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内容全为网上摘抄自己珍藏,寒蝉鸣泣之时

作者:www.3410.com

(寒蝉鸣泣之时)OP完全版

(自M回顾用:「不行的,圭一你什么都做不到。大家也是一样,什么都做不到。朋友只是一起度过愉快的无谓时光的朋友。真正痛苦的时候,是不会帮你的。以前开始就是这样,搬去的地方也是这样,所以我决定不再向朋友表白了。」在往日一人游幸福时间的废弃垃圾场迎着夕阳的少女礼奈如是说。稀松泛滥到多次过水洗磨成白色的寻常人家台词…「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就不要拆穿了,好吗?礼奈。」绿字君真是混蛋的!)

寒蝉鸣泣之时入门与动画完整剧情考 哑男/文 转载请注

  歌:島みや えい子
  作詞:島みや えい子
  作曲:中澤伴行
  編曲:中澤伴行、高瀬一矢
  収录元 アニメ 「ひぐらしのなく顷に」

以某一天作为分界点描述事件转折、人物航行的轨道锐角钝角什么的,还是真轻松又残酷的说辞啊。把责任都推给运,运那家伙很悲伤哦。就着目前进程感受了一把歇斯底里的苦痛与折磨以及灰老鼠们(大家)(我们)的宿命式循环悲剧。几度同为苦难多灾灰鼠几度未能如愿坦诚相对,有人说这关于是谎言与信任的故事,在下觉得是荡气回肠的勇气物语。(→「解」欣赏毕,果然,是英姿飒爽将旗鼓鼓的荡气回肠勇气物语!血已热满勇士们!)(虽然中途傲慢无礼地几度审美疲劳)(呐任何旅途都有这样碍事的家伙趁机作乱)(因为有过类似体感经验就会狡猾地从记忆中提取近似途佯装熟稔的亲切邻人)(那是阴谋哟小心哟)(因为啊思想这腹黑家伙总会来参一脚妨碍乐趣)(聚精会神也变成奢侈的东西)(神会怜悯如此愚昧的吾辈施舍每一次都在存档情况下却依旧朝气蓬勃的新鲜纤感吗)(妄想?)(没关系且入肠这甘辛味)(嗯抱歉说了奇怪的话)

在我心目中至今没有一部ACG作品可以超越寒蝉的水平。很久以前写过本作完整内容梗概和推理解析,不管玩没玩过原作,阅读后都可了解全剧情,当时没有发在豆瓣,补放上来,不想被剧透的慎入,这不是剧透的问题。看动漫我从来不参考豆瓣,因为这里不是行家聚集地,今天偶然发现寒蝉才8.6分,可以理解,打低分的人是看不懂,毕竟大部分人都平庸且不够聪明,如果那么容易看懂,也不叫神作了。对于认真欣赏作品的人,我的解析如能帮助别人理解,我很高兴。至于想找茬的别来,不接受任何挑衅,掐架评论秒删。

  これ以上もう なにひとつ
  失うもの无いくらいきれいに
  思い出はもう ため息をつくたび
  ひとつひとつ消しましょう

屋顶、天台,比邻地狱,又与天空接近,药到病除诊疗所呢。倏然不合时宜地想到羽海野老师三月狮里台词——谨记诞生之苦。(→「解」观赏达成,更是浓度直升地感受到。)(「解」中矛盾升级、剧情丰富加载、同伴羁绊天元突破等等这些点凝集而成的其之二「解」不是给力,是有力,十分有力且迷人,而第一部的这部反过来体味,家家酒中的家家酒又何尝不是一种讨人喜欢的可爱特质呢——用礼奈笑34小姐家家酒一说借题发挥下。)("好我陪你玩玩,永远都不会结束的这个六月,玩到你高兴为止~"冷哼出鼻的是对嘲弄大家的命运的情热女王鞭。不可逆?老娘就让你好好见识什么叫众志成城,混蛋神老爹。)

