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卫向左,凤凰踏碎玉玲珑

作者:动漫动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安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夜宴 The Banquet (1/3)

我听很多人说他们不喜欢《夜宴》。我自己也没看好这个电影。我还想,冯小刚第一次冲击国际市场就和张艺谋撞车了,真不走运。所以我差点没看这个电影。所幸我看了,并且还挺喜欢。我承认,不喜欢的人确实有充分的理由,而我喜欢只有一些不充分的理由。

喜欢的理由就是两场戏:厉帝的死和婉后的死,分别由葛优和章子怡扮演。在影片的结尾,婉后突然被刺杀。章子怡转身,愤怒、惊恐、诧异的表情,最后化作心灰意冷和无限的悲伤,音乐缓缓的升起,是谭盾谱写的《我用所有报答爱》。这首歌真的是太好听了!太他妈的好听了!!虽然我不理解婉后为什么那么悲伤,甚至我都没理解剧情,不明白她被谁杀死的,但是这个悲伤和音乐的烘托下非常有感染力。我的眼泪就扑啦扑啦的掉了下来。

嗬嗬,可能有点夸张哈。但是还是很有感觉的。

《夜宴》主要以声色取胜,也就是音乐和摄影。这个电影里的慢镜头有点过多了,几乎所有的动作戏都是慢镜头。整体节奏包括人物说话都比较慢。色彩非常华丽,沿袭了《卧虎藏龙》、张艺谋、《无极》的一贯路数,但是比张艺谋的色调搭配要有品位得多。黄金甲里的皇宫也就是乡下人能想象出来的皇帝老儿住的地方,但是夜宴里的皇宫阴沉而奢靡。冯小刚还真有点功力。其他给我留下印象的场面,一个是刚开始婉后缓慢的走过皇宫的背影,一个是刺杀皇子失败的武士们在桥头自尽——沉静而不动声色。

要说冯小刚,进步还真快,真的不是那个拍贺岁片的冯导了。中国整个电影行业令人刮目相看。华谊兄弟这个本来听着像个卖盗版盘的小贩的公司也越来越有品牌效应了,看的好几个片子都有它一腿。

