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随至今,奈良鹿丸的人生观

作者:www.3410.com

奈良鹿丸那段很经典的独白,恐怕是每个鹿丸迷都能背下来的:

终于看完了<《火影忍者》疾风传>,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意犹未尽之感。此刻我听着疾风传的BGM专辑,写下了这篇观后感。作为一个动漫爱好者,不知为什么小时候完全没见过它,甚至连名字都没听过,可是,在我21岁的今天,第一次看这部动漫,却觉得正当其时。 先从叙事讲起,这部动漫有两条主线:一、鸣人的梦想——成为火影;二、鸣人与佐助的羁绊。这两条线索彼此纠缠交错贯穿整部动漫,夹杂着几条副线:一、六道仙人与大筒木辉夜;二、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三、自来也与长门;四、卡卡西和带土;五、宇智波鼬灭族。

2011——

“我本来想过着随便当个忍者,随便赚点钱……然后和不美又不丑的女人结婚,生两个小孩,第一个是女孩,第二个是男孩……等长女儿结婚,儿子也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就从忍者的工作退休……之后,每天过着下将棋或围棋的悠闲隐居生活……然后比自己的老婆还要早老死……我就是想过这种生活……”

主要情节是六道仙人不满母亲的暴政,与弟弟联合封印了母亲大筒木辉夜,他将十尾(神树)的查克拉封印在自己体内,十尾的本体(外道魔像)被他用地爆天星封印扔向空中,形成月亮。在六道仙人弥留之际,他把十尾的查克拉分成的九份——一尾至九尾分散到世界各地。不料辉夜在被封印之前留下了自己的意志——黑绝。黑绝意图复活辉夜,但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神树;二、轮回眼释放的无限月读。但是轮回眼所需要的六道仙人查克拉分散在两个儿子身上,神树的查克拉也已经化成九只尾兽分散在世界各地。

8,14《火影忍者444》——鸣人从桥上落水激起的小彩虹,喜欢这样温馨趣味的小细节。

鹿丸在《火影忍者》中本应是个不起眼的人物。模样不算帅,也不算丑;气质不算酷,也不算俗;武力不算强,也不算弱;出场不算少,也不算多。总之,不管从哪边算起,都不是一个出头椽子。在木叶忍者的合影中,是一个拿放大镜才能找到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在很多人气调查中,都排进了前五名。

六道仙人的长子因陀罗由于自身的强大不满父亲把弟弟阿修罗选为继承者,在黑绝的挑唆下与阿修罗进行了漫长的决战。因陀罗和阿修罗死后,他们的查克拉并没有消失,而是附身在历代优秀忍者身上。因陀罗的后代宇智波一族的宇智波斑看到了被黑绝修改后的六道仙人留下的石碑「只有无限月读才是拯救宇智波的途径」「两种相反的力量相互作用,得森罗万象」,使得他对阿修罗的转世——千手柱间的执念越发强烈,更妄想通过无限月读让世界处在自己的幻术之中,从而实现永久的和平。宇智波斑在与千手柱间的战斗中失败,但他咬了千手柱间移植了柱间的细胞,因而开启轮回眼,召唤了外道魔像,他以为黑绝是他的意志,因而对黑绝深信不疑。

10,8《火影忍者451》——鸣人看了一眼鹿丸后,笑得真好看。

鹿丸在《火影忍者》里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他的人生观,也就是我们在上边引用的那一段。这个人生观既不高尚,也不低俗,却是鹿丸向往的,也是很多鹿丸迷喜欢他的重要原因。

但是宇智波斑年老体弱无法完成自己的野心,正在这时,他在自己的地道中发现了被砸在石头下面的宇智波带土,为了让善良的带土死心塌地地执行自己的意志,斑设计让雾隐村抓走带土心爱的女孩琳,并让带土亲眼目睹琳为了木叶村主动死在那个接受了自己写轮眼的答应好好照顾琳的同伴卡卡西手中,琳的死让带土坠入了地狱,让他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绝望与孤独,因此同意了斑的计划并代为执行。带土想要在漩涡玖辛奈生产之际抓捕封印在她体内的九尾,封印被解开,然而四代火影波风水门和他的妻子漩涡玖辛奈联手把九尾的一半和一些他们自己的查克拉封印在他们刚出生的儿子漩涡鸣人体内,另一半则封印在水门自己体内。封印完成后,水门和玖辛奈离开人世。