看完本文就等于看完整个故事了,而且所有悬疑处都分析了出来,跟着剧情一步步分析总结,即使你从没看过动画,也比较容易看明白,还附有关键词辞典全收录,很乐意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这故事太复杂了,因为是完整的剧情,有点长,分段发,喝杯茶慢慢看呵呵~因为原文件没有word版,导致发出来没有分段,密密麻麻的,实在太长了我懒得重新细分段了,能看下去都是真爱……

  この寂しさを纷らす优しい人は
  いくらでもいる でもダメなんだ

(「解」17话梨花关于药的意见发表还蛮囧的...被制作还是作者玩坏了?)
(抱歉又是「解」...那个啊,雏见泽变态TOP3的未来一定是收破烂的老太婆的妹子现在还能购入限定预约券吗?「欲しい欲しいよ」;)
(最后一集简直将34小姐掀翻天了。正如小正木所言“你也真是悲哀,小丑即使在退场时刻也在跳着舞”,情商硬伤属于先天营养不良不予评价,而之前虐人千百遍恨得人牙痒痒的女王34小姐残败之喘怕死号泣一下子瑟缩成比丧家犬还以下的窝囊鼠辈,原先游刃有余的高人般强灵压气势全无不说,喂喂34桑你.的.步.步.高.智.商.怎.么.就.一.下.就.给.抽.走.了.啊.真.残.忍.谁.把.浴.缸.的.塞.子.拔.了.啊)

所谓剧透大部分都没有写出完整剧情,看的人仍然费解。事实上,单单看完支离破碎且避重就轻摸不着头脑的动画就想彻底搞清楚这部背景承载量超级庞大、细节超级精巧、通篇环套环扣绕扣像孔明锁似的故事,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打算以最简易概述背后设定和最详细归纳主要情节相结合的方式,来介绍一下ひぐらしのなく顷に(中译名寒蝉鸣泣之时)。 我现在就是要整理一条明晰的思路,以供没有接触过游戏的观众,也能轻易地一线到底地摸清剧情。

  Please leave me alone
  あなたはもういない all alone
  欲しいものは全部あげるって言ってたくせに
  あなただけが 指からこぼれてた

反正已经变成奇怪的东西了,再自留一条日常备忘:梨花与羽入坐拥映照连绵软山的无限好夕阳谈话时,我,啊,脑前叶的笨蛋寄生虫成功攻下一局呢,芒果色的美味夕阳啊!结果即刻出门去我家(→_→"全家就是你家")觅芒果雪糕,可惜厚脸皮地在雪柜里撩了十来分钟(→真够厚脸皮)未果...作战失败?不不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买了草莓、香草、朗姆口味报复哟!喝!(TAT就结果来说还是失败啊...)

