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来自一个原著党的愤

作者:动漫动画

“你就是那个喜欢从背后杀人的燕十三?”

超好笑,没想到近几个月来带来最大欢乐和影评欲望的是它,哈哈哈,还想二刷(且决定二刷还要租按摩垫儿)。 有剧透,尤其是笑点剧透,介意请关谢谢。 ———— (1) 电闪雷鸣,无星之夜,大雪。 长桥上一位白衣剑客,高人风范,负手而立;另一位黑袍酒徒,头巾蒙面,醉醺醺颠倒而来。 白衣剑客:“燕十三!说出买凶杀我弟者,我就饶你一命!” ——你既然知道他是燕十三,眼见他新练了醉拳,还入了穆斯林,不纳头便拜大喊安拉胡阿克巴,想什么呢? 夺命十三剑没有夺命,反而好整以暇有板有眼过招起来。 ——感谢高科技,小说里【没看清大侠怎么动了动坏人就从客栈上倒飞下来】的心痒一去不复返,我们看到了剑招,看到了慢动作,看到了定格,人人学会夺命十三剑不是梦。 打到一半,何润东童心大发,扯下围巾露出黥面,做金刚怒目状:“哇哦!” 白衣剑客看到伏地魔,心神不宁,很快落败。 ……你不牛批吗?你不早就知道燕十三吗?被花脸吓到传出去还要不要做人了? 此时远处高楼上,吃瓜群众纷纷惊呆:“这么快的剑,只能是三少爷谢晓峰了。三少爷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寿与天齐!” 燕十三:“黑人问号???刚刚他喊了我的名字呀,你们都是聋的吗?再说三少爷名门正派三好学生,他怎么可能纹大哥这么狂霸酷炫拽的骷髅脸?强行暴力膜???” (2) 燕十三初见竹叶青。 竹叶青可理解为低配版于波。 “我叫竹叶青。” “有毒。” 没错,他就是有毒。 燕十三初见慕容秋荻。 江一燕此处可以理解为低配版章子怡。 “你的眼中,有江南的烟雨,看起来很凄迷……你的人生也是这样吗?” 影厅中响起一片快活的笑声。 全片多处类似台词,不胜枚举。 几轮通稿中,有说江一燕压力大要出家了的,现场采访林更新也说自己压力山大都不发微博自拍了。 那要讲这种台词,说有压力,太理解了。 不能理解的是:烟十三,勉抢,还有一个什么词也读错了,全剧组都是文盲吗。 (3) 林更新出场,来到欲海沉沦镇。 林更新可以理解为低配版胡歌。 三少爷在妓院欠了酒钱。老鸨说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突然兴奋! 卧槽这就要卖屁股了,节奏有点快啊! 结果却是给妓女倒尿桶??? ——给漂亮小姐姐倒尿桶,而且还是从屁股地下当面拿出来的带着体温和呼吸的尿桶,我身边很大一部分朋友会很乐意去做,一小撮激进份子还可能会另作他用吧。 后面林更新还在挑大粪行业严肃实习过。 与观众一同,学到了部分关于屎尿屁的行业知识。 不明白,屎尿屁难道不是周星驰的最爱吗?以后不能直视木樨香了。 (4) 那位大师,真抠啊。 人家身患绝症,你特么就给一丸白色道具金创药。 (5) 慕容秋荻和三少爷青梅竹马,自小订亲,成亲之日谢王孙让儿子逃婚,他就逃了。 婚礼现场也是笑崩我了。慕容秋荻他爹知道老谢家孩子跑了以后,大庭广众把女儿未婚先孕的事情嚷嚷出来,高呼“这孽种不能留”飞起一大脚把女儿踹流产,最后再气死自己,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原著里三少爷让她等七年,反正放置play很多年没理她,终于她决定嫁给一个倭瓜精。