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喜爱这部作品的来参加活动,你们把这种血腥

作者:www.3410.com

(先弱弱感叹一下:怎么现在写文章都变成豆瓣体了……)

小新的爸爸没了,那么多人纪念,葫芦娃的爸爸得抑郁症了,有谁关心
大家也给爷爷寄信或者明信片吧,给他也给我们自己一点温暖

借用村上先生的一句话,只是想献给那些已经逝去的英雄和那些已经涅没的历史。冷酷的仙境、世界的尽头,这两对词组所散发出的微妙情感,竟与《葫芦兄弟》的世界奇妙地共鸣,我想没有其他更加合适的形容,能如此准确地描绘出这部动画的真实意味。

中国的八、九十年代是一个神奇的时期,不仅出了像小王、小柴这样的“精英”,出了像所谓“民主女神”这样很傻B的女性艺术品,还出了一些在今天的人看来只能用"cult”、"my Jesus bloody Christ"、"so fucking funny"来形容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在那个时候居然是给正太萝莉们看的。每次想到我的童年也曾经沉浸在这样的作品中,废寝忘食,就背上一阵阵发凉。
 
很多亲日亲美的人根本想象不到中国动画以前是多么牛鼻的一个情况,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原来就是小资们心中的一座圣殿啊。60年代是什么年代,美国人连神勇太空鼠都没得看,日本人只拿得出个手冢治虫,他们就已经搞出水墨动画那么牛鼻的东西。祖国大陆很多人连饭都没的吃,也没阻挡住那些大师搞出牛鼻整个世界的东西,这才是真正的牛鼻,日本人不能比的。再说了,如果中国当年不出万籁鸣的话,还有我们的漫画之神手冢大师么?只会有一个二流医学家手冢治。
 
现在的中国动画和上美已经完全堕落到想钱想疯了的地步!宝莲灯抄老美的动画风格,投资几亿的莫比乌斯环成了造价最昂贵的垃圾,结果票房还是一塌糊涂,如今他们实在不能也不敢再搞什么原创的作品了,只好做个葫芦兄弟妇科(复刻)版来圈钱,美其名曰葫芦兄弟剧场版序章,搞得像以后还要出葫芦兄弟五岳篇、葫芦兄弟龙王篇、葫芦兄弟玉帝篇一样。著名爱国动漫写手伊谢尔伦的风总结的好:“我们有少年包青天,自然就不需要名侦探柯南。有聚星和GJM,自然就不需要CLAMP。有蓝猫淘气三千问,自然就不需要探索频道。有四大发明和万里长城,当然也不需要洋枪洋炮。太平盛世,如君所愿,煌煌中华,万夷来朝。”
 
新版的我没看,那个老版的据说也是很牛鼻的东西,起码现在标榜前卫品位的小资都不敢去批评它,来维系自己心中最后一点万夷来朝的天朝盛世想象。那么我们来看看这个号称祖国版EVA……噢不,天鹰战士,的葫芦战士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穿山甲,整剧最河蟹的角色,只是一只动物,却被刻画成解开封印妖怪的结界的罪魁祸首。最后血淋淋惨死的场面,至少伤害了一亿儿童幼小的心灵,包括我。日本反动小说家田中芳树看到这里之后,在《银河英雄传说》中创造出了杨威利之死这个情节。
 
老爷爷,被包装成正义的化身,其实是整个剧中最阴暗的人物,根本不是什么农民,种的全是违法的、号称可以生出人类的邪教果实,家里蓄的不是孤儿,全是心狠手毒的少年打手,以及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穿山甲。儿童们到了他的手里享受不到任何同龄孩子应该享有的乐趣,全变成了冷冰冰的适格者。日本反动漫画家山本英夫看到这里之后,在《杀手阿一》中创造出了阿叔这个人物。
 