附录: ひぐらしの鳴く頃に(寒蝉鸣泣之时)关键词列表 部活。社团活动的简称。 水坝建设事件(大坝战争)。五年前政府预备将雛見泽淹没兴建水坝工程而引起纠纷的事件。 垃圾山。当年大坝建设现场的垃圾山,礼奈寻宝游戏和垃圾山杀人事件的场所。 垃圾山寻宝游戏。礼奈最喜欢的游戏,真相其实是偷偷将充满回忆的自家的旧物收集起来放在废车厢中,跟它们做伴。 绵流祭。现在被认为是对已经不能再使用的棉被衣絮之类心怀感激地说声辛苦了,供奉起来让其随水流入沼泽的村中传统祭祀活动。其实曾经是指挖出活人肠子吃掉的“肠流”仪式。 御社神。雛見泽信仰的远古鬼神,真名为羽入。事实上是神奇的异生物一族,古时来到来到雛見泽定居,想要与人类友好相处,却因为人类的排外心理遭到为难,终于发生流血事件。羽入和古手神社的神主进行交涉,而且和神主的后继者有了孩子。神主要求他们遵守几个严厉的条例,平定互相猜疑的人心,羽入接受了这些要求,她甘愿成为人们心目中古文书所记载的“混沌的鬼神”,倒在了自己的女儿剑下(根据古手家的古文书记载),而村民们将背负起双方的罪孽和责任,如此换来了和平共处,将羽入奉为御社神。当然,羽入并没有这样死去。当她再次复苏的时候,雛見泽已经恢复成了平常的样子,而她也在漫长的岁月中默默注视着子孙们的成长。村中的确曾为祭祀她而残杀活人作祭品,“肠流”的仪式也确实存在了几百年,但她本人心地善良人畜无害,她附身在梨花身上,在梨花死时让时光倒流重新改写惨剧,这就是寒蝉各篇不断轮回的原因。而她和梨花则仍然保持有之前的记忆,这就是梨花从小就能作出不可思议的预言的真相。不过随着故事的进展,可以轮回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从暇溃編时赤坂所见到的回溯数年,缩短到了绵流祭之前的不到一月,最后缩短到几天。这是因为梨花的精神年龄已经太长,就快寿终正寝了。 御社神作祟。从五年前水坝分尸杀人事件开始,在每年绵流祭都会发生的连续怪死事件,被认为是招惹了村中的神灵御社神得到的惩罚。 鬼隐。每年绵流祭都会发生的连续怪死事件,死一人,失踪一人,失踪的人被认为是“鬼隐”。 兴宫人偶事件。在兴宫的游乐场所,圭一将人偶送给诗音而不给魅音的细节事件,触发了后来的一系列情节。 大坝监督分尸杀人事件。第一年绵流,大坝工作人员被分尸的事件,也是最初的“御社神作祟”。 北条夫妇白川公园事件。第二年的作祟,北条夫妇在白川公园失足落崖,真凶是发病的沙都子。 古手神社神主夫妇离奇死亡事件。第三年的作祟,古手神社神主(也就是梨花的父亲)死于心脏病,妻子(梨花母亲)投沼自尽未发现遗体。 北条玉枝杀害事件。第四年的作祟,北条悟史杀婶,被入江机关栽赃给死亡的麻药患者。 御三家。在雛見泽有着最高影响力的三大家族,公由家、古手家、圆崎家,以圆崎家为首。 鬼渊村。雛見泽旧称。被认为是鬼居住的村子,村人流传着鬼的血统。 富竹抓喉事件。第五年绵流祭摄影师富竹ジロウ用自己的指甲抓破颈动脉而死,警方怀疑是药物所致,但却没有鉴定出类似成分,于是死因成迷。Y原则之恒定不变情节。 鹰野焚尸事件。第五年绵流祭同时发现护士鹰野三四在外地被焚的尸体。Y原则之恒定不变情节。 北条悟史杀婶事件。第四年作祟的谜底,北条悟史为了妹妹扑杀叔母。 梨花开膛事件。Z原则之恒定不变情节。梨花被开膛而死,随后雛見泽大灾难爆发。 雛見泽大灾难。根据新闻报道,某日深夜雛見泽的某处喷发出剧毒的火山性气体,全村人员基本无幸免,详情未明。各部分剧情均以绵流祭御社神作祟开始,以梨花开膛和雛見泽大灾难结束。事实上是因为女王感染者梨花死亡,导致全员LV5发作的惨剧,政府为了湮灭真相而毁灭雛見泽。Z原则之恒定不变情节。 鬼之渊死守同盟。雛見泽水坝反对组织。 垃圾山杀人事件。龙宫礼奈在罪灭編造成的,为父亲而杀死丽子与铁平分尸的事件。 三十四号文书。鹰野三四多年研究御社神、“鬼之血”——雛見泽症候群背后真相的笔记。 雛見泽症候群。雛見泽鬼渊中的某种难以检测的病原体引起的病症,雛見泽村民全员患有并具有血液遗传性。正常状态下,该病原体处于潜伏状态对人体无任何影响。发病症状依据严重程度划分为三级——LV3至LV5。LV值越高,则越容易出现以下症状——呕吐不适、心神不宁、幻觉、暴躁易怒、破坏冲动、全身浅表淋巴结奇痒无比。这就是“鬼之血”的真相。该病原体以人为宿主,宿主之中分为普通感染者和女王感染者,女王即是继承“鬼之血”最浓的古手家历代巫女——如今是梨花。在女王身上散发出类似性激素的物质,维持着她身边感染者的正常潜伏状态,而离开雏见泽外出居住之人就会开始发病,有着强烈的回乡愿望。发病的诱因一般有两个:1,远离原有生态环境(实质上是远离女王)2,外因造成不稳定的精神状态(与发病的症状构成恶性循环愈演愈烈) 归巢性。雛見泽症候群感染者具有的特性。一旦离开雏见泽外出居住就开始发病,感觉御社神在监视自己,有着强烈的回乡愿望。 LV5,雛見泽症候群发病最终状态,全身浅表淋巴结奇痒无比,会抓破自己喉咙而死。 女王感染者。继承“鬼之血”最浓的古手家历代巫女(也就是外星人的直系后代)——如今是梨花。女王感染者死亡,会导致全员LV5发作而死。 终末作战。第五年绵流夜,富竹被H173毒杀,东京方面的威胁去除,鹰野假死制造不在场证据,之后杀害女王感染者梨花发动灭村计划。如何对抗终末作战是终篇的主要内容。