和香港比比。在八十年代,就有一大批痴迷港片的影迷了,而大陆连九十年代都没有像样的商业片。现在可以说平起平坐了。或者说因为广泛深入的合作而不分你我了。


而伶人在舞。
杀气刻不容缓逼近,而林泉之间伶人舞得好寂寞好优柔。

王家卫的粉丝正在一天天的减少。当然,这无关品位和流行,这是纯粹的电影问题。一些曾经痴迷于王家卫电影的朋友在看过《花样年华》(2000年)和《2046》(2004年)之后说王家卫变了。有人甚至直言不讳地说他堕落了,他的电影已经不再拥有那种能让我们悸动的力量。 而我想说的是:2000年是王家卫创作的一道分水岭,比起2000年之前的那六部电影,《花样年华》(2000年)和《2046》(2004年)里的王家卫,才是真正的王家卫,不掺杂质的王家卫。 时间不停朝前流淌,而王家卫则逆流而上,在影像里找到了最初的本我。 《花样年华》里有一段旁白: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 岁月不能回头,可是王家卫可以。多年在艺术和票房上的积累终于使他冲破了在商业与个人风格间游走的瓶颈,他终于可以坦然拍摄真正表达个人内心情感的影片。 王家卫自以《旺角卡门》(1988年)踏进江湖以来,一直以他不羁的影像风格和放肆的剪辑处理闻名,他的电影就好似一个天才的信手涂鸦,随意点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完全打破了香港电影惯有的风格。 但是王家卫是否真如他在电影里表现的那么叛逆与无所顾忌呢?答案无疑是否定的。 出了对票房的考虑,他通常会在电影里大批大批地起用大牌明星,这当然无可厚非,真正让我们看出他对票房顾虑的,是他给电影披上的外衣。 1988年,王家卫踏入香港电影圈之际,正值江湖黑帮片兴盛之时,出于种种考虑,王家卫给自己的处女作披上了一件黑帮片的外衣,江湖意气兄弟情深是此类影片不变的主题。当然在外衣之内,已然显现出王家卫风格的端倪,影片在主人公宿命的悲剧命运和无法把握的伤感爱情之下,暗涌着对江湖恩仇的厌倦和无奈之情。 应该说《旺角卡门》在当时的香港电影中绝对是另类的,影片着重表现人物内在的心理变化,并突出人物台词对白的感性色彩,镜头语言和美术设计已不再是手段,已上升为叙事的要素。只是这一时期的王家卫仍是谨小慎微的,江湖片的外衣在吸引人眼球的同时也束缚了他的手脚。 1991年的《阿飞正传》则是王家卫真正扬眉吐气之作,影片在当年的第三十六届亚太影展中战胜李安和杨德昌,摘走最佳导演等4项桂冠。这部电影也一举奠定了王家卫的大师地位,虽然它集结了香港几乎所有巨星却在票房上惨不忍睹。 王家卫的六十年代情结在此片中已初露端倪,这也几乎是王家卫最为完整的一部电影,但是同样不难看出,影片中依然有浪子阿飞、江湖仇杀等商业噱头。 1994年的《重庆森林》,在第一个故事里依然有一个由林青霞扮演的女杀手角色,而第二个故事则流畅和平和得多,更贴近王家卫的理想创作状态。同年拍摄的《东邪西毒》则披着一件武侠片的外衣讲述了现代人在感情上的暧昧与纠葛。值得一提的是,1994年前后香港影坛正是盛行武侠片之时,敏锐的王家卫没有错过这个商业噱头——虽然影片在票房上依然惨败。 拍摄于1995年的《堕落天使》可以看作是《重庆森林》的姊妹篇,王家卫自己幽了自己一默,让金城武把自己在《重庆森林》里所说的经典对白挨个颠覆了一遍。影片依然有着商业片的外套,黎明饰演的杀手执行任务一段明显在模仿《英雄本色》中小马血洗枫林阁那场戏。李嘉欣饰演的杀手经纪人躺在黎明床上自慰一段戏,则是影片最具噱头的一幕。 1997年的《春光乍泄》已非常接近王家卫的本我状态,只是王家卫依然不能做到无所顾忌,《春光乍泄》这个名字本身就透着一丝轻佻的挑逗意味,而影片的同性恋题材与刚开场张国荣和梁朝伟那段令人瞠目结舌的床戏,在我看来纯属哗众取宠。因为总感觉即便把张国荣的角色换成一个女人,对故事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时间进入2000年,王家卫的一众粉丝在苦等3年之后,终于盼来了他的新作《花样年华》。对于早已习惯王式风格的观众而言,这是一部并不能让人满意的作品,而对于王家卫本人来言,这不仅是完全表述自己的一部作品,更是创作上的一道明显的分水岭。 《花样年华》中,王家卫在摄影上收敛了曾经的锋芒,镜头与故事一样四平八稳,大量的平移镜头代替了曾经神出鬼没的视角。王家卫也在电影里继续了自己的六十年代情结,苏丽珍和周慕云隐忍压抑的故事,虽然延续了他一贯的拒绝与逃避,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如今的王家卫已不是从前那个王家卫了。 将近5年的停停走走,我们终于在2004年的秋季等来了王家卫的《2046》。在半个月就能拍出一部电影的香港影坛,5年磨一剑的情况着实罕见,很多人甚至曾经戏言我们可能真的要等到2046年才能看到这部电影了。 5年等待的结果是,我们又迎来了另一个面目的《花样年华》。不仅影片主人公的名字相同,对六十年代向往的感情相同,两部影片的气质也多少近似。 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不太喜欢2000之后的王家卫,但我们又不能否认,2000之后的王家卫才是真正的王家卫,他在这一时期的两部电影,才是去除了商业噱头外衣的真我的表达,不见了飞天入地的侠客,不见了铁血柔情的杀手,不见了光怪陆离的夜色,只剩仓皇的男女在情感纠葛中的喃喃自语。我跟朋友戏言:或许促使王家卫彻底叛逆到底的并不是别的,而是一种自暴自弃的心理——反正有没有商业噱头票房都一样惨败,倒不如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讲故事。 故事的结局是:王家卫冲破了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走回到六十年代那早已消逝的岁月。时间向右,王家卫向左,我们这些看电影的人又该走向哪里?

