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柱和蒜瓣的分崩离析,一段台词

作者:动漫动画

一段电影台词

推手
PUSHING HANDS
片长:104分钟
导演、编剧:李安
主演:
郎雄
王莱
Deb Snyder
李安作品
李安这个名字,在《卧虎藏龙》拿了奥斯卡之后才为国人熟知,进而追溯到他的《理智与情感》、《饮食男女》什么的,顺延至去年大热的《绿巨人》,使他成为无人不知的好莱坞华裔名导。

《推手》直接地刻画中国式家庭的末路:一个理想的三世同堂的家庭,如何走向分家的道路;一个原本“孝顺”的儿子,怎样走上了“不孝”的“弃养”父亲的道路。

 

有影评媒体评价李安的风格和水准是“飘忽不定”,其实要了解李安,不可错过的就是这部拿下金马奖和亚太电影节最佳电影的、1992年的《推手》。在这部电影里,你可以看到李安式的细腻与厚重。

多年以前,热播剧《人间正道是沧桑》的一段台词( 结尾处)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 NewYork 中国城的大街上)

这是一部讲述文化差异的电影,在如今这个西方文化泛滥的年代,尤其值得一看。

这一个家呀就像是一头蒜,父亲呢,就是那个蒜柱,孩子们呢,就是围着蒜柱的那些蒜瓣,母亲呢,就是包裹蒜瓣的那个蒜衣。

。。。。。。

电影从朱老先生由儿子晓生从北京接来美国定居开始,大部分时间都在描绘文化间的一条鸿沟,以及由这条鸿沟派生出的代沟。我们可以看到中西方文化在生活、教育方式中以至于方方面面的差异。问题是,文化间没有互相了解、互相尊重和融合,而是采取粗暴的方式,要么一方占领一方,要么一方避开,尤其是在这个以西方文化为强势的语境中。片中美国媳妇对公公的反感,晓生决定送老先生出去住就是如此,而玛莎对老先生的反感却是因为不愿了解对方以及对对方的误解而产生。片中的晓生则扮演了一个妥协的角色,尽管他愧疚,尽管他念念不忘要恪守孝道。

这大概是千百年来,理想的传统中国家庭面貌:一家人齐齐整整地聚在一个屋檐下,和和美美, 共享天伦之乐。一个儿子,需与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尊重父母、赡养父母、让父母体验到儿孙绕膝的至乐,才具备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孝顺”。

朱老先生:陈太太!

片尾朱老先生带的太极拳班中出现了美国学生,表达了一种文化间相互学习相融合的希望,但不可忽略的是,这种融合是朱老先生在餐厅里打伤警察成为新闻人物后才产生的,而老先生与陈太太的落寞,给人的感觉惟有......意难平。


陈老太太:你怎么出来了?

片中朱老先生写给陈太太的字,王维的《酬张少府》:
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

图片 1

朱:我出来看您走了没有?

联想到梁家辉的《刮痧》,不过刮痧讲的是文化间欠缺沟通产生的误解,而《推手》说的是文化冲突与隔阂。

图片源自网络

陈:我看今天太阳这么好,反正一个人,回去也好不回去也好,想着想着,站在这儿就发起呆了。

然而李安并不是一个传统的中国人,注意到这一点大概是从上面这张图片开始,李安在访谈里说,做父亲并不代表可以自然得到孩子们的尊敬,仍然需要每天去赚取这份尊敬,这与“孝顺”的精义相违背,传统孝道里,孩子尊敬父亲,合该天经地义。

朱:您住哪?

令李安扬名的父亲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都在解构中国式家庭。《推手》是这个系列的第一部,也是最直接地刻画中国式家庭的末路:一个理想的三世同堂的家庭,如何走向分家的道路;一个原本“孝顺”的儿子,怎样走上了“不孝”的“弃养”父亲的道路。

陈:我就住那边168号房

影片最后,面对儿子的“忏悔”,父亲没有回归儿子的家庭,而是选择在另外的出租屋里单独居住。蒜瓣和蒜柱在《推手》里分崩离析。

朱:我住在那栋2101


陈:嗯…有空过来坐坐嘛

表面上,中国式家庭的瓦解源自于中西冲突,也就是父亲和洋媳妇之间的矛盾;可内在的,令父亲爆发,做出离家出走的惊人举动的,是父亲和儿子之间的矛盾。

朱:下午有事吗?

电影对儿子的刻画,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台词是:

陈:嗯…没事…

我要知道这墙不够厚,我还不敢撞它呢!

朱:…没事…没事…

图片 2

。。。。。。

儿子酒后爆发

——电影《推手》( pushing hands)

“墙”在此处,指代的就是中华孝道,此时的儿子,不复一开始把父亲接过来与自己同住、共聚天伦之乐的踌躇满志。他夹在父亲和妻子之间,感到深深的为难,他的家庭观已经动摇,却没有下定决心“驱逐”自己的父亲,突破这道“墙”。

导演:李安 主演:郎雄 王莱 王野同

经过整晚的思索,儿子下定了决心: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