  抱きしめられて 落ちてゆく
  切なさにしがみついていた
  生暖かい その胸の
  热が冷めることが怖くて

(雏见泽变态TOP3未来收破烂的老太婆——礼奈,不,重生后名唤蕾娜的雏见泽分校放课后的ごっこ社团「可爱MODE」少女哟,お持ち帰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么同志们,千年悲欢离合至此告一段落,昭和58年的7月1日终于来到。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去吧,携手动身前往新世界去吧。

昭和58年6月初,日本鹿骨市附近的名为雛見泽的偏僻小村庄(兴宫县警察署辖区),沐浴在一片蝉儿的鸣叫声中,村中每年6月末要举行一次古老的祭典——绵流祭,男主角前原圭一就在这祭典前一个月搬回老家雛見泽居住,与几个可爱的LOLI——龙宫礼奈、圆崎魅音、古手梨花、北条沙都子同班上学,每天过着平凡而快乐的生活……平凡快乐背后暗藏的巨大阴谋和恐怖,故事从此展开。 剧情分别发生在不同的平行世界,背景基础相同而具体情节不同,看似矛盾不合理,却能够整体组成一个逻辑性极为繁杂的故事。

  脱ぎ舍てられたあなたのシャツと
  私のシャツが重なることは もう无いね

要说这个故事,不能不简单提一下著名的三原则。也就是每个发生在平行世界的小节故事,所遵守着的三条恒定规律。

  Please leave me alone
  あなたはもういない all alone
  君を笑わせるのが好きと言ってたくせに
  こんなに私のこと泣かせてる

X原则。即梨花朋友圈内必定有一人雛見泽症候群LV5发病暴走灭杀其他人员。

  始まりはもう
  もどかしいほど时间をかけて来たのに
  あっけない幕引き

Y原则。即必定以绵流祭富竹抓喉死亡事件(御社神作祟)、鹰野失踪(鬼隐)——焚尸事件开始。

  Please leave me alone
  あなたはもういない all alone
  欲しいものは全部あげるって言ってたくせに
  あなただけが 指からこぼれてた

Z原则。即必定以梨花开膛事件和雛見泽大灾难结束。

  Please leave me alone
  あなたはもういない all alone
  君を笑わせるのが好きと言ってたくせに
  こんなに私のこと泣かせてる

无论每个故事有多么不同,这三点是不变的(除了后面的解篇打破三原则)。 不但有每一篇独立的悬疑(即X原则下的悬疑),同时也存在主线共同的悬疑,每篇留下的悬念,将在之后的篇章慢慢解开,每篇相较前篇也会揭露更多的整体性情节,逐渐递近真相,最终迎接打破三原则的末结局到来。

