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罹难者的江湖

作者:动漫动画

1.拍立得。这个说不服我,因为照片上没脸。我也说不服你,毕竟照片里有仨人。

图片 1

我第一次看王家卫的电影时,在县高上学。我和很多挤录像厅的人一样烦透了那拖沓不堪的情节。然而不管怎样,欧阳锋,黄药师,盲剑客,我在那个时候认识了他们。到大学之后沉迷于香港电影,然后对他进行了教科书似的电影阅读。有时候我总觉得王家卫镜头下的男女像玩偶一样,快乐难过悲伤颓废,每一种感情的扩张到最后却能把他们的人物的性格包装的精致。

浩瀚不是智障,是精神分裂症,也可能是幻想症,正常的时候多,而且人不安分,有理想有志气,只身出岛闯江湖,但是碰壁无数,心灰意冷,回到岛上,想找人一诉衷肠,但说话又没人听,完全找不到知音,也没人信他。这就是一开始他穿过人群好不容易拿到麦克风,但是断电息声,那根弦终于被憋断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追不上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中的黄药师曾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你说这有多开心。”
十四年前,青年导演王家卫的《东邪西毒》结束于欧阳锋的一场大火。大火燃起如柱般的滚滚浓烟。他们决定忘掉。
导演的曾经,记忆里的热情,以及王家卫电影里的江湖,终究结束于一场时光焚烧过后的灰烬。遗失者仍旧如阿飞和伊丽莎白般寻找,如黎耀辉和周慕云般流浪,流浪于那个爱情罹难者的江湖。

再睡一觉。这篇好像在微博上火了……原发地豆瓣好冷清……微博要是能署上个名该多好啊……

因为小时候不太懂什么叫电影,所以工作后才明白:如果有好看的电影,一定要第一时间去电影院欣赏。因为,每一部好看的电影都是导演殚精竭虑讲述的一段精彩故事,如果错过,将再无在影院欣赏的机会。
    从很久前,对诺兰就已经颇为崇拜,甚至观赏过他的《追随》。一个人,从陌生电影院走出来,迫不及待写下这篇影评。
    影片从3条故事线展开,分别是1周、1天、1小时对应敦刻尔克港口士兵的撤退、英国渔船驶向敦刻尔克、英国战斗机对战德军战机。随着时间的推进,3条线逐渐缠绕在一起。第一条线:英国小伙为了go home,用尽各种“手段”,却每每遭遇更危急的时刻,但是奄奄一息的他最终被英国渔船救起回国;第二条线:英国渔船带着一股自然而然的使命感,毅然驶向了敦刻尔克,不仅最终救起英国小伙,更是在这一路上,救起了2名飞行员。而这条线只不过是众多英国渔船的一个缩影;第三条线:3名英国飞行员与德军战机的生死相搏,随着最后一名战斗机飞行员驾着燃油耗尽的战斗机划过敦刻尔克金黄的海滩,影片也迎来了片尾的字幕。
     故事完全抛开希特勒、德军挺火的原因、丘吉尔等所有大人物,从3个冲在战线最前方的小人物的视角徐徐展开。没有万人混战的战场,没有炮火连天的阵地,没有鲜血四溅的白刃战,却依然有一股战场特有的肃杀、沉闷、绝望感缠绕在观众的心头。影片结束,原本未坐满的影院更只剩我一人欣赏字幕。静静地回味影片放映后留下的苦涩的味道。经历战争,才懂和平如此美好。

出道的二十年来,王家卫的电影摄取过很多城市的生态,香港,台北,上海,新加坡,纽约,布宜诺斯艾利斯,却唯一只去过一次沙漠;从1962到2046,电影年轮是如此的遥远与深刻,然而却也只有《东邪西毒》里这样的一个绝世却落俗的江湖。其他那些被模糊的城市,抽象到往往只有霓虹的色泽,钝化的灯红酒绿,轮廓却逐渐清晰的男女,冷漠或者拥抱,极端的表演无以复加。《花样年华》里的留声机,昏黄的路灯和船票,那给人强烈古典东方之美的旗袍;《重庆森林》里凤梨罐头对于速食爱情的讽刺;《堕落天使》里无情的杀手对于真情和温暖的沦落;《春光乍泄》里埋葬于世界尽头的录音,以及《蓝莓之夜》里用来打开每个人心房的钥匙。镜头,台词,道具,所有的这些,都是王家卫的城市里爱情罹难者的痛苦表达。让那些在爱情,时间和记忆的城市里如候鸟一般迁徙的人群,引起强烈的共鸣。
得不到,躲不开,忘不了,逃不掉。王家卫的江湖中充满了饮食男女们不安的错肩与重逢,充满了罐装爱情的保鲜与过期,充满了颓唐而鲜艳的荒漠,公路与街道,这一切不尽然是伤者疼痛的幻觉,有时那就是关于爱情和生命背后隐匿的真相。

第二个人,苏米。旅店里的一场戏,浩瀚完全没和苏米出现在同一个镜头里,这段故事由江河来应付。苏米说:“这屋子里还有其他人?”不是因为那个动静,是因为他发现眼前这个家伙不正常,脑袋有问题!