结果成亲之日三少爷摆造型说“你是我的”,又把她抢走了。 半夜俩人跑到荒郊野外,也不住房子,在野地里胡乱睡了。慕容秋荻觉得他这么带着一屁股屎归隐不行,让竹叶青通知谢王孙,三少爷听到了,就又~跑了。 玩儿人呢?不管谁被这么对待过,包子也给逼成李莫愁啊! 谢晓峰当然是个没得洗白的渣。 然而对于慕容秋荻逮谁就跟谁说她和谢晓峰不为人知的感情秘密,我是不欣赏的。 咬狗不叫啊。 燕十三比划几下她就娇喘连连了,小丽激两句又眼红要哭了,脚踩进泥里就失控尖叫感觉受辱了,这种女人你说她野心大,我看你像野心大。 听说谢晓峰死了,她要做一件大事! 好的!要殉情了! 结果是要把婢女活埋陪葬??? WTF? 婢女一脸懵逼。 竹叶青。 本片无法绕过的奇男子。 江一燕说“你配不上我”,于是他就……把旁边跪着的婢女一剑捅死了。 WTF? 婢女到死还在黑人问号。 这位有毒的尊主,演技奇差的小娘炮,无法克制感情的奴才,武功说高吧又被三少爷秒,收拢一帮手下搞事还都是主角家吃剩下的战五渣。 对于他无法克制感情明知小姐不喜欢还几次三番表白送人头的行为,我也是不欣赏的。 实在太娘了,性格也不稳定,搁我我也不要。 你要说他暗恋谢晓峰,想跟小姐抢三少爷,反倒更可信点。 大结局,三少爷问江一燕:“你就不能跟我好好的么?” 没等江一燕说啥呢,竹叶青大喊一句【不可以噫噫噫噫!!!】影厅轰然一片哈哈哈哈哈哈,全片笑点的最高峰。 (6) 三少爷是怎么退隐的呢? 他听爸爸的话,去杀一个已经金盆洗手的人。 当着家人的面,把一家的男人斩首了。 目睹曲阳惨死,面对疯狂的女刘正风,三少爷大叫:“够了!别打了!” 我想替几位家人朋友怒怼他爷俩一句妈卖批。 这届当爹的也是不行。按理说谢王孙是上一代武林扛把子,没生儿子之前那么多年不也过来了吗,走了个三少爷整个山庄就一个能打的也没有了,反派出列几个小喽啰,他堂堂庄主就亲自上阵。混得太惨了。 (7) 燕十三偶然路过,杀了个坏人,被村民供了起来。 万国鹏扮演的村民,如辜狗语音一样棒读:“你会武功,不帮穷人杀坏人,你就是自私自利!” ……其实我觉得这个妓院也没有很坏啊…… (还有你们村子里不是有个偷钱的小孩吗,为啥讲着讲着这个角色就没了?) 然而喝了几坛酒后,燕十三又拔刀去杀了坏人。 杀完之后很开心:“我不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了!” ???所以你是为了这个??? 伴随着这句幸福的呐喊,当晚村子里放了好多烟花??? (8) 燕十三:“你是受过伤还是怕死?” 阿吉:“都是。” 燕十三:“懦夫!” 阿吉:“bingo。” 燕十三:“what the……会不会聊天儿??? (9) 燕十三听说谢晓峰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飞起来劈了人灵位。 燕十三听说谢晓峰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棺材蹦起来把房顶戳了个窟窿。 平时不好好走门就算啦,棚子是无辜的,它根本连墙都没有啊? 大叫着要冲上去复仇,走着走着发现不对,又冷静下来了。 跟班:“有什么问题?” 