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遁甲,本质上是个段子电影

作者:动漫动画

要看懂2017版《奇门遁甲》,必须提到“法国当代最伟大的哲学家”,“20世纪后现代性的奠基人”米歇尔·福柯。

  黄渤逆袭志玲姐姐后,像每个童话故事结尾的那样,妄图过上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奇门遁甲》是徐克和袁和平的第八次合作。在此之前,他们合作过《黄飞鸿2》《铁马骝》《蜀山传》等,无一不是武侠爱好者心中的经典。

图片 1

  求婚后数日,两人商议结婚,志玲姐姐带黄渤见家长,遭到了女神父母的强烈反对,女神父母心中的女婿必须是高以翔那样的,最不济也得下嫁生意人神马的,无奈女神正当热恋,毫不退让。黄渤则拿出逆袭女神的死缠烂打精神,准备再度逆袭神父神母,结果失败。女神痴心不改,和家里闹翻,坚信时间会改变一切,同时自己财务也自由,决定继续结婚。
 
  婚礼当天,男方嘉宾,黄渤的几个远房亲戚,酒后失态,坚决要按黄渤老家风俗玩些小游戏,女神不悦,女方来宾窃窃私语,觉得两人太不相配,婚礼在遗憾中完成。

图片 2

对,就是上面这个一脸忧郁的光头老外。

  婚后第一年,志玲姐姐拿出一笔钱,给黄渤发展事业,黄渤其他的不会,还是搞自己的老本行,开了一家装修公司,雇了几个人,自己当上小老板,准备过小日子,生意不错,但由于黄渤要求精益求精,要求公司的案子每一把椅子都要做到完美,经常自己亲力亲为,工作繁忙,有些忽略女神,女神不满,感觉当初的苦心追求寻死觅活拦大卡车,海誓山盟变了味。
 
  婚后第三年,黄渤、女神觉得年纪都已不小,准备要孩子。但一段时间以来都未成功,二人去北京新兴医院多次检查,原来由于黄渤多年装修,受油漆等装修材料污染,精子存活率较低,不易怀孕,二人十分气馁,专家老中医鼓励多加调养,顺其自然。

这也是两人时隔24年再度合作。

这位既是大科学家、又是社会活动家、还是好几个世界名校法国学院院长的名人,在1976年出版了一本名叫《性史》 (Histoire de la sexualité)的书。

  婚后第五年,终于怀孕,顺利产子,皆大欢喜,但好景不长,小孩快两岁都没有说话的迹象,前往多家医院,诊断为自闭症,医生安慰父母此症病因不明,与父母无关,多发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黄渤女神之间互相指责,女神怪黄渤装修伤害了身体,黄渤说女神高级知识分子出身。

这次,徐克担任监制、编剧,负责特效的部分;袁和平做导演、动作指导,负责动作的部分。如宣传所说,两人要联袂讲述一个“中国武侠大战外星人”的故事。

图片 3

  婚后第七年,二人开始有些发痒。

然而,从成片来看,作为一部电影,《奇门遁甲》远远不合格。

是的,就是你想象的那件事儿。

  婚后第十年,黄渤装修生意越做越大,开始在外长期应酬,回家渐渐减少,与生意伙伴厮混中难免沾染风尘气息。女神遭遇事业瓶颈,年龄增大,状态下滑,新人辈出。加上家中长期寂寞,一个偶然机会,开始和高以翔联系,倾诉苦闷。

图片 4

书中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虐恋。

  婚后十三年,黄渤开始有些厌倦女神,自己在外也有金屋藏娇,但念及当年情还算以礼相待,女神从高以翔处得到大量精神抚慰,开始觉得与黄渤格格不入,两人多有争吵,女神表示不是我的第一桶金你还在刨木头,触及黄渤痛处,二人大吵,黄渤不归,女神一气之下终于和高以翔有了质变的突破。

豆瓣盛传“低分信豆瓣,高分信自己”定律,这次可以信。

“虐恋”是性兴奋与性痛联系在一起的性歧变。虐恋包括了施虐恋与受虐恋。施虐恋是指向所爱的对象加以精神上的虐待或者身体的虐待,受虐恋则相反是接受所爱的对象的虐待。(性心理学家哈夫洛克·霭理士在《性心理学》这本书里也引用了这一点)

  婚后十四年,二人离婚。黄渤向小三、高以翔向资深女神,两对同时求婚,是为第102次求婚。

想看什么是“奇门遁甲”?算了吧

光看“奇门遁甲”这个词,你会想到什么?占卜、法术、谋略?