  回首望去 就在身后
  黑暗之中 张开利爪
  是谁将雨滴化作血珠顺颊而落
  若是已经无家可归的话……
  那指尖停止在与我的指尖相触之时
  那每一只手指都紧紧与我相连
  秋蝉落鸣沸泣向那禁闭的森林
  退步而返的话已经无法做到了
  一个又一个 被带走而消失(苍蓝的火焰)
  那片黑暗就在它的对面(朝阳不再升起)
  明镜之中伸来无数蠕动着的双手
  来吧 邀请谁来做客吧
  鬼怪呀这边来 往拍手声这边来
  不管你怎样逃脱一定会抓住你
  秋蝉落鸣沸泣来自那走兽满街的小路
  一直都能听见的声音就此消失
  那指尖停止在与我的指尖相触之时
  那每一只手指都紧紧与我相连
  秋蝉落鸣沸泣向那禁闭的森林
  退步而返的话已经无法做到了
  鬼怪呀这边来 往拍手声这边来
  不管你怎样逃脱一定会抓住你
  秋蝉落鸣沸泣来自那走兽满街的小路
  一直都能听见的声音就此消失

鬼隐編。 昭和58年,6月,圭一扑杀礼奈和魅音的画面。故事正式开始,倒叙,一个月前搬到偏僻小村雛見泽的圭一,跟同班同学——语气可爱喜欢脸红的礼奈、大大咧咧的班长魅音、乖巧的梨花还有沙都子成为了好友,在部活(社团活动的简称)里和大家抽鬼牌的游戏。一天野餐后回家的路上,礼奈把圭一带往垃圾山,去玩她钟爱的垃圾山寻宝游戏。在那里百无聊赖的圭一巧遇自称自由摄影师的富竹,并随口戏言说礼奈也许是想确认被她分尸的尸体吧(好准的预言……),想不到富竹却以为他在谈论“那件案子”,而说出令圭一震惊的话,什么还有一只手臂没被找到的惨案。圭一问礼奈这里曾发生过什么事情,礼奈说似乎兴建过水坝,详情她也不清楚,圭一再追问工程中有没发生事故什么的,礼奈就冷漠地回答不知道,她说她去年为止都住在外地,所以对之前的事情并不知道。礼奈在垃圾中找到建太君人偶(就是肯德基的老爷爷= =),可爱模式发动想要搬回家,圭一答应次日帮助她挖掘。次日在一贯的惩罚游戏中输了的圭一,被用油性笔满脸涂鸦(游戏的规则为第一名可以命令最后一名做一件事情,此类活动和规则会在接下来的各篇中起到推动情节作用)。圭一向魅音问起水坝建设现场发生的事件,魅音说当时突然决定要建水坝,公务员单方面来遣散村民,于是全村一起反抗,村长和村中要人向上方陈情,也去了东京和各个政治家疏通关系,水坝事件以雛見泽保护党的完胜结束,计划撤消了,圭一仍然在意地问道有没有发生过暴力事件,魅音以非常奇怪的坚决态度表示没有。在垃圾堆的旧杂志中圭一却意外看到相关报道——雛見泽私刑分尸杀人案,犯人使用柴刀和洋镐乱打残杀被害者,并用斧子将尸体分成六份,犯人之一仍然在逃。果然发生过这样的事件,而礼奈和魅音怪异的态度究竟是…… “那时,吵的人心烦的秋蝉,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是想将接下来所会发生的一切事情告诉给我吧……接下来所会发生的……一切事情……” 正在犹疑的圭一听到声响转头一看,礼奈手握着闪亮的柴刀站在背后,吓了一大跳,原来礼奈是想用柴刀来挖被深埋的人偶,圭一说天色已晚明天再挖。 次日大伙谈论起即将举行的绵流祭,梨花是执行委员。所谓绵流祭,就是对已经不能再使用的棉被衣絮之类心怀感激地说声辛苦了,供奉起来让其随水流入沼泽的村中传统祭祀活动。