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梦人生,一次美国人向邵氏功夫片的致敬

作者:动漫动画

《功夫之王》又是一部从头笑到尾的片儿,情节对白设计堪比《见龙卸甲》。
本来应该又是罗列数大罪状,然后尽情鞭笞一番,不过一看编剧导演都是美国人,也就没有必要嘲笑了。
中国人多是到影院中过过袁和平功夫的瘾,看看神仙姐姐和冰冰的新造型,除此之外,尽是美国人的想像:这部片儿本来就不是拍给中国人看的。看看北美2000多万美元的周末首映票房,看得出美国人还是相当给面子的。

成龙大哥教美国小屁孩功夫:

比起叫程蝶衣,我更喜欢他儿时的名字"小豆子",像”小石头",”小癞子",虽然轻贱,确是最单纯干净,所以最后,段小楼,茫然若失中喊得最后一句,,小豆子。最终他离去,不是风华绝代的名旦程蝶衣,不是戏台上如入化境的虞姬,不是反动戏子,不是新时代的京剧艺术大师,只是小豆子,—那个始终不愿唱对“思凡”的戏词,单纯敬爱着师兄的小师弟。在我看来,这才是他真正在扭曲性别的一生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真正的位置

影片中,西游记加邵氏功夫片的人物汇聚一堂齐齐上阵。孙悟空,也许是西方人耳熟能详的东方神话人物;白发魔女、金燕子、少林寺、醉拳等等,则是邵氏功夫片的经典之作,这样的融合,在国人看来几近荒谬,而这些人物和情节的罗列,便是唤起美国人记忆中的功夫片碎片,重塑好感的手段。
美国人的中国功夫情节由来已久,李小龙让美国人认识了中国功夫,并席卷整个美国影坛。之后的若干年中,中国功夫或多或少的穿插于好莱坞电影中,作为点缀也好,作为背景也罢,李连杰和成龙的走红也说明了这点。
在这一点上,邵氏兄弟作为功夫片的当家人功不可没。电影中,一次又一次,作为导演的美国人,将邵氏的印迹灌输入方方面面。玉疆武士的造型在早期邵氏影片中很常见,甚至一些镜头的调度,都让人想起那些经典功夫片。

让小屁孩拿个杯子,然后给他倒水,水倒满了还是不停,小屁孩急了说,水满了你还倒。成龙说,你也知道水满了就倒不进去了啊,你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么多,都满了,我怎么教你?你需要empty your cup,倒掉你杯中的水。然后小屁孩一脸困惑的就把成龙刚刚烧好的水倒掉了,差点还没把好不容易生着的火堆给浇灭了,成龙很沉着冷静的说了一句it's hopeless,然后落寞的隐入夜色之中。

 从被师兄逼迫下唱出“我本是女娇娥”的戏词开始,蝶衣的人生完全以他无法抗拒的方式被扭曲.......他的性别观念,他的爱情,这是他的身不由己。然而抛开了这一开始的身不由己,他仍是整部戏中最活得出自我的人,他的人生线条简单明了一条是京剧,另一条便是师兄。

影片中文名《功夫之王》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与电影情节无太大关系,而是对功夫片本身的一种纪念,是对邵氏功夫电影的一次致敬,以美国人的眼光和方式——不管在中国人看来是如此滑稽和拙劣。

我在电影院里面看到这一段的时候笑得花枝招展的,笑完了才发现基本上就我一个人在笑,周围的老美们都稳如泰山气定神闲。我不禁联想到,难道真的一个电影院的老美都悟不出来empty your cup说的不是empty your cup?真的有那么笨么?

 他是情痴,为救段小楼他能毫不犹豫进日本军营给日本军官唱戏,不惧背负汉奸骂名,文革的风口浪尖,他扮相精致,气定神闲为贵在地上早受批斗的段小楼勾脸,心甘情愿陪着段小楼游街示众,他的爱是疯魔的,他要做段小楼一辈子的虞姬,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这是他最美的梦想。但他留不住段小楼,从一开始就留不住,因为段小楼的人生里还有一个风情万种,又心思玲珑的女人,爱得彻底痛也痛得彻底,让人疯狂,让人沉沦,第一次是小楼的定婚宴,他去找了袁四爷。那个人懂他,懂他的戏,懂他的痴,懂他的伤痛,可他始终不是那个人,即使同样画上霸王的脸谱,那依然不是他威武的霸王。

嗯,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老美们的。

万念俱灰下他带着从袁四爷家取回的宝剑去赴婚宴,段小楼的不以为然惊醒了他,原来一直只有他守着年少时的约定,而另一个人早已走开。并向着背离他的方向渐行渐远,直到段小楼受了菊仙软硬兼施的规劝后,终于脱下戏服去当个市井小民时,蝶衣又一次崩溃了,他彻底失去了师兄,无论戏里戏外。第二次他选择吸食鸦片,在鸦片的烟雾中醉生梦死,两次的打击几乎毁掉他

 

 然而为了戏他又能重新站起来,他爱戏成痴为了不让唱戏破声,他忍下巨大的痛苦戒毒,在日本兵营中九死一生出来,第一反应却是惊喜地对段小楼说那个日本人是真的懂戏,在审判他汉奸罪的法庭上大方承认自愿为日本人唱戏,笑称如果那个日本人活着,京剧便能传到日本去,京戏在他眼里超越了国仇家恨,超越了生死,他可以为戏死,亦可以为戏活

去看电影之前对这个片子也没报多大希望,主要就是想看袁八爷 李连杰 成龙打起来会是如何的精彩。出片头字幕的时候就开始企盼成龙打李连杰或者反过来也可,结果没想到惊喜来得太快,两个大哥果然打起来了。可是这个惊喜实在是太快了,快到导演似乎都忘记说他俩为什么要打的,就匆匆忙忙的开始满足我的YY。老大你这是在拍电影啊,又不是武林大会。居然还厚着脸皮说李连杰是什么 “默僧”——打架之前一句话都不说,打完之后笑得比谁都快活,敢情他是故意不说话就想引起误会打一架的么?

 蝶衣的一生正验证了师傅的一句话“从一而终”,对师兄的爱也好,对戏曲也好,他是一辈子是段小楼的虞姬,直到生命的终结,他一辈子唱戏,最后像向师傅一样死在了戏台上

编剧的脑袋明显是被一种带蹄的动物给踢了。

 时代的洪流没有冲垮他,他依然是倔强,孤傲,与世间格格不入,不容打扰。他不疯魔,不成活,所以在凡人堆里容不下他,他总是要离开,然而他像平凡人那样老去,弯下了脊背,皮肤布满皱纹,然后安静的死去,总不适合,像刹那的焰火,才应该是他离开的方式,不平凡的一生就该有个华丽的收场,他真正唱了一辈子戏,以他自己的方式。这就是程蝶衣,自我,任性,美得惊心动魄,是戏,也是人生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