严格来说,它是中国神秘学中预测学的一个特有门类,但后来被民间神化为一门法术,演变为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借东风的神通,至林正英降妖除魔的本领。

作为古代术数,奇门遁甲在今天也魅力不减,许多人好奇它、谈论它。它是国人心中神秘的一角。

图片 5

在知乎上,奇门遁甲是个热门话题,不乏上千赞的内容。

袁和平曾透露,《奇门遁甲》有三层奇幻空间:“第一层是武侠,是中国人最熟悉也最向往的江湖;第二层是幻术,是令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热闹神秘的手段;第三层是天外来客,来到不属于它们的世界,让那些深藏不漏的高手被迫走上江湖,利用各种各样的幻术来打败它们,拯救世界。”

“武侠”加“幻术”,似乎,这将是一个充分展现中国东方秘术的电影。无论是奇门遁甲术的爱好者,还是仅仅对其如何呈现有所好奇的观众,都会因这个片名,对电影抱有期待。

但电影让所有因“奇门遁甲”而来的观众失望了——它与这个名字所包含的一切,几乎完全无关。

图片 6

海报的八卦元素,正片全然隐形。

《奇门遁甲》里,没有“奇门遁甲”,只有原创的武侠功夫。

比如,电影在最开始说,奇门是指方位,而遁甲代表力量——等等,就算奇门遁甲可以有术数、法术等解释,但“代表力量”?

原来在拍摄前,徐克曾寻找“奇门遁甲”到底是什么:“我还探访到一种解释,说奇门遁甲其实是分开的。遁甲是隐藏在大自然时空里面的能量,包含一些西方的科学。”

好吧,等于是个原创设定。

袁和平也曾表示:“奇门遁甲包括很多东西,天文地理、奇幻异术,而我们挑了一些比较有趣的东西来拍成电影。”

图片 7

很美很东方……然而和电影的差别就像方便面广告对比实物。

可惜,纵观整部电影,虽然武侠打斗不断,可使用奇门术的雾隐门众人,一句特别的术语也无。全片就看着他们摆pose之后,黑雾爆开,瞬间转移——跟忍术似的。

唯一拿出个罗盘的女主铁蜻蜓,从头到尾也没解释过罗盘是什么、有啥用,唯一沾边的这个元素,在电影中都消失了。

图片 8

雾隐门老大的眼睛能发黄光,嗯,全片也没解释这到底是啥,大概他黄光眼吧。

甚至,从服饰上,都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雾隐门众人穿着古代衣衫,可以是任何武侠片里的人物。

图片 9

纯从服装看,你能看出这是雾隐门的人吗?

《奇门遁甲》不讲“奇门遁甲”,就好比《盗墓笔记》不“盗墓”,披这个皮囊,是何苦?

没错,就是三次元常说的SM,二次元常说的抖S、抖M。

===========================
4.5
明白LZ只是调侃一番,LZ眼泪哗哗的。。握爪。。理解万岁。。
骂LZ的。。。我。。。。。。

就当奇幻故事来看,也挺糟糕的

在前期宣传中,《奇门遁甲》的卖点是:“特效之王”徐克与“功夫之王”袁和平的结合。不说这是否言过其实,有意无意地,官方在宣传中,始终忽略了一部电影的最大重点——故事。

这种忽略,现在看来,确实是因为故事实在拿不出手。

从线索来看,全片基本上抛弃了“伏笔”这个东西。

一开头,伴随着一段特效,画面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蜘蛛腿,然后整只狰狞的蜘蛛浮现眼前。

图片 10

类似这种品种,看起来就像BOSS,对不?

如此酷炫,应该会在影片中隆重出场吧?过了很久,很久很久,电影放映结束。嗯,它再没出场过。

此类BUG在观影中简直数不胜数,比如下面这只长得很像红色毛线团的妖怪,是全片的二号BOSS。

图片 11

全片中,但凡到需要称呼妖怪的场合,台词都以“妖人”代替过去。大概很多人看完电影都不知道BOSS叫什么名字。

这只妖怪叫做“赤目”,这个名字只出现过一次,在和大BOSS的对话中。赤目的来历,是天外陨石。

图片 12

电影开头的陨石,预告片中显示“天降赤目”。

和那只蜘蛛的遭遇一样,除了在电影片头出现过一次,电影后半程完全就无人提到“陨石”这个事。除非你正好看过预告片,否则你压根无法明白,这个突然钻出来的红色毛线团妖怪,是打哪儿来的。

再比如说,电影开头,有妖人留下一幅《清明上河图》,并交待“过两个时辰之后来取”,然后就再无下文。影片中过了好几天,到电影结束都没人提这个事。那么这个情节有什么用?

还有全片最被诟病的一个情节——某人物在耗尽了全部能力之后,过了五分钟就毫无交待地原地复活——这是在和观众的智商开玩笑吗?

