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长夜,悲情英雄我永远的菜

作者:www.3410.com

很早的时候看到这篇文章,觉得好就转来了。有点长,需要耐心。

http://www.douban.com/note/252733243/
为了带图,我丧尸的写成了日记,又特么不甘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编剧长夜

    那该是一场宛若梦幻的天雪,剔透的漫天的白扬扬撒撒的落下,覆盖了每一寸土地。仿佛在这雪中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却又美好的梦,梦境中有着如幕般笼罩得不散的黑夜,苍穹中高悬的七颗红得妖冶的星辰,有着在树下静静睡去的金发少女,还有着好多抓不住的虚幻梦

真心想说,这剧前17集都捂脸,23 24真心棒到我了。
servant的人物原型都非常非常非常棒,一水儿的悲情英雄苦情男人。
太是我菜了。

编剧们总是很辛苦,因为要编出一部火剧不是那么容易,不过,相对于严肃剧来说,也还算简单,神仙打架这个概念太它娘的唬人了。

一夜——Saber(剑士)

一咬牙还是五星了,感谢强迫症让我看到了新天地,感谢卡米sama。

但是能编出这么一位男主角来,我真是无语啊……

    亚瑟王的传奇,是遍历欧洲大陆的吟游诗人口中传唱的不老歌谣。石中剑的拔出见证着一位新的王者的诞生。人们跟随着他们所尊敬的王的脚步,将日耳曼人永远逐出不列颠神圣的土地,王者之剑所到之处,便是下一座荣誉的丰碑。

想当耶稣的男主角一心抱着“一切罪责俺来承担,救赎全世界吧”的梦想成为正义的伙伴,但是男主角又说道“俺不想你去打仗、受伤,俺去打,让咱俩一同送死吧~”

    可是当骑士的装束卸下,亚瑟王不过是一个面容姣好的花季少女,澄澈如精灵湖水的眸子中充满着对理想之乡的向往,却不顾原本稚嫩的双肩被过于沉重的使命与责任磨出道道血痕。

哇靠,真它奶奶的有理想。

    历史是永远不可能背负在一个未谙尘世的少女身上。所以亚瑟王和贞德一样的失败,因为背叛……

咱们的男主角执意独自在日常生活中行动,最后被Rider虐;之后擅作主张与慎二见面,结果必然地中圈套,还因此用去一个咒令。

    前世未了的心愿化作今生对圣杯的执念。“一切是我的过错,所以我要为人民重新选一个合格的王。”Saber如是说。

后来,咱们的男主角又愚蠢地密约伊利亚妹妹,最后直接导致了Archer成为烈士、Berserker被想象力消灭、伊利亚被招降入宫,还也导致了男主角给Saber“补魔”……主角真乃神人也,推动剧情发展就靠你的愚蠢行为了!

    第四次圣杯之战,那本已触手可及的梦想却在一瞬间被击得粉碎,连同Saber的眼泪融在了那看不见边际的破天之火中。

我最恶心的是,不管在什么情况下,男主角总在叫“Saber”,有深情状的“Saber”,有期待状的“Saber”,有埋怨状的“Saber”,有咆哮状的“Saber”……哇靠,相比于男主角各式各样层出不穷的“Saber”,我的语言太匮乏了……

    10年后,Saber再次踏上了通向圣杯的征程,只是这一次,旁观的我们知道,这一次的战争决不是毁灭,而是救赎,无论对Saber还是对别人。

再有就是这部系列武侠剧的剧本的技术性问题。

    每当看着她吃炸豆腐时微微上扬的嘴角,看她拿起狮子布偶,露出女生应有的表情,然后皱皱眉头说:“狮子……是这个样子吗?”甚至听着她说:“你不用把我当作女人,我只是你的工具。”时,心就不觉绞痛起来,骑士王的幸福这么近,为何却怎样也抓不到?

之前故弄玄虚地介绍一番神秘的故事,并且让剧情的发展源自于这种神秘故事中的一些根基性的元素,同时埋一点雷,到最后,编剧会告诉你以前那些被信以为真的东西都是骗人的,真相其实是如何如何如何的,然后把之前埋的雷引爆,观众於是就被爽爆了。

    圣杯不是圣物而是诅咒的根源,历史的发展又岂是人可以改变的。理想之乡……只是理想的存在吧。酡红的夕阳下,少女迎着风说出早已在心底萌芽的秘密:“士郎……我爱你。”

把神秘、传说、英雄、打斗、恋爱纠缠在一起,不表达青春、爱情、亲情,也不需要深刻、不需要内涵、甚至连主题都不需要,就可以是无坚不摧的火热剧集,当然了,偶尔需要玩一把深沉。

    亚瑟王睁开双眼,下达了她一生最后一个命令:“贝蒂威尔,拿着我的剑,听好了,穿过森林,越过那个被血涂满的山丘,在过去有个很深的湖,将这把剑沉入其中……”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闭上眼是不是可以再看见梦的延续?这一次,我会睡得久一点…………终于,木质的小船载着熟睡的亚瑟王,在微微的波涛中将她送上了精灵岛,那里有着只属于她的梦境。