葫芦七兄弟,俗称七小强,还没到法定入幼稚园年龄,就已学会好勇斗狠,睚眦必报,喝小酒,泡MM。号称世界上年龄最小的赏金猎人,没有一次除魔成功,他们去找妖精不是去消灭他们,而是一次次的体验,甚至是享受被色诱、被灌醉、被SM、被调戏的过程,孩子们看到的不是他们沐浴着四有新人的河蟹光辉,最终成为对祖国和人民有用的人才的过程,而是他们一次又一次腐化和堕落的过程。妖怪真的是邪恶的么?全剧中妖怪杀死的生物估计还没有七小强杀死的一半多。日本反动导演深作欣二看到这里之后,创作出了《大逃杀》的冷血少年群像。
 
最终BOSS:蛇蝎男女,相比起以上诸人,他们是最河蟹的角色,不说也罢。不过本剧中被架空的男猪脚的设定,却不自觉的从小在孩子们心中植入了“女人是妖怪”的心理暗示,与同时期的流行歌曲《女人是老虎》一道,传递了动画制作人歧视女性的价值观。中国落魄文人吴承恩看到这里之后,在人物设定中把白骨精、蜘蛛精、唐僧的性别全部更改为女性。
 
再说说整个剧的设定,全是那种黑暗、潮湿、BT的哥特式洞窟风格,这哪里是中国文化里美女如云的妖精洞,活脱脱一个西方中世纪的Dungeon文化。七个主人公的设定彻底摆脱了中国传统的五行,向西方的七曜看齐;用炼丹炉大练活人这种西游记都不敢描述的BT情节被放到全剧的高潮部分,人家西游记在古代还是成人向的呢。一大帮西方反动音乐家看到这里之后,创作出了Darkwave、Death Metal、Scandinavian Metal、Grindcore等等很阴暗的东西。
 
最后表达一下中心思想:啊,河蟹社会,你是多么伟大啊。现在我们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毒草了。连《虹猫蓝兔七侠传》那样出一点点血的都很识相的退出了荧屏。现在的孩子是多么幸福啊。你们要好好学习八荣八耻,好好保护我们来之不易的河蟹局面,将来做广电总局烈士们的接班人。

线上活动地址:
http://www.douban.com/online/10300303/

  《葫芦兄弟》在貌似简单幼稚的故事后面,其实隐喻着一个关于信念的故事、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一个关于牺牲的故事。比起锋利的刀刃,它更象是吟游诗人的纤细手指,只需不期然的几下撩拨琴弦,便触摸到了人类内心最深处,总能令我们在夜里惶然惊醒,然后伧然泪下。

  一、开端、先知者老翁与穿山甲

  一切的一切,都是从“第一次冲击”开始,以此为原点,整个世界开始急遽变化起来

  “第一次冲击”的地点位于葫芦山,而老翁做为目击者,看到了葫芦山崩裂成为两半,巨大的妖雾腾空而出,蝎子精与蛇精所到之处鲜花和绿树被蹂躏,小鹿跟飞鸟被冻结,本来祥和安宁的世界不再美好。

  这场大灾变的起因是因为穿山甲误挖穿了镇压妖怪的葫芦山,结果刹那间飞砂走石,邪恶原力挣脱了束缚,开始肆虐四方。这仿佛是伊甸园故事的重演,《圣经》里记载人类的始祖亚当与夏娃违背神的律法,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偷食了智慧果实,于是被盛怒的上帝赶出了伊甸园;同样在这里,穿山甲钻破了神的封印,于是被释放而出的邪恶力量毁灭了原本完美的世界。两个大同小异的故事彰显着同一个寓意:人类因为贪欲而导致的罪恶令他们最终失去了乐土。

  就在这一大灾变发生的同时,身为目击者的老翁被光芒引导着走进入了葫芦山的废墟中,凭借着手中的绿色仙草取得了“能够消灭妖精”的七粒种子。仙草是绿色的,是和平的颜色,是安宁的颜色,在整个外部世界都被妖怪的黑风所侵染时,唯有这一株绿色的仙草还保留着旧世界的记忆,而它是能够拯救世界的钥匙,这其中象征,不言而喻。当潘多拉关上了盒子时,“痛苦”和“疾病”已经飞去了人间,只有“希望”从此留在盒底;而当妖精们肆虐之时,仙草承载着葫芦种子,却悠然飘入了老翁的手中。而老翁本人,也从一名“目击者”,转变成了培育“适格者”葫芦兄弟的“引导人。”