大伙要借祭典的机会进行“五凶爆斗”的游戏(在祭典的小摊上决胜负),在放学的路上又遇到富竹,他每年来雛見泽两三次拍摄季节风景和野鸟的生态。绵流当晚,梨花作为古手神社出身的巫女主持仪式,跳起奉纳演舞,传说棉花会把沾在人身上的歹物吸走,让这些棉花流入沼泽就完成了祭祀,有净化的含义在内。 与众人走散的圭一再次遇到富竹和护士鹰野,问起水坝工程分尸杀人之事,从两人口中得知那正是4年前的今天,绵流之夜所发生,老一辈人都相信那是所谓“御社神的作祟”,这个御社神就是当地的守护神。并且从那以后,每年的绵流祭那天都有人会死亡。比如分尸事件次年,村里支持建设大坝的居民夫妇在旅游地失足跌入瀑布而死。再下一年,神社的神主因不明原因怪病死亡,他妻子也随后跳沼泽自杀。再接下来一年,一名妇女的尸体被发现,她是大坝支持派的亲戚。然后第五年的绵流,就是今年了。这样的背景氛围让圭一不禁深为紧张。 次日,圭一被警察大石叫出学校,询问他关于富竹和鹰野的事,并告知富竹死于绵流之夜,圭一震惊。富竹是用自己的指甲抓破颈动脉而死,警方怀疑是药物所致,但却没有鉴定出类似成分,于是死因成迷,只有身体外伤显示其曾遭受攻击。大石说这样下去村民们肯定把富竹的死谣传成御社神的作祟,他需要不相信这套邪说的人帮助来侦破此案,他拜托圭一想起任何疑点就通知他,并对大家保密这次谈话,尤其是对圆崎家的魅音,他强调村民中谁有嫌疑还未确定,所以不能泄漏给任何人。精神紧张一夜未眠的圭一次日在教室打瞌睡,朦胧中听到旁边魅音和礼奈隐约的对话声,说什么“不晓得她被作祟还是鬼隐……”、“应该还有一个吧……”、“御社神的……”、“下一个,会是礼奈吗……”、“礼奈最后回来了呀……”“可是,悟史就不行了……”、“这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要再谈了……”,圭一不解其意。后来在游戏卡片中圭一发现“悟史”的名字,问起礼奈是否转校的学生,礼奈态度很奇怪地装不认识,圭一心中更加怀疑。他试探地问礼奈,大家该不会有欺骗和隐瞒他的事情吧,礼奈故作轻松地表示没有,激怒了圭一,指责她是说谎,一定有事瞒着他,礼奈换了一幅诡异的神情盯着他说,难道你没有事瞒着我们吗,没有吗,圭一被说中心事,眼光回避着。礼奈开始追问昨天他和大石谈话的事,圭一说那跟大家没有关系,礼奈突然暴怒起来说他骗人,在告诉他,就像他有隐瞒一样,她们自然也有她们的隐瞒之后,礼奈恢复了正常神态。圭一已经被她反复无常的举止惊吓得直流冷汗。他在电话中问大石什么是“鬼隐”,大石说那是这里人独特的表达方式,大概和一般人所说的“神隐”相似,这个雛見泽村过去被称为“鬼居住的村庄”而被世人畏惧,有着鬼在村庄里抓人吃的传说,大石认为分尸杀人事件的在逃犯人,并不是在逃,是所谓被“鬼隐”——行踪不明了。而第二年确定死亡的其实只有那个男人,妻子也是行踪不明。第三年也是如此,找到的只是妻子的服装,所以认为是自杀,但其实并没有尸体。每逢御社神作祟,一人死亡,接着就会有一人消失,这就是鬼隐。第四年的所谓作祟,当时被逮捕的凶手是个吸毒者,在拘留所里暴死,真相不明,被害者家的孩子也失踪了,孩子的名字正是北条悟史,到去年为止都在圭一现在的学校上课。正说到这里圭一的父亲叫门,圭一连忙挂了电话,却看见父亲端着待客的茶,父亲说礼奈刚才来了,他让她自己到房间找圭一的,怎么却不在呢。