燕十三:“诶才想起来我打不过他,我把我的剑术都教他了。” 剑术教成什么样不知道。 反正谢晓峰看见大苗子一家惨死时【啊啊啊啊啊啊】的那一串怒吼,颇得燕十三真传。 嗨呀,胡乱大叫又有什么用。人家晚上着火,你白天才来救人。 (10) 三少爷的症状,小时候不懂,现在看来是典型的抑郁症。 原著里欠了很多债背负很重于是自我放逐的人,但片子里我们看到的,只是当爹的控制欲太强,把孩子逼得受不了一时逆反而已…… 你儿子练剑都练得天下第一了,还想怎么样啊!做父母的别太贪心不足,否则你将失去你的宝宝! 也是很同情慕容秋荻:摊上这么个男人,那么个爹,那么个岳父(莫名其妙让儿子逃婚),那么个书童(有毒),那么个情敌(妓女),那么些下人(说好一起隐居却跑来一个师的下人来给她种玫瑰)……统统都很倒霉。 至于小丽,这个低配版的白百何,几次三番主动献身,直到最后都没成功。 抑郁症影响睡眠,也影响性能力,这方面倒是表现得很贴切。 中二病用生命拯救抑郁症,病好之后我拿余生报答爱。 可惜最后的大对决又臭又长……燕十三原著里是最终超越了三少爷的,能杀死他的只有绝症。然而片中最后居然打慌了,这是燕十三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00) 之前看到何润东的剧照我在微博大笑“哈哈哈这个燕十三是煞笔吗?” 看完了我才知道,何润东的燕十三居然是所有主角里演技最在线、最顺眼的角色。但剧本不行啊,角色不对演得再萌也是别人。原著里无爱无恨、骄傲不俗的燕十三,在片中执着于姓名和善恶不说,自戕的第十五剑也没有了。 全片下来,挑大粪的大苗子是唯一一个选对了的看着不出戏的演员。连老苗婆鲍起静这次都港式浮夸了。 美术,武打,选角,台词,特效……除了作曲没有一处是对的。 本来以为是个《绣春刀》,往上够一够差不多是个《刺客聂隐娘》,差一点的话《箭士柳白猿》,没想到特么是个《卧虎藏龙之青冥宝剑》。 古龙表示: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影评说这是三少爷的出世——入世——出世,他入世个屁。还不如拍林更新卖屁股的故事呢!

许久不登豆瓣,号被锁了,为了发影评,借了朋友的号。
  以下是混杂着失望、愤怒、不甘、遗憾、哀怨等各种乱七八糟的情绪的一篇吐槽,对,是吐槽。在几个月前,今年的七夕前,我不会想到看完这部电影会有以上各种情绪,在那时候,心情是期待的,因为精修的海报和看起来不错的预告,也因为导演和监制的响亮名头。然后它用逃档回报了八月的期待,失约。
  放鸽子的人靠谱不了,逃档的电影大概也是同理。
  但我依旧是期待的,无它,喜欢书,喜欢武侠而已,于是闻着了江湖味就像酒鬼闻着酒香一样,有味的地方再难寻再要等也是要找的也是要等的,可惜这次我这酒鬼等了许久却等来杯假酒,假酒可恨,无江湖味的平庸武侠片可恶。
  这是部可恶的片子,因为它还不够烂,场景画面绝不能说难看,演小时候慕容的小女孩很好看,于是便不能破口大骂超级大烂片。可是它的亮点寥寥无几,实在无法夸口说好,不说摸良心说不出好字,看到自己花钱买的票也绝不能为它叫好。(嗯,笔者还请两个可爱的小伙伴去看了)所以不上不下吊着,成了部极其平庸的片子。

影片刚开始,听到这句话,我已经隐隐不安。
以燕十三的剑术和傲性,怎么可能会从背后杀人?