10,14《火影忍者452》——OP第2句:就算无法做出成绩,内心还是唱响歌声。
因为鸣人给我加油,我才能那么努力。——日向雏田
牙也变帅了,宁次越发有男人的轮廓了,只有小李……,他可以去木叶丸小队了,志乃什么时候变成讲冷笑话的了……

《火影忍者》这部动画片,一个重要课题就是,人生意义的追寻。几乎每场较大的战斗,敌我双方都会回顾生命的历程,探讨人生的意义。就像古雅典城里,哲学家们的论战一样,人生观论战中输了的人,最终战斗也会输。《火影忍者》表面上看,是一场场忍者之间的对决;实际上,是一场场人生哲学的较量。就像TVB的时装剧一样,经常通过警察、律师、厨师等特定职业,来探讨人生观;在《火影忍者》中,一个个忍者,就是一个个人生观的载体。很多忍者都背负着这个沉重的课题,甚至包括,以“食为天”的秋道丁次,也曾经为生活的意义烦恼过。

长门亲眼目睹了父母在第三次忍者大战期间被木叶忍者误杀,这时带土用幻术控制了长门并杀死了木叶忍者,在长门昏迷期间,他把轮回眼移植给长门,因为长门拥有漩涡一族的血统,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轮回眼威力。之后长门在离家的途中遇见了弥彦和小南并结下深厚的友谊。弥彦希望成为忍者获得力量保护这个遭受战乱的村子,他们在途中遇见了木叶三忍——大蛇丸、自来也、纲手。最终自来也答应收他们为弟子,教他们忍术。在修行的过程中,长门因为保护同伴杀了人,因而怀疑自己,内心充满愧疚与不安。自来也非常喜欢这个善良的孩子,把自己对于和平的理解告诉长门,长门决定遵从自来也的话守护和平。弥彦接受了带土的建议创建组织——晓,目的守护雨隐村的和平。由于他们的强大,组织发展壮大,渐渐地威胁到雨隐村的另一波势力——以山椒鱼半藏为首的忍者组织。山椒鱼半藏联合木叶的高层团藏(受了带土的蛊惑)抓了小南作为人质要挟长门杀了弥彦,弥彦为救小南主动撞死在长门的剑上。长门无法接受善良开朗的好友因此而死,对人心产生了怀疑,堕入黑暗。长门接受了带土对于世界的理解,晓组织的实际领导者成为带土,组织性质因此改变,目的抓捕分散各地的尾兽,长门对于带土的意义是利用轮回眼的外道天生之术复活宇智波斑。自来也回到木叶以后以长门为原型写了第一本小说《根性忍传》,讲述了一个人对于和平的坚持,主角叫鸣人。水门看过师父的这本小说以后,以此名为儿子命名。

11,11「火影忍者456」——赤丸2次差点从牙脑袋上掉下来,好可爱。红的联络鸽都那么优雅。

鹿丸则不然,几乎没有和别人探讨过人生观的问题。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个,不需要太大努力,就能实现的人生目标。在这个问题上,鹿丸并不困惑。

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宇智波鼬由于能力出众进入暗部被团藏指派监督宇智波一族,同时他又被宇智波一族的族长也就是他的父亲要求监视木叶高层,从而成为双向间谍。但鼬七岁即能在火影的角度思考问题,他对忍者与村子有自己的定义。当时宇智波一族准备造反,鼬把这一消息报告了木叶高层,团藏要求鼬杀光全族但可以留下弟弟受木叶保护,但是永远不能说出这个秘密。在宗族与村子的和平之间,鼬选择后者。鼬发现当时有人(带土)在暗中挑拨宇智波一族和木叶上层的关系,威胁了木叶的和平。之后鼬与带土一起灭了宇智波全族,留下了唯一的弟弟——宇智波佐助,为了使佐助强大,鼬引导佐助憎恨自己。此后,鼬作为叛忍进入晓,与晓约定不侵犯木叶,暗中监视这个组织。