圭一明白礼奈在门外偷听了他与大石的对话之后就走了,惊恐万分,第二天托病逃学了。大石请圭一吃午饭,对他说明了悟史失踪之时警方的怀疑。警方调查过当时悟史的朋友群,也就是现在圭一的朋友群。第一年分尸案的被害者——大坝建设工作人员,在被害前曾与圆崎魅音发生纠纷。第二年支持派夫妻的死,其实他们的女儿也在现场,那就是北条沙都子。第三年死亡的神主夫妇的女儿正是古手梨花。第四年死去的主妇是收养北条沙都子的叔母,失踪的北条悟史则是沙都子的哥哥。换句话说,这宗连续怪死事件,都与圭一的朋友有关。圭一心虚地大声表示那一定是偶然,其实自己内心也在动摇。大石说到前年才搬来的礼奈,原本没有嫌疑,但根据调查,她也是本地出身,小学时外迁,后来因为暴力倾向伤人事件受了学校的处分之后搬回老家的,同时她接受精神治疗的档案里面存在诡异的内容,她说御社神在看着自己。至于现在富竹的死则可能和全员都有关联,大石提醒圭一他可能处在危险之中。 晚上,魅音和礼奈带着手制牡丹饼来探望圭一,一阵轻松的气氛过去后,两人却突然神情可怕地逼问他中午和谁一起吃饭,并警告他,无论他怎么隐瞒,她们都知道一切。圭一吓的不能动弹,回屋后慌张不安地吃着饼,发现饼里居然有针,终于承受不住开始发狂。他觉得虽然不知道她们为什么想要谋害他,但是自己可不能这么简单就被抹杀。于是他写下自白书:我,前原圭一,某些人想要我的命,原因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一切与御社神作祟有关…… 他把写好的自白藏入时钟框内,准备万一遇到不测,自白可以为警方提供证据。 第二天上学的路上,有一辆车子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撞向圭一,草木皆兵的圭一在学校柜子找到一只球棒防身,假说是打算练习挥棒,没想到沙都子一听这话就黯然离去。圭一整天疯狂地挥舞球棒,也不参加部活,还充满防备地对待跟在身后的礼奈。礼奈委屈地问道,为什么连球棒也一样呢。圭一才发现那球棒写着悟史的名字。礼奈说他为什么和那时的悟史那么相似,有一天突然一个人上学,不跟大家一起走,从不运动的人突然练习挥棒,就跟圭一一模一样,然后有一天突然……圭一忙问有一天突然怎么了,礼奈又变成诡异的表情说着,我说过吧,他转学了……圭一你不会吧?不会,“转学”吧?……圭一被她的潜台词吓的跌倒在地。 在与大石的通话中,圭一提到有人想谋害他、饼里有针的事情,大石提醒他保留证据,他才发现自己当时过于激动,随手丢弃了,而撞他的车的车牌也忘记记下。他又提到礼奈似乎知道悟史鬼隐的内情,说自己跟悟史如何相像,似乎在告诉自己,这样下去自己将步上悟史的后尘。这时候,门外传来了门铃声…… 惶恐的圭一拔开门栓只留下门链,将门打开一条缝,礼奈拿着饭盒说是给他送饭来,圭一借口母亲已经做了饭想回绝,不想礼奈却说为什么要说谎,他母亲明明不在,而且连他买的是哪个牌子哪个味道的方便面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并用甜美得可怕的口气说着要好好吃饭,不断摇晃着门链要他把门打开(小羊乖乖~把门儿开开~……= =)圭一更加害怕地要她回去,最终忍不住发狂地叫着把门使劲关上,不顾礼奈的手还夹在中间(小羊终于开始披上狼皮料= =),只听见礼奈凄惨地求饶。