在古龙的世界里面,从背后杀人的人,怎么会成为一流的剑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隔壁山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关于人物
  在这不平庸的片子里,人物塑造是最不平庸的,因为对于这点,导演编剧演员都极有默契的烂得很彻底,这点实在难得,毕竟一个环节烂常见,这么默契的烂也不多见了。
  主要单说三少爷谢晓峰,无论是书还是电影,只要还要叫三少爷的剑,他就应该是灵魂人物,同时因为古龙一向以人设推情节,他的人物形象一旦立起来了,就成功一半了,看我的评分就知道了,这人物形象没立起来。看书的人自有自己心中的三少爷,关于三少爷的影视化扮演者,可能也有许多想法,我心里,是二十一世纪头几年的梁朝伟或张国荣,反正不是现在的林更新,他的颜值够用,形象和气质却不对,更不用说演技这种略高端的东西了。
  平心而论,三少爷谢晓峰很难演,书写得含蓄,人的性格气质也难抓。于我而言,谢晓峰选择在名利双收后成为低到尘埃里的杂役,他带着中年人的叹息在这条不属于大侠的路上迷茫困顿,他挣扎在迷雾中,前路难寻,自封后路,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无奈却不能不走下去。他做龟公、挑粪、糟践自己,是因为心里有苦有困惑于是借由这种近乎自虐的行为来寻找答案,而不是天生喜欢过卑贱的生活,哪有人会天生喜欢这种日子呢?电影里为表示谢晓峰和慕容秋荻不是一路人,让谢晓峰站在泥地里赞颂大地显然有些偏了,他们的确不是一路人,他们的三观理念完全不同,但不是这一方面的不同,而恰恰只有这一条是相同的,他们都出身世家,是武林的上流贵族,他们不融于市井。即使是做阿吉的时候,还是谢晓峰的魂,带着谢晓峰的思考模式和视野视角。谢晓峰淡泊名利,怜惜同情那些受着苦难的人民,而他能这样做的原因是他比他们站得高,向来同情是站得高的人给予下面的人的。他时刻没忘记自己的身份,不放过谢晓峰的是他自己。
  书里与苗子一家的相处是压抑的,带着温情的压抑,谢晓峰为他们之间的情感所感动所触动,电影里却只有温情及和娃娃间莫名其妙的情愫,实为遗憾。
  电影中关于谢晓峰最为遗憾的一点是他被影响的太多,电影里设定其少时被父影响,落魄时被燕十三影响,我觉得大谬。谢晓峰是最明亮最固执的那种人,没有人可以逼他,他是不可控的,这种人的年少时代可以是轻歌走马,仗剑天涯,苦学勤练,却绝不会是像个怂逼一样被父亲架着杀人。他是自觉疲倦,自寻出路,被名声所累便画地为牢。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实则心难以平静。他是无奈的,从开始到最后,时局和旁人皆不可控,唯一握住的只是自己的剑。但这种“无奈”其实是一种选择。到最后的最后,大路上他洒脱的孑然而去,他选择了平静的内心,甘于无奈便不再无奈。他是找到了自己的出路。
  电影里关于谢晓峰的刻画太少且浮于表面,燕十三加戏太多,开始那场不久于人世问他人剩余时间怎么活抢了原著谢晓峰的戏份,救助苗子一家和杀大老板那里借助原著谢晓峰的戏份抢了电影谢晓峰的风头,初遇慕容那段明显借鉴原著谢晓峰和慕容初遇的情节。(这也是我最讨厌的一种影视化改编模式,抢原著主角的戏份加给配角当亮点)而且燕十三的人物形象虽较其他人丰满,但绝不是靠近书里的丰满而且一会儿出名一会儿无名,莫名其妙。结尾给谢晓峰的硬凑的CP更恶心,谢晓峰不是傅红雪,娃娃更不是周婷。书里谢晓峰因为地位原因都不能接受自己儿子娶娃娃,怎么可能自己跟娃娃在一起。对了,电影最怨念一点是彻底删了他儿子小弟,这是个很出彩的角色,对谢晓峰这一人物的塑造很有帮助,谢晓峰和小弟的亲情线其实很不错。题外话,这两的线有点古龙和自己儿子的影子。
  当然作为一个天下第一剑客,电影里最不能忍的就是削弱三少爷的武力值,竹叶青一把迷药就糊了谢晓峰一脸,简直是在打脸开场的那句“一剑光寒十九洲”。谢晓峰的打戏也很少,完全没剑神感。
  主角立不起来,拍得武侠气息更是没有,武侠气息关键是精气神,是气氛的渲染,演员和配乐的糟糕直接灭了气,剧情迷糊和人设偏离直接少了精,剩下个最难达到的神韵遥不可及。(不是比划两下就是江湖,不是讲两句故弄玄虚没头没尾的话就可以喊一句古龙的。)
  我始终固执的认为单论书三少爷的剑和天涯明月刀是可以上升到文学层面讨论,作者写得不易,读者看得也压抑。而且这两都是极其容易影视化的。各种改编方向都有生路可以出彩且有深度,可惜出来了个最平庸的,可以安慰我的也就是至少比白发魔女传好看吧。
  顺便,编导一定是燕十三的粉丝,建议三少爷的剑电影改名为燕十三的苦逼岁月、被嫌弃的燕十三的一生、我是个好人——燕十三的自白、野百合也有春天之娃娃的逆袭、我叫天尊之深情的竹叶青、是竹叶青不是二锅头、那些年我们逃婚结婚再逃婚、我是被逼的之无辜的少爷......

