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泪奔爱情片儿,因为懂得

作者:动漫动画

最早听说这部片子的时候,是看一个帖子《那些让你哭到傻逼的电影》推荐。
一个朋友留言说:看了《素媛》,是震惊不是震撼。
另外一个朋友也说:准备好纸巾。
周五一个人搭起了家庭小影院在房间里看这个片子,通篇上下泪点密集。之前看过相同题材的电影《熔炉》,一样的韩国片,但是两者关注的角度不同,给人的感觉也截然不同。
如果说《熔炉》反应的是社会的某个阴暗面,那么更加关注个体的《素媛》则是用一个不幸的家庭展示了受害者的疗愈过程,这个过程是悲伤的,却也是无比温暖动人的。
《熔炉》讲的故事是团伙作案,而《素媛》是一个意外事件。于是后者就将关注点放在遭遇意外的这一家人如何recovery的故事。
韩国电影的尺度很大,貌似韩国的导演们总是不加修饰地,就那么赤裸裸地表现人性的阴暗面,连遮羞布都不要,以至于我常常觉得韩国的电影太直接、太残忍。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金基德的《坏小子》,处在上层社会的女大学生因为贪小便宜被痞子抓到了把柄,就此被拽入社会底层。
素媛的妈妈对心理医生说,她希望每个孩子都遭遇这样的事情,这样素媛就不会被人以异样的眼光看待了。
这种想法非常本能,但是我在国内的影片中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直接表达的,而是都带了一块遮羞布,被光鲜亮丽地包装起来,共同祝愿社会和谐。所以《熔炉》可以改变韩国的法律,就像《熔炉》底下一位神一样的豆友所说的那样:他们有改变国家的电影,我们有改变电影的国家。我们总习惯藏起自己的本能,转而去挖掘一些好看、漂亮的东西转移注意力,好像崇高一次就可以忘却痛苦。
只是韩国人不那么干,他们好像也不习惯这么干!
我发现,记忆是永远的创伤,无论身体是否康复,那一部分的记忆是无法抹去的,不知道在某一个时刻,会像一个定时炸弹似的跳出来,发作。
有些事情,祈祷它不要发生,因为一旦发生,就是死去也无法弥补和赎罪。
这让我想起了韩国的电影《老男孩》,不细说了。
《素媛》这个故事最让我触动的是,朋友。
你愿意与他分享快乐喜悦的,未必就是你真的好朋友;而那些你愿意将你的痛苦与他分享的,才是你全新接纳、可以依靠信赖一辈子的朋友。
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素媛爸爸的工友,在得知素媛出事之后,主动借钱给他,说:你好歹做出点向我借钱的祈求模样吧!
素媛妈妈的朋友来医院看她,虽然两个人平时也拌嘴,但是当她真正遭遇灾难的时候,朋友的关怀方式是让人这样感动。她说来过医院十几回,每回都远远地看看她。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懂得她的自尊和骄傲,所以才能用最适合的方式去关怀一个人。
最后再提一句,素媛的坚强、懂事是最催泪的。想想鲁迅先生那句经典名言吧,所谓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年度泪奔爱情片儿:星星都怪你

男主人公简直符合我对男朋友的所有想像[表情]不算帅,但每一个特质都足以成为优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为实现心爱的女孩的愿望而不停努力,也波澜不惊不动声色润物细无声地帮助重病的女孩实现了梦想。他故作轻松地告诉女孩她喜欢的作者的邮件回复时,天知道这看似毫不费力的背后有多少默默付出。他们原本没有共同的爱好,但男孩主动了解女孩的兴趣领域,并深入探究,这是最细致的爱和理解。极其感动。全篇节奏紧凑,抑扬合宜,手写简笔画的短信画面清新调皮,透露出对命运玩笑的调侃和豁达。他们面对绝症的乐观和坚强多么令人敬畏。情感流露极其自然,配乐十分棒。女孩的父母也是我非常羡慕的民主明理,“比得癌症更糟糕的是有一个患癌症的孩子”,他们承受了多少难以想象的重量,却始终微笑面对。电影涉及爱情,友情,死亡,哲学,医学等多个主题。从第一秒钟到最后一秒,完完全全沉浸入其中,晚上睡觉也做了虽遗憾但美丽的梦。第二天早上回想起来都还会感动地流泪。

      听说The fault in our stars这部电影的时候,简介让我不是很有感,两个患癌症而垂死的teenager的puppy love,不是很吸引我这个始终健康始终乐观却始终离纯纯的爱很遥远的30岁文艺女青年呐。但事实是,这电影看得我在飞机上不停掉眼泪,完全无暇顾及面前排着长队的上厕所的人群的目光。星星都怪你!

      它的爱情不是那些年,不是山楂树,不是蓝色生死恋,不是神啊再给我点时间,这类新琼瑶鸳鸯派,且完全不能把它当作一部teenager电影。病痛的设置不是为了抓马,作者John Green是为了讨论一个问题,我们如何才能构建有意义的人生,如何在有限的生命中尽可能的活出无限来。(为啥听起来那么耳熟?好像曾经有个传奇叫雷锋叔叔)

       言归正传,The Fault in our stars是年度看过的最美好的爱情电影。电影通过两个身患癌症的少年视角,向我们展示了,在爱的世界里,瞬间既永恒的故事。因此这最美好的荣誉却超越了年度,因为很久都没有这样清新隽永,纯洁有诚意,轻松与沉重并存,切入点小立意高远又积极的故事出现了。
       Gus第一次认识Hazel的时候,在一个癌症患者分享会上。主持人问他how are you today, Gus?他的回答是, I’m Grand! 如此超越了大气和自信的回答以及简单介绍之后,他随即撩起裤腿漏出一支假肢一派轻松地说,去年我得了骨癌,所以把腿切了,终于可以不打篮球了,因为我真的不那么喜欢。他长着乐观,阳光又看起来不那么serious完全不像一个癌症患者的样子,他是那个无论前路如何,都想要继续在这个世界上make a dent的人。所以他说,他人生最害怕的是被遗忘。
       Haznel从13岁起就不断被判死刑,去哪里都要带着氧气瓶,因为她的肺早就不工作了。几度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她看起来孱弱而消极,意识到生命无常的本质,令她认为自己的存在只是为了告慰早已身心具疲的父母。在她的眼里,一切都会随时消失,但是她却坦然接受痛苦。比起Gus的乐观而阳光的加州橙色,她是一抹美丽忧伤却坚强的深蓝色。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