圭一关门后直奔回房继续与大石通话,询问难道礼奈她们真的是犯人? 第二天,看到圭一又在挥棒,魅音请求他停止不要再继续了,圭一干脆直说了他已经知道传闻,关于悟史的失踪,挥棒,御社神作祟的前兆。魅音说如果是恶作剧请不要再模仿悟史了,大家都担心他有事。圭一却因为一直被隐瞒排除在外而不再相信她说的话。 “朋友之间不是应该没有隐瞒吗?你根本就不算朋友。”他甚至向魅音宣战,想像除掉悟史一样除掉他没那么容易。魅音恼羞成怒冲口说出把这些全部告诉圭一的是“那个人”吧,本以为他今年退休就可以放他一马,那个臭老头,杀了他就好了,之类的话。圭一心里更加混乱了。这时似乎精神失常的礼奈又拿着柴刀出现,圭一直接问他是谁鬼隐了悟史,是她还是魅音还是其他人,究竟谁是连续怪死事件的犯人。礼奈却说他弄错了,犯人并不是人类,一切都是御社神大人的意志决定的。圭一说那是迷信,礼奈却坚持御社神是存在的,御社神来到她身边她才回到雛見泽,圭一将她推开跑掉,在半路遭一群不明身份的人袭击昏倒(在解篇中可以证明,袭击他的车子和这群人应该是属于山犬部队,是为了控制发病者,这是后话)。 醒来后,圭一发现自己被礼奈救回家,而魅音也闻讯赶来,两人说笑着,说“监督”很快就会来。圭一捕风捉影,问着“监督”是谁却得不到回答,看两人笑得神秘而默契,心中更加重了恐惧。两人又说要玩惩罚游戏,因为圭一没有回答牡丹饼的谜题,魅音怪笑着摸出一支注射器,圭一联想起富竹的死因——导致精神错乱抓破自己动脉的药物。圭一惨叫着不要,昔日相处的美好回忆都在脑中破碎了。他狂乱地用球棒将两人扑杀。 觉察到有人包围屋子的圭一拿出自白书又继续写下去,礼奈和魅音是犯人,另外还有四五名大人,一辆白色的货车,富竹的死是因为村里特有的药物,这个注射器就是证据……并把注射器放在一起,安排好这一切之后逃跑。 大石接到圭一在电话亭打来的电话,声音断续痛苦,说着大概已经来不及了,大石急忙派人赶去,并追问犯人是谁。圭一用最后的力气说,虽然一开始认为犯人是人类,但果然还是有御社神存在啊……现在……一直跟着我,无论怎么跑,也像影子一样跟着我,一点一点一点地……渗透到我体内…… 昭和58年,6月,鹿骨市雛見泽村,发生女学生被杀事件,嫌疑犯前原圭一,在自己家里用金属球棒将两名女同学龙宫礼奈和圆崎魅音殴打致死。嫌疑犯逃离现场之后,被发现倒在电话亭中,24小时后死于医院,鉴识结果,死因是用自己的指甲掐穿了喉咙所致失血性休克,被怀疑可能使用过药物。随后,在嫌疑犯家中发现藏在时钟背后的自白笔记,当中几行不知道被谁撕掉了,从发现处的透明胶看来可能贴过笔记以外的其它东西,但却没有找到任何东西。以下是剩余的笔记内容: 我,前原圭一,某些人想要我的命,原因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一切与御社神作祟有关。礼奈和魅音是犯人,另外还有四五名大人,一辆白色的货车,以下撕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如果你读了这个的话,那时候,我应该已经死了吧,读了这个的你,无论如何请找出真相,这是我唯一的愿望,前原圭一。鬼隐編终。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