从知道尔冬升要拍这部电影开始,我就很期待。一是因为我太喜欢古龙,二是我也还算喜欢尔冬升。
但是古龙的东西,实在是难拍。
如若真的照着书上完完全全的搬下来,想来定不会好看。
这一次尔冬升和徐克,在台词上的确是下了功夫,尽量在保持古龙原有的韵味和演员说出口不尴尬之间找一个平衡。
比如燕十三见到竹叶青第一眼时说的“竹叶青,有毒。”,便是很经典的古龙味对白。
而且在布景和环境构设上,也在设图寻找一个新的古龙的世界架构的出路。古龙的武侠世界,独立于历史之外,没有特定的年代,环境描写往往几笔带出,讲究的是一个烘托氛围。打斗场面也常常是意识流写作,不去具体分析动作,而从天地万物去比拟,触类旁通,讲究的就是一个“感觉”二字。
比如他形容谢晓峰的剑法,便用的是“风”这个意象,世间万物,有谁避得开风呢?
所以他的剑法天下第一。
读他的书就好像看两个一流剑客决斗,你要是看得懂,看得畅快淋漓。要是看不懂,倒也能觉得这场决斗打得真是精彩绝伦。
这也是他独自开拓出来的,“新武侠”之路。
而尔冬升执导的这版《三少爷的剑》,一定程度上对这种“感觉上的环境”,做到了还原。燕十三去神剑山庄时,一人,一舟,苍山雾绕,鸟尽人绝。而船上的东西,也和原著基本相同。倒是省去了撑船的谢掌柜,倒也无伤大雅。而影片中用幻影黑人来演示剑法的设定也颇有古龙的韵味。在人物方面,老苗子和苗婆婆是电影中诠释最好的两个角色。古龙常常会用这种底层人民的温暖和乐观,去描写他最喜欢的友情和爱。
爱是古龙作品的精髓之一。花满楼爱万物生灵,温暖如斯;燕十三爱剑,痴至无情;风四娘爱萧十一郎,深至骨髓。
尔冬升自然也去描绘了爱,同时也将慕容秋荻对谢晓峰的爱进行了解构和一定程度上的重塑,然后更为清晰的表现在了观众面前。慕容秋荻爱权利,也爱谢晓峰,原著中她一边随时计划着杀了他,却又在他决战前夜,出现在他床前,让他以最好的状态去面对燕十三。谢晓峰常讲:“到底是我对不起她?还是她对不起我?”影片中关于这段感情的塑造,还算叫人满意。用《东邪西毒》来想的话,爱情本无输赢,又怎么去判断究竟谁负了谁多些。
前面说了,古龙的东西,搬上银幕,若是完全按照原本的东西套上去,那是编剧和导演的无能,但要改得好,留住精华,完成再创作的升华,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我个人以为,这次的改编,大部分是失败的。最终看完我只有三分的满意,而这三分,来自于前面我说过的优点。

以下写于17年2月19日即看完这部电影两个多月后:厚着脸皮又借朋友账号登了下,再看遍发现也没这么不可接受(但整体还是不好),林更新的阿吉还是可以看看的(其实我还是待见他的,毕竟我实在喜欢舞乐传奇的舒难陀)。与三少爷的剑小说的同好交流了下,同认为这部是导演借着三少爷的壳讲自己想讲的东西并讲得还不咋地的电影。
然后这篇勉强算是影评的影评只是我一家之言,希望那些还没看过这部电影的孩子别完全听信我的话,保持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也许你看完以后会喜欢这电影也说不定呢,毕竟连小时代我都见过有真心喜欢的。
最后欢迎大家去看原著。

影片我最不满意的一点。就是燕十三。
玩游戏的时候总要取id,我一般会用这几个名字:陆小凤,燕十三,司空摘星,胡铁花。
陆小凤这个名字常常被别人占用,燕十三也是,一般到司空摘星,就不会有遇到重名的情况了,要是用到了胡铁花,就说明这个游戏真的很受欢迎。
