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爸爸,马小军老了

作者:动漫动画

我们骂冯小刚是个烂导演,骂了好多年,一不留神忘了他曾是个好演员。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movie432,文末有二维码噢~

可能因为我的无知,对于这段历史没有了解,所以代入感不是很强烈。家向我而来这种鸡汤并不适合诺兰灌。
有人说这是讲了大战争里的小人物,但我不这么觉得,诺兰明显是用不同的小人物铺陈了一个大战争的宏观海陆空3D全景。没有过多的人性讨论,没有过多的事件冲突,纯纯的是一个大英帝国的战争断面。
军民鱼水情,全民抗战这个熟悉的抗战剧套路贯穿整部电影。场面的确好,可我就是没能入戏。硬伤也不少(可能是我无知),我不懂为啥空军三号不选择在海上迫降而选择被俘,那时候海面已经没有人了啊,飞机也带不回去了。也不懂为什么要让游艇小工死去,而不去展示更多更残忍更必须的死亡。还有海军将军最后的人性展现,有点突然。为了法国人留下?英国人穿过海峡后面是家乡,法国人撤出敦刻尔克之后应该就没有家了吧。所以英国人拍敦刻尔克,法国人更想要D-Day。

在1996年那部始终未能上映并最终逼迫王朔出走美国的《我是你爸爸》里,马林生扭捏,虚伪,但又透着普希金式的热爱生活。冯氏作品里,每一部都有一个这样的角色,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啃着咸菜就窝头。

搁在香港,如果说的粤语,《老炮儿》可能就是一部三级片。 三级不是来自暴力。军刀仍有杀气,锋刃冷酷,提出来公共场所瞎逛,肯定也属于管制刀具,当场被人民警察擒下。不过呢,这部电影的暴力模样。充其量就是掰掰手指,加一记闷棍,架都没有打起来。 军刀的功能,只是用来煽情。 三级更加不可能是来自情色。虽然早被剧透——冯小刚暴起后入许晴。想这俩人,年纪加起来都超过一百岁了。大白天还整这出,光靠想象,好像都挺刺激撩人的。 但情色,只是率先通知这名老炮儿:他已经不行啦。

总的来说,触动我的有四点:
一是法国佬的机警和求生意志,然而还是躲不过非我族类的命运。
二海军将军和游艇船长的演技,看到天际线的小船时候那个感动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演出。
三是空军三号打落敌机的时候,虽然最后不合我逻辑,但是空军三号烧飞机被俘也很燃。
三是空军二号的颜值,真的有点像KIMI。

票买的晚,第一排,右上角,两个多小时不得不仰着头。也是因这个角度的问题,镜头里的人物都显得高大,有一种汉字间架结构那样向左上方凸出的躁郁之势。这片子里好几处打架,但没留一滴血,干净而压抑。实在是不得已了,短兵相接,都是隔着衣服踹。这是真打过架的人才有的经验。六爷被人在胡同里围上了,顺手从袖子里抽出一条钢制裹了塑胶外皮的车锁。只有打过架的人才知道这东西的好用。这就是所谓“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是一种经验的准确。六月里我在Z城采访过曾经一位八十年代打遍全城的老痞子,他说什么刀、改锥、钢管,都不如软锁好用,攻防合一,挨上就是内伤,难受几个月。我想起《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猛扑上去用砖头拍一颗脑袋,那人目光僵直顺着墙根儿液体一样滑下去。

图片 1

是,我看的时候总想起《阳光灿烂的日子》,六爷坐在路边跟闷三儿慨叹人生的时候说自己“快奔六张儿了”。算算,正是马小军的同龄。其实这样不太公平,对一部电影的欣赏不应当依赖其他文本去锚定意义。但在九十年代以后大陆电影的谱系当中,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又是如此灼目。1995年,京城顽主们风华正茂,一边吃着改革的涮羊肉,一边痛陈革命家史,透着“老子英雄儿好汉”的蛮不讲理。2015年,老了,三根大血管堵了两根,稍一分神就软了。还喝酒,还抽烟,还吃涮羊肉,吃完了泡个澡,各自散了。

