侗族的村落以后,他们遇到了侗族姑娘并参加了一场侗族婚礼。父亲在这里含蓄的和儿子谈论起爱情。这里为止可以视做第二个层次。

你的名字从此刻入我心,永不忘记。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