没有最强、只有更强,有了Saber打打杀杀前十好几集,似乎所向披靡,所以造出来一个苏美尔英灵吉尔伽美什,我正想是不是还会有更牛逼的东西——比如卫宫切嗣复活之类的——出现的时候,全剧结束了……

    
    这一夜,属于不再寂寞的骑士王。

而每当主角要败北的时候,就会出现神奇之力力挽狂澜,至于这都是啥玩意?别着急,编剧叔叔会告诉你——这是爱的奇迹!~~~~

二夜——Archer(弓兵)

这完全就是打哪指哪,需要什么就造什么。吉尔伽美什的出现在之前全无铺垫,完全是凭空捏出来的,还一边改规则一边把吉尔伽美什弄的神了八乎的,剧情什么的,完全不知所云,这是现代影视作品通病,为了转折而转折、为了冲突而冲突。当一个强大对手被打败的时候,必定会有一个新的出现,而且还会把其背景弄得玄之又玄——为啥——因为只有异常牛逼角色才能在剧情半途中蹦出来而不被吐槽。

    彼时的他初被召唤,桀骜的靠在沙发上,笑容轻狂,那是一个弓箭手与生俱来的傲气,他的一举一动如繁盛的夏花绚烂,但我们都懂得,夏花盛极终会短期。

众人以惊诧的表情迎接一位神秘的新角色,如果编剧没想好怎么让这个新角色的来历变得可信,那么就拿出编剧宝具——挖坑~~~首先要把这个角色的出场频次降低,出场时也不能给正脸,台词更不能多,最好就是冷笑,然后切到主角那里,主角一干人等慢慢牛逼地发觉过去的阴暗以及现在的阴谋……

    后来我们知道,Archer是未来的士郎,知道结局的士郎。其实他比士郎要悲哀许多,士郎可以爱却留不住她,而Archer却已不敢去爱。

或者就是连编剧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玩意,拍出来观众肯定更晕,不过,要得就是这晕,不然如何能有收视率?!在这方面登峰造极的就是《迷失》,以至于最后编剧填不上坑了……

    彼时的他有着出了名的毒舌,经常在素雅的樱花飞舞中皱着眉头说着不合景致的话,随时挖苦士郎两句,和凛斗斗嘴,一段段时光从浑浊的泥沙中泛起,混杂了零星的花蕊,又慢慢掩进水色中。可是为何总感觉这夜幕降临前的幸福如此虚无?

且说ZERO,虽说动作设计、原声配乐均属上乘,人物偶尔崩坏画面也还是属于上品,但整个剧集给我的作用是:使我坚信Fate系列就是个神仙打架的腺体剧。命运这个话题显然对这个剧集来说太难了,ZERO第十一集简直就是扯淡,巨大的扯淡!(它娘的吉尔伽美什怎麼還有飛機太空船...........)

    彼时的他面对12条命的海格力斯却依旧笃定。凛给他的任务是尽量拖延时间,而他的嘴角却又挂起了那骄傲的轻蔑的笑。“如果在走之前不小心把他弄死了不算违背命令吧。”随后转身,切断一切退路,单人作战才是弓兵的领域。不是不知道结局,只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全剧很简单,一个扯淡的规则,一群打架的神仙,还有一个企图拯救世界的男主角。这就是全部,没什么奥秘,除了一些故弄玄虚。

I'm the bone of my sword
此身乃吾剑之骨

流行文学终究只是流行文学,对人性的黑暗面也只是直铺平叙,而不是通过故事和人物发展来实现的,就像好莱坞大片,要的是神秘和暴力所带来的刺激,难有可供回味的内蕴。我的意思是 ,並非要所有作品都有內涵,而是想寫內涵就寫得出色點ㄦ,要麼就別玩深沉。

Steel is my body, fire is my blood
身如钢铁,血似火焰

类似设定下的是《便•当》,如果单论动作和画面的话《便•当》显然不是《FATE》系列的对手,但是《便•当》的可贵之处在於朴实、而且对剧中世界的设定相当真实和完整,这种实在感是《FATE》系列并不能通过构建完备的魔法世界体系来达到的,因为这个魔法世界缺乏任何的社会学支持。《便•当》没有故作高深、故弄玄虚的大道理,一切尽在欢乐的节目中,热血就是热血,殴斗就是殴斗,除了传达了武士道精神,没有别的神神秘祕。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创造千百武器已成过往

比起蛮力和蛮力升级版的魔法,我更喜欢政治性、思想上的对抗,更关心故事的发展和人物的发展,那种内敛的、暗流涌动的、极富张力的力量感,而不是把城市抹平的烟花表演。

Unknown to death nor known to life
不祥死亡亦不祥生命

Have with stood pain to create weapons
独自伫立于剑丘之上

Yet, those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因而一生已再无意义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