12,9「火影忍者459」——我要忘了这个的话,发誓时的耳环都要哭泣了吧。——鹿丸のおかあさん

不像漩涡鸣人那样整天风风火火的,也不像宇智波佐助那样整天装帅耍酷,鹿丸始终给人一种从容的感觉。这种从容,来自于他对自己人生观的深信不疑。像鸣人、佐助、大蛇丸那样,整天把人生观挂在嘴边的人,实际上,对自己的人生观并无十分把握;否则,就不会逢人便宣讲、证明自己的人生观。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成为主角人物,观众在他们的矛盾和成长中,得到共鸣。

作为九尾人柱力的鸣人与宇智波唯一后代的佐助连同小樱一起成为了第七班的成员。三个人在做任务的过程中产生了友谊。在下忍考试中,佐助被木叶叛忍大蛇丸施了咒印,后来佐助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离开木叶追随大蛇丸。鸣人为了阻止佐助,与佐助在终末之谷进行战斗,最终战败。鸣人为没能阻止佐助感到内疚,为了成为火影以及救出佐助刻苦努力,他成为自来也的关门弟子,随自来也修行不断变得强大。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他凭借着坚强与毅力收获了众多的友谊同时也在不断追寻佐助的踪迹,佐助也在大蛇丸的教导下越发强大。佐助并不能理解鸣人的所作所为,并数次为斩断羁绊置他于死地。

2012——

鹿丸另一个受欢迎之处,就是他给人的安全感。我们设想一下,一个由鹿丸带队的小组,和一个由鸣人带队的小组,显然前者更能给人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来自于鹿丸强烈的责任感。在追回佐助的任务中,临出发的时候,鹿丸给队员们说了一段话:

佐助认为大蛇丸已经不能帮助他进步,为了摆脱大蛇丸的控制,他在大蛇丸虚弱的空隙杀死了他,同时成立了以“蛇”为名的四人小队。佐助找到了鼬,因为鼬身体状况糟糕加之放水以及和佐助战斗的消耗,最终死去。鼬死前在佐助眼中设置了天照防止带土接近佐助,然而他们的战斗过程被黑绝旁观并记录下来。带土带走了受了重伤的佐助并告诉了他真相,佐助在悲伤与愤怒的刺激下,万花筒写轮眼开眼,他加入晓决定摧毁木叶。带土要求佐助捕获八尾,好处是佐助可以使用尾兽的力量,佐助的小队在与八尾的人柱力奇拉比的战斗过程中割断了八尾的一条尾巴,奇拉比把这条尾巴变成了八尾使佐助认错带回了晓,自己离开了村子。

3,9「火影忍者473」——被他们4人(自来也师徒)的温馨感染,牵染唇角,却猛然想起,这4个人,都已经不在了。小南最后一张血染红的纸回到他们的家,一滴泪滑落,于右眼。

“佐助跟我没有很深的交情,我也不喜欢这个人。但佐助也是木叶的忍者,是我们的同伴。所以我们要拼命把他救出来,这是我们木叶的风格。并且,虽然我的性格这样,但也不会在这件事上怕麻烦。因为我的行为关系到你们的性命。”

随着晓的越发明目张胆,自来也打探到晓的基地在雨隐村并决定一探究竟。他在雨隐村见到了由长门操控的佩恩六道和小南,并意识到佩恩六道并非真人,但他没能战胜拥有轮回眼的佩恩六道,客死他乡,只是把打探的信息以暗号的形式写在蛤蟆后背上并让蛤蟆带回木叶村一具被他杀死的尸体以供研究。恩师的死令鸣人深受打击,他决定为自来也报仇。他接受了蛤蟆的建议进入妙木山学习仙术。在木叶即将研究出结果时,佩恩六道袭击木叶意图捕获九尾。在木叶即将倾覆之际,团藏杀死了联络蛤蟆不让鸣人出现,打算使自己成为九尾人柱力获得九尾力量,并决定对木叶的现状置之不理,希望消耗现任五代火影力量。最后鸣人得到消息,使用学会的仙术打败了佩恩六道,并说服了长门,长门违背了与带土的约定使用外道天生轮回之术复活了在佩恩一战中死去的人,但五代火影纲手由于查克拉使用过度昏迷不醒,团藏顺利成为六代代理火影。