  就这样,在旧世界崩坏的同时,新世界的种子也悄然开始生长、发芽。与传统的剧情构造方式不同,老翁获得葫芦种子的经历是一条明线,而大灾变的起因和经过反而退到后台变成一条背景暗线,两下对比,创作者们如此安排确实用心良苦,他们力图在描绘充满悲观色调的灾难之时,仍旧能够给观众展现出一抹希望的光芒。希望先于毁灭而存在,而不是相反,这是创造者们通过这一明一暗两条线的设定所传达出的讯息。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天空之城》中的天空之树,同样代表着自然的绿叶所承载着的,正是这世界的和谐本源,也是“眼”的所在。

  如果说放跑了妖精的穿山甲是代表着人类的“原罪”的话,那么取得了葫芦种子的老翁就意味着神的“救赎”;山神说过:“老人家,只要那七粒种子能够顺利成长,那么妖精就可以被消灭,一切全靠你了”,明白无误地说出老翁的责任所在:他并非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他只是一名引导者,一名先知,一名为了世界的救赎而舍弃自己生命的基督。正因为如此,在整个人间濒于崩坏的大环境之下,穿山甲与老翁二人先后的死亡是极具象征意义的罪与救赎的必然结局。可以这样说,当他们接过葫芦种子,并将其种在土壤之中时,就注定要背负起命运的十字架,承担起先知的责任……以及痛苦。

  于是,在一个看似简单单纯的开头里,整个世界的基调、每一个人的命运,就已经被隐藏在细节之中的隐喻所预示了。在第五话中,穿山甲为掩护老翁与二娃而被蝎子精杀死;他的死亡,是对“第一次冲击”的反思与终结:当他释放出大灾变的时候,就注定是要为之付出相应的代价,人类对更高层次的追求与自身力量的反噬,在此得到充满反讽意味的诠释。然而,灾难并非因此就停止了,亚当与夏娃误食了禁果,从此每一个人类降生时起就带着原罪;原罪由一个人犯下,但却要由整个世界承担;穿山甲的死完成的是自己的救赎,却无法拯救其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的死多少有些悲凉与无奈:人类可以释放出灾难,但是他们可以回收吗?”

  穿山甲已经死了,真正要面对这个问题的,是老翁,他的回答是“葫芦种子”。其实就我个人的感觉而言,老翁更象是施洗约翰,他身穿骆驼毛的衣裳,腰束皮带,在荒野中不停地大声呼喊:葫芦近了。当葫芦兄弟们来到这世间的时候,他为这些“葫芦基督”施洗。在第一话、第四话中分明出现了老翁为葫芦藤浇水的镜头,穿山甲也曾经说过:“只有多浇些水,葫芦们才能长的更快。”我想这就是老翁被赋予的全部意义了吧。在最终话里,葫芦兄弟们被困在炉中,即将灭亡之时,这名“引导者”面带着微笑掏出莲座,释放出葫芦兄弟们最终的力量,然后从容死在蝎子精刀下。他以自己的牺牲,换来了拯救者重生,进而令世界恢复和谐,这才是最完美的人类的补完吧。

  而现实中的我们,答案又该是什么呢?

  二、舞动在暗影之间——蛇精与蝎子精

  《葫芦兄弟》的世界观是相当封闭,也是相当简单的,现实世界的纷乱庞杂在这里被简化凝炼成为数个鲜明符号特征的人物,使之更加具有寓言故事的属性。穿山甲象征着人类的软弱、贪欲以及反省;老翁意味着牺牲与希望;葫芦兄弟七人则是人类本身多种精神情感的具象化体现;与这些相反,蛇精与蝎子精的解放,却意味着另外一种精神的兴起。