再来看角色塑造,徒有角色,没有人物,完全是为情节而情节。

图片 13

捕快刀宜长是什么性格?你看完也不知道。

拿男主刀宜长为例,电影一开场,他在举一个石锁,看起来就是个肌肉发达的角色。画面一转,原来他是与人合谋骗钱,有着市井的一面。

这里的笔触本来很形象,但接下来,刀宜长作为捕快,非常热心地抓捕逃犯,看起来又是个一腔热血的愣头青。危机时刻,更是挺身而出,完全是个传统英雄形象,和前面的人设起了冲突。

到了后来,电影的每一个故事节点上,他都像是被故事推着走,而不是出于自身性格的决定。前面所设置的性格设定,对情节的走向根本没有影响,角色本身也就变得面目模糊。

再说全片最关键的人物小圆吧,刚出场的时候,这姑娘是这样的。

图片 14

看到手上的书了吗?是装饰品(误)。

在该傻的时候,导演就让她强行智商下线,全程喊着要抱抱,宛若心智未开的儿童。到该聪明的时候,就能理解打耳光代表有感情这个逻辑,要“至少先给我十个”。

其智商忽上忽下,让人想感叹:“导演叫你三更傻,不敢聪明到五更。”

整体来看,所有的人物都是跟着情节走,人物作出任何反应和行动,都不取决于其自身的性格,而取决于剧情的需要,因而就显得莫名其妙。

情节衔接不畅,人物莫名其妙,剧情也真就只是一句“中国武侠大战外星人”就能讲完。如果你想看到一个完整的奇幻世界,还真不要期待。

图片 15

2楼电梯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774895/?start=100#comments

本质上,它就是个段子电影

《奇门遁甲》并非一无是处,它有着很多亮眼的瞬间。

比方说一开场,有个魁梧汉子端着一个水盆,里面游着一尾红鲤鱼,到客栈打尖住店。

图片 16

长这样,如果你是掌柜,估计也不想接待。

掌柜的嫌弃这人粗莽,有意刁难他:“本店有本店的规矩,宠物谢绝入内。”他指的宠物,当然是那条鱼。

汉子没办法,生气地说:“我把宠物吃了,可以吧!”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要上演活吃鲤鱼时,盆里的鲤鱼瞬间变大,一口吞掉了汉子半边身体。

图片 17

虽然特效并不惊艳,但此处的效果非常到位。

原来,“宠物”不是指鱼,而是指人。这种设计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归根结底,这里的情节只是要表现“一只鱼妖出现”,这个不错的设计,仅仅是一个独立成篇的“戏法”。

可此后,全片就是没完没了地给观众“变戏法”,从“大鼻毛”妆前妆后差别很大,到“是一个”与“十一个”的谐音梗,再到人肉录音机等等桥段,一个个有趣的点抛出来,可互相的关联性完全不存在。

图片 18

就收个消息,用人肉录音机真的有必要吗?

单看每一个戏法,都还不错。可电影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一个个戏法的连接。全是戏法,也组不成一部好的奇幻电影。

“戏法”和“奇幻”的关系,可以用“段子”和“喜剧”电影来比方。曾有人说,段子杀死了喜剧电影。

一部成功的喜剧电影,笑点不会建立在简单的抖机灵之上,它需要人物、事件、情感的铺垫,需要错位、讽刺、冲突等种种元素的构建,它会让观众发笑,但笑过了之后也会有丰盈的满足感,因为笑点是与情节紧密结合的。

而段子则不同,段子只是独立成篇的“包袱”,无需种种烘托铺垫。虽然段子能够简单地逗人一乐,但其情感内核是苍白的,观众也无法理解导演想通过段子表达什么。

段子控制得好,当然没有问题,可如果一部喜剧电影纯粹依靠段子的堆积来取乐,那么剥离掉这些段子,其电影价值就荡然无存——如果观众只是想被娱乐,不如直接去看相声。

再来看《奇门遁甲》,事情也是如此,真正要实现整个电影的奇幻感,故事需要有基本的框架和逻辑。仅仅着眼于设计戏法,就是偷懒任性了——试图用堆积的戏法组成奇幻感,是偷懒;只做自己擅长的戏法,无视更重要的全片架构,则是任性。

所以,本质上,《奇门遁甲》也就是个段子电影,它用一幕幕戏法去营造奇幻感,最终却杀死了奇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架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你是不是还不太信?但是,2017版《奇门遁甲》确实讲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3楼电梯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774895/?start=200#comments

————————————————

下面是2017版《奇门遁甲》的故事梗概。

江湖上有一个集纳了各路高手的“雾隐门”,他们的画风是这样的:

图片 19

(是不是一看就特别能打?)

还有这样的:

图片 20

(是不是既能打又忧郁)

以及这样的:

图片 21

(是不是既能打又漂亮?我一开始也没看出来是倪妮)

图片 22

(伍佰扮演的雾隐门大师兄)

雾隐门的人各个身怀绝技。他们的大师兄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师弟师妹们都找不到。雾隐门这一派的SM倾向从他们大师兄身上开始了。同门师兄弟之间联系,不是直接回到居所找人,而是留暗号和做标记,师姐弟之间交流不说话而是用手势打暗号。

图片 23

(雾隐门二师兄)

雾隐门的二师兄则是一个扮成瞎子,差点被长安城里的黑诊所做了人体切割试验,并最终把自己跟食人凤凰妖关在一起的人。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