夜宴 (3/3):婉后

一个明显的问题是结尾的地方婉后是被谁杀死的。

要说起在结尾的地方奇怪的死去,这并不新鲜,甚至对章子怡这个演员来说也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在《卧虎藏龙》里面。在《卧虎藏龙》的最后,玉娇龙从高山的悬桥跳入了茫茫的迷雾之中。这个死亡可能让观众有点莫名所以,不知道她究竟是不是死了,她是在飞吗?玉娇龙本不该死的,除了欠李慕白一条命,她显然没有寻死的理由。这个死亡引起了一些影评人的思考,这些人的思考就很深了,“象征着女权主义的失败”等等。

现今阶段,中国几乎还没有影评人。只有影讯,没有严肃的影评。中国可能也没有影迷,都是纯粹娱乐,不爱动脑子。

没有艺术批评,就没有艺术。

话题回来,婉后是被谁杀死的?

这个在网上有讨论。根据流行的说法,最大的可能是厉帝,这家伙利欲熏心,装死,回来夺权了。其次比较小的可能是婉后身旁的侍女,这个小角色被别有用心的强调了一下,似乎隐隐有深意。

我同意一个说法,就是婉后被谁刺杀并不重要。她在这个环境这个位置,这是个不出乎意料的结局。导演和编剧就是逗大家玩呢。这个说法成立,但是很无趣,是避而不答,缺乏智力挑战。

我的一家之言:婉后是被无鸾杀死的。

第一,杀人的武器是越女剑,无鸾的武器。我真是想不出比这个更明显的暗示了。这几乎就是直接告诉你是无鸾杀的。

第二,这个刺客得手之后,把剑缓缓抽出,慢慢转身向后走,在经过鱼缸的时候顺手把短剑抛入了鱼缸。从这一套动作,怎么形容这个人的举止?这叫作,黯然离去。这个故事里只有无鸾的精神气质与此吻合。

第三,婉后看到刺客的背影,表现了剧烈的情绪反应。只可能是无鸾或者厉帝。如果你用蒙的,一定要蒙无鸾,他的可能性更大。厉帝这个角色我上面分析过了,如果我的理解正确,他确实自尽了。

那么婉后是个什么人?她是个青女和厉帝之间的人。她的人生是从青女过渡到厉帝的堕落过程。开始她可能和青女一样向往爱情和简单的生活。但是她性格中有刚强的成分。她可以适应环境。她被厉帝的精神世界所牵引和腐蚀,在影片结尾的时候她的一番话和厉帝没什么区别。

从这个角度说,无鸾杀死婉后不是不能理解的。

生命懵懵懂懂的稚态,原应如是。
沧桑也没有过,忧怖也没有过,若是死去也就是死去了,完全是自然的,连贯的,一气呵成的。
所以,事实上,杀戮并不对他们造成惊扰。
最后,一个俯拍,伶人的尸身静好一如白莲花浮在水塘。


乱世中妖氛这样深重,而一个人竟然还可以爱另一个人,为之生,为之死。
合该如此,爱一个人如果没有变得简单,只是因为爱得还不够深。

夜宴 (2/3):厉帝、无鸾

还真想多说几句。更深入点,关于《夜宴》的艺术创作的失误。

我现在认为这个电影只表现出了剧本想要表现的故事的十之七八。

最大的失误是让葛佑饰演厉帝。葛佑是个好演员,但他不适合这个角色。实际上,如果我回想一下厉帝的所作所为,而把葛佑的形象和表演完全置之脑后,我发现厉帝是个非常丰满的角色,可以说是这个故事里最吸引人的角色。