三级的真正原因,必然是来自粗口。现实中,不少人未必喜欢粗口,但在电影里,它往往代表了某种真实可信,与人物性格一脉相连。 粗口这桩事,面对电影审查、道德风化以及教坏小朋友等难关,走得也算坎坷。在个人看来,《老炮儿》的火力全开,未必是来自导演的抗争,而是资本力量的运作。粗口的松动,从允许粗口脏话出现在电影人物的口中,但在字幕上必须模糊处理。再到如今不能模糊处理的,就直接省略。骂人你听到了,但是你没有看到。“X你妈”三个字,出现在今天的主流院线电影,好像是个新鲜事。但在《老炮儿》以外,独立电影或二十年前的中国电影,其实有过很多。 粗口的背后,从片名到台词,《老炮儿》充斥了密集的、黑帮暗语式的北京土著方言。为了保留原汁原味,中文字幕还括弧自带翻译。 这又是一个怪现象了。 众所周知,从香港电影通用的粤语,到有意识地压制的地方小语种,方言电影在中国一直是比较弱势的存在。《老炮儿》公然做大做满,听着还酣畅,顺口,爽。想想《烈日灼心》里头,邓超不停地用普通话念“我干你母”,你说它有多奇怪,我听着就有多别扭。 如果说,粗口更多代表了语言暴力。那不带翻译的方言,大有陌生、隔阂和排斥的意味。最简单的一层,你不是自己人,你不是这一代人,甚至于,你是闯入的外地人。《老炮儿》在言语上的打探和冲突,始于路人问路,中有老朋友打招呼,最后是父子的相持不下。 老炮儿是一群人,冯小刚是一个人。这个以喜欢炮轰闻名,自我感觉极好的中国导演,自谓苍孙,弄不明白屌丝,还痛斥影评人大尾巴狼。把他当做老炮儿的代表人物,丢在中国电影的染缸里头,简直是天造地设。

要说冯小刚的六爷有《出租车司机》(Taxi Driver)里退伍大兵特拉维斯(Travis)的水准,得有不少人骂我吹牛逼。但我真就觉得前者胜于后者。马丁•斯科塞斯也想讲一个拧巴人的拧巴故事,但他本身不是一个拧巴的人,所以为了让拧巴像拧巴,就得把拧巴变成一个哑巴。不说话,开个车瞎转悠,盯着朱迪•福斯特年轻的屁股。管虎的片子里,所有人嘴里都不干不净,絮絮叨叨,有人的时候骂娘、讲理、教训人,没人的时候自个儿嘟囔。生活的真相是缄口不言满脸苦相还是外强中干银样镴枪头的聒噪。投票么?我选后一个。

图片 2

六爷是个胡同串子,倒退四十年,恰恰是大院子弟不共戴天的对头。一方自命身体里流淌着纯净的后裔之血,是高贵龙种,是呢子大衣和锰钢自行车武装的共和国贵族;一方仗着天子脚下龙脉未端,造一个江湖,涂油彩昼伏夜出。斗转星移,马小军老了,演一个自己儿时的敌人。没有相逢一笑的戏剧性情节,反正都老了,穿哪张皮不是一辈子?

金马颁奖,冯小刚通过手机感言,调侃自己是新演员。实际上,他演出经验不少。但大多是轻浮夸张的丑角,充当了摆盘装饰。比如《阳光灿烂的日子》的“中俄尼布楚条约”,《功夫》的“还有谁”,《让子弹飞》的“送别”。冯小刚上一次充当主角演出经验的,是王朔的《我是你爸爸》。没错,还是北京,还是演一个爸爸,还是老子跟儿子无法沟通。所以,他一直被人挤兑,吃王朔的老本,吃出了一片天地。正如同到了《老炮儿》,有人要说,崔健唱着歌老去,这代人也跟着老去了。 《老炮儿》把人物的出场亮相搞得挺神秘,一直在藏。六爷的头一回亮相,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然后借近邻寒暄,带出了没有露面的儿子。藏到最后的,是六爷的昔日丰采。最终,六爷一脸凝重地翻箱倒柜,打开了妻子遗像,也找出了一身装备。剃个头,批个大衣,背个军刀,再现了昔日风采,视死如归。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