燕十三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人。
“以前有个人叫燕五,还有个人叫燕七,你觉得你比他们两个加起来还要厉害一点,所以你叫燕十三。”
乌鸦和他两个人去喝酒,却都不带钱,互相承让着让对方付账,乌鸦要他用剑上的明珠去换酒喝。
燕十三说:“这些珠子都是假的,真的我早卖了。”
得知三少爷已死之后,燕十三刻舟沉剑,从此不知所踪。
影片在燕十三沉剑之后突然引出一个名医,我本以为是为了为之后燕十三救谢晓峰做铺垫,心中本有些暗喜,因为读小说时,便觉得燕十三突然医术高超,有些突兀。哪知道这一次,命不久矣的,竟然不是谢晓峰,而是燕十三。
而这,就让那一场经典的决斗,那一场命中注定必有的决斗,完全变了滋味。
古龙小说中有很多经典的决斗,而关于决斗的结果,一般都是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是早就定下的,是存在于人物本身的性格和情感之中,并非真的是技艺上的较量。
如,上官金虹对李寻欢,李寻欢胜在正义不灭,大义不可能败给邪念。
又如,叶孤城对西门吹雪,其实西门吹雪当时有了妻女,有了牵挂,从剑神化为了人,入了世,本应赢不了叶孤城,而叶孤城与剑通灵的过程中看透了胜败,自甘死在西门吹雪剑下。
而燕十三和谢晓峰一战,燕十三为了能拥有这一战,为了不让谢晓峰无法对施恩过的人用尽全力,他化妆为一个佝偻老人,用五麻散和刮骨去毒,救活了谢晓峰。决战之前,他已经施展出了“夺命十三剑”中的第十五剑,那让万物陷入死寂的一剑。谢晓峰的剑法如风,而这要命的死寂如真空,不正好就是风的死对头?但燕十三自己无法控制这一剑,然而在决战之时,他剑尖一个颤抖,终究是到了这第十五剑,这一剑毫无生气,出手之后必有死亡,燕十三反手一刺,刺向了自己。
为的,是他没有办法,杀一个他救过的人。
高手相争,本就是毫厘之争,一个念头,一阵微风,都会影响整个大局。
这也是为什么无论谢晓峰,还是西门吹雪,战前都需要稳定心境。

然而,影片设定了绝症不治的,是燕十三。
最不可思议的是,燕十三竟然还教了谢晓峰如何杀人不伤性命。
(ps. 看到豆瓣上有人吐槽燕十三说谢晓峰已经看过了他的剑法,所以自己赢不了他了,文者认为这个不能理解,我觉得可能是武侠看的比较少吧,一旦剑法被对手看过,而对手又是天下第一的剑客,怎能看不出其中的破绽?)
燕十三这样的人,心中定是没有善恶正义的,他无情无义,否则怎会练出让万物都陷入死寂的剑法?影片竟然给他定了个死前想要为世人做好事的形象,简直让人费解。
而且为何燕十三竟然还在乎名利,说什么不愿意活在三少爷的影子下。
且不说燕十三本人并不在乎名利,而这从他说自己剑上珠子是假的那句话中可以看出,也从他一开始不知道三少爷剑中破绽时,明知自己定会输,也要去赴死的态度中看出。
(ps. 三少爷剑中的破绽是慕容秋荻告诉燕十三的,但其实这个破绽,是有后招的,而用燕十三的第十四剑,也是无法破解的。)
再说,一个人的剑法,和性格有着莫大的联系,行走江湖的人士,常常一两招就能看出这是哪门哪派的武功,燕十三和谢晓峰两个性格迥异的人,一个是祖传的剑法,一个是自创的剑法,定当大有不同,又怎会有“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三少爷”一说?这简直不能忍。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