我心目中的厉帝是这样的。他有帝王之相,眼正、鼻直、口阔。但是他却没有帝王的气度,他的脸有点庸俗,肌肤有点松懈。他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有远大的抱负,有出众的才干。但是他的一切和他哥哥相比却显得微不足道。哥哥是人人敬仰的完美的帝王。就算兄皇偶尔的无意中的怠慢,在厉帝心中也刻下耻辱。他渐渐老了。他不愿接受这样的命运,他要获得哥哥的皇位和女人,他要夺取以自己的能力应得的一切。

他变成一个阴谋家。

他谋害了自己的哥哥——皇帝。

一个简单而卑鄙的行动竟然实现一生的梦想。厉帝刚开始不知道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无上的权力。他在梦里也在笑啊。笑了之后突然惊醒。醒了之后怕自己不过是做了一场梦,看看玉玺,又心满意足的睡去。

他成了一个暴君。

他要抹去关于哥哥的一切痕迹。但是他要留下和占有一样东西——皇后。

他多年来的身份和性格让他可以像下人一样伺候和讨好女人。

但是他的竞争者如影随形。太子无鸾,哥哥的儿子。

他用尽了阴谋诡计,要杀害无鸾。在他以为自己胜利的时候,他要庆祝自己的胜利,要确定自己的最后胜利。

他在不吉的夜晚摆下盛宴。

但是无鸾,就像从他的恶梦中走出来一样,要讨回公道。皇后,难道不是从一开始就早已背弃了他?厉帝失去了勇气,他知道无鸾索要的公道是他不能抗拒的。他一生的自卑突然涌出来淹没了他。

在天上是哥哥,在面前是哥哥的儿子,在身后是他慕恋而不能得到的女人。

厉帝看到自己把一切都搞砸了!他反而有了以前没有的勇气,用这种勇气去接受他本来拒绝接受的命运——一个平庸的人,现在是个令人憎恶的除之后快的人。他可以号令卫兵,但是他却在可以成功的时候选择了失败。

他饮下毒酒。

令人嗟叹!

厉帝最后一段非常舞台化的告白和他的死在电影里显得很突然。但是把人物线索厘清,这是个既令人动容也很合理的结局。

《夜宴》是一出悲剧。里面的人物都是悲剧角色。厉帝和婉后是最重要最复杂的角色。葛佑的厉帝不恰当,但是章子怡的婉后还真很成功的。章子怡红了这么多年,这是她的第一个给我留下印象的角色。

无鸾也没有表现好。无鸾是故事的主角,一言蔽之,忧郁的王子。这里面就有两个概念:忧郁,王子。这个角色作为主角完全可以,也能够,也必须,让观众牵肠挂肚。但是无鸾的出场给人的印象却是,懦弱和逃避现实。当然这也是他的性格,但是给观众的第一印象太重要了。人物刻画失败!味道大坏!

这是《夜宴》的第二大失误。

把电影当作透明,看到后面真的有个很好的剧本啊!


前段日子看《山海经》,里面是这样讲起“鸾”的
——
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采文,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

开场杀得太美。
黑甲刺客策马踏雪浪,动地而来,惊破白衣舞。
长箭穿空,猎猎作金石声。清清静静的吴越之地,见了血光。

终于还是要来说一说《越人歌》。
虽然明知不真,我却更愿意相信无鸾讲的那则典故
——一个王子泛舟,打浆的女孩子爱慕他,唱了这支歌。

而太子名叫无鸾,所以呢这是乱世的故事。

真的好难追想,那时天空高高旷旷,金合欢树长入云端,我们亦曾并肩走往花深似海的原野,坚信生命会得因此而丰盛。
只是乌飞兔走,你我各自老黯。
不晓得会不会有机会,许多年后我可以向你说起,曾经有那么一天,在黑暗的影院里,其实我哭过。

这是要爱着同一个人的两个女子之间才会有的交流,当中有电光石火的敌意,亦有明心见性的懂得。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