  这是一种黑暗的原力,然而又与传统意义上的邪恶不同。以往的邪恶,是一种纯粹的、充满了破坏欲望的邪恶,而相比之下蛇精与蝎子精的行为更加理性,更象是一个现实的暗黑政治组织,有复杂精密的基地构造,有等级森严职责明确的管理体制(每一话里,都有大量妖怪洞穴里迎击兵器的展示,而蝙蝠精、蜘蛛精、蜈蚣精、蟾蜍精的各司其职也令人印象深刻)。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蛇一向都被视做是狡黠的生物,其所代表的意义往往是“邪恶的智慧”;蝎子则普遍认为是阴毒之力的象征。创作者选择这两种生物拟人化,无疑暗示着这将是充满智慧与力的暗色之面,象征着人类理性与阴暗的一面。

  蛇精的智慧是可怕的,她拥有的是极端的理性以及勃勃的野心,当这两种特质结合起来的时候,恶魔诞生了。这是一位典型的马基雅维利信徒,无论是自己人还是敌人,都只是被她视做棋盘上的一枚棋子。在与葫芦兄弟的艰苦斗争中,她始终处于上风,总能第一时间洞悉葫芦兄弟们的种种性格上的弱点,并加以利用;每当看到她与葫芦娃之间的较量,就好象是看到了《jojo冒险奇遇》或者《猎人》中那种凭借谋略而非武勇的智慧型战斗一样。必要的时候,她也可以运用政治手腕来打击敌人,前一分钟还是满腔怒火,瞬间就可以变得笑容可掬。这世界上既有令人流泪的艺术,也有令人流血的艺术,而蛇精则是属于后一种艺术家。倒在蛇精尾下的,既有战斗中被彻底击溃的大娃、二娃和三娃,也有酒席外交中失了招的四娃和五娃,甚至连一度叛变的七娃也不能幸免。一直到最终话,代表着正义一方的葫芦兄弟们都一直被这个女人压的抬不起头来。她成为葫芦兄弟心目中挥之不去的灰色梦魇,因此也有otaku将蛇精称为是女性版的奥贝斯坦。(因为这个角色设定实在太出色了,在续作《葫芦金刚》中,创作者们又推出了形象几乎完全一样的美女蛇。)

  甚至她的丈夫蝎子精,也是属于被利用的棋子之一。从动画中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每一次的发号施令与决策,都出自于蛇精之口,身为“大王”的蝎子精只有执行力而无决策权,地位明显被架空。这个精明的女人,永远是利益至上的,那种精确的计算,深邃的洞察力和可怕的执行力,使她成为最为危险的妖精。不断地算计,不断地背叛,不断地利用,这就是她灰色的轨迹。

  当蝎子精叫她夫人的时候,她代表着女性的自己;当七娃叫她***时候,她代表着母性的自己;而当她掏出如意,将眼前的敌人碾的粉碎时,她代表的却是谋略家的自己。女性与母性,也只不过是谋略的一部分罢了,这种冷酷无情的执念,成就了一个强者,而她也因这种执念而送了性命。

  蝎子精却个粗线条的人,性情中人,毫无顾忌,曾经只是因为四娃喝光了他的酒就号啕大哭。可是在种种粗豪的举动之下,却隐藏着对蛇精深深的爱。这种感情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他甚至愿意为此舍弃其他的一切。蛇精架空他的位置,却从不见他动气,因为他爱她,爱江山更爱美人,所以会包容她的一切,并且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仔细观察就可以注意到,无论何时,每一次蛇精出现的时候,背后总有蝎子精默默的身影,一直持续到了最后两个人的灭亡。

  三、使徒的造像——葫芦七兄弟

  葫芦兄弟们是不折不扣的救世主,根据《葫芦兄弟》设定集里的资料,葫芦种子是神为了克制妖精的力量而赐予人类的宝物,葫芦兄弟们就是神的使徒。他们由神的赐予而生,但却拥有着半人半神的特质,就好象古希腊的英雄们,全身洋溢着宛如青铜般凝重的质感。七色的葫芦,代表了人类的七种情感,而这七种情感,又是世界的希望和基石,所以这实质上,是人类自我的拯救与补完。

  第一种使徒的颜色,是赤色。 这是热情奔放之色,充满着理想主义的光芒。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