去汶川需要你的帮助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HelpWenChuan/

向逝世的28881人默哀。

咱们上路吧。

江湖。庄子的阐释,让那里在刀光剑影下,始终流淌着温润的儿女情长。未来英雄们的故事发生在干燥的沙漠,这个足够魔幻的隐喻,却是人心中的另一个江湖。欧阳锋死去的恋人,慕容嫣兄妹的黄药师,以及黄药师的白驼山,盲剑客心中惦念的远方的“桃花”。被伤害的人心如同荒漠,寸草不生,失去的爱情就如荒漠上枯萎的绿洲,最终要化于时间的灰烬。那些烟波浩淼的深情,宛如白驼山和武士故乡里让人寄念的桃花。他们因为失却的爱情隐匿于沙漠,却无法逃脱折磨。沙漠,那其实是一个爱情罹难者的江湖,即使你强如独孤求败,东邪西毒,也无不会陶醉,迷失,一场场的“醉生梦死”。

别忘了,浩瀚是本尊啊,江河再牛逼,他也只是刚刚赢得了公平竞争的机会而已。因为浩瀚说:“车是我的!”

前些天,王家卫带着他的《东邪西毒•终极版》再次登上嘎那电影节。十四年了,嘎那的红地毯依旧鲜艳,导演的才华依旧翻涌,然而时间不曾如胶片般定格,风化正茂的已经不可避免的开始老去。依稀中,那个年过半百,戴墨镜还有些微胖的男人,让我们从他身上看到了“时间的灰烬”和岁月的踪影。

又看了一遍,其实很多漏洞,不过又找到新的证据。不说也罢,稍微改改,剪剪,应该能脱出个新片子。唉~枉我一生放纵不羁买正版书啊,结果连个署名都……

第三个人,莺莺。在见莺莺之前,江河浩瀚夹卤蛋,这段戏的意思是:镜头里只有一碗面。一个人吃嘛。

但是阿吕果断把车偷了。浩瀚崩溃。江河完胜……接下来开始了两个角色的正面争斗……有人要问了,浩瀚连败莺莺阿吕两局,江河应该能赢得身体和大脑了啊。

浩瀚、江河、胡生其实是一个人。总的来说呢,是一个怂逼又分裂出了两个更怂的,一路向西,三归一,叫江河那个角色赢了,而且还利用自己超乎寻常的想象力,也可能是药停了,幻想出了个happy ending——苏米睡的和小猫似的。其实名片早就已经随着挡风玻璃一起被偷了,茫茫人海,上哪找去。

又睡了一觉,那不是蹲坑腿麻了,那是踹窗户伤到脚了。

(纯属扯淡,要是因为这篇,你又跑到影院看一遍……韩导,我只能帮到你这里了。)

不过这段的结果是:苏米走了,江河结局不好。浩瀚又扳回一城……
苏米这一局,打了个平手。

3.大锤:“别看我胖,一个人打你两个没问题。”这句话可以理解成:“一个人打两个你没问题……”

从片场出来,浩瀚和胡生在后面不近不远的跟着,他试图用江河的身份去和她说话,不过周沫连江河的名字都记不住,潜台词就是:你不是我熟悉的和我一起长大的那个人。于是换了衣服出来,镜头里只有浩瀚和周沫俩人,江河和胡生蹲在桥边,一人看篮,一人看花,其实没人,就是一篮一花,放在桥边而已。

是继续没运气没本事光奋斗不见结果的普通人浩瀚?
还是闷骚有文化偏执死板江河?
还是一辈子不出岛觉得家就是世界的胡生?

后来他们给胡生打电话,电话在车里响了,因为他没走,他只是消失了。

多亏他们捡了条狗。狗选了江河。不过也不全是狗选的,那个卫星掉下来了,阿吕的豪言壮语,浩瀚所信任的那些东西,也都掉下来了。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