5,5「火影忍者481」——当那个无名小卒怒睁着白眼说“一定要、一定要将情报传达给大部队”时,泪腺便被刺激了,因为我知道,他是回不去了。
赌上大冢家的鼻子。——牙の姐姐

说到责任感,就要说到鹿丸的另一个经典口头禅:

奇拉比的哥哥雷影收到晓成员佐助一行人捕获八尾的消息大怒,以为奇拉比被抓走,派人去木叶收集佐助信息,并邀请其他四位影召开五影会谈对付晓,由于纲手仍在昏迷,团藏出席此次会谈。黑绝与带土为了不让会谈成功,告诉佐助五影会谈中团藏将会出现,佐助决定前往铁之国杀死团藏。团藏利用抢来的宇智波止水眼睛的瞳术别天神控制了五影会谈的主持,让他提议组成忍者联盟共同抗晓,表示团藏是带领联盟的最好人选,然而被发现。佐助大闹了五影会谈,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雷影与佐助不死不休,团藏趁乱逃走。带土出现,告知了四影他的月之眼计划——无限月读,希望他们能主动交出八尾和九尾,雷影因此知晓八尾仍然存在。四影拒绝了带土的提议,带土宣战。风影我爱罗以卡卡西出任六代火影担保与众人共同决定组成忍者联盟,由雷影带领。带土使用时空间忍术将佐助带走并拦在了团藏前面,佐助杀死团藏,带土借此看清佐助的能力与忍术。

6,1「火影忍者485下集预告」——鸣人说:我喜欢他们(再不斩と白)。

“真麻烦……”

另一方面,鸣人由于担心雷影收集佐助信息后会对佐助不利,跟在收集信息的人后面见到了雷影,鸣人下跪请求他放过佐助,雷影置之不理。在途中,带土出现告知了鸣人关于鼬的真相,鸣人因此理解佐助。鸣人同期的伙伴无法忍受佐助的举动,决定把佐助视为敌人,并把这一决定告知了小樱。深爱着佐助的小樱最终决定由自己杀死佐助。在佐助杀死团藏之后,小樱也找到了佐助,在佐助即将杀死小樱的一瞬间,鸣人救下了小樱。鸣人说要和佐助一起死,他理解佐助也只有他才能承受佐助的憎恨,佐助内心受到震动但是他仍然不懂鸣人为什么这样做,更无法原谅木叶,所以他还是和带土回到了晓。佐助接受了哥哥的眼睛移植,获得永恒万花筒写轮眼。

7,20「火影忍者490」——只有超越旧的传说才能创造新的传说。——奈良鹿久

对于责任,鹿丸是能躲就躲,即使是中忍考试这样“催人奋发”的大事,也是被鸣人一把推下看台,强行参加考试。从这一集的标题《云彩真是好啊……干劲zero的男人》,即可以看出鹿丸的避世心态。

药师兜在佐助杀死大蛇丸以后把大蛇丸的部分肢体移植到自己身上,获得了大蛇丸的力量,又由于作为医疗忍者常年服侍大蛇丸,对大蛇丸的研究非常了解。因此很快掌握了秽土转生之术,黑绝故意引诱药师兜发现宇智波斑的尸体,兜因此转生了宇智波斑并以此为由向带土提出合作,希望获得宇智波佐助,带土同意。第四次忍界大战爆发。 这场战斗是为了八位和九尾人柱力而发动,所以联盟决定不让鸣人与奇拉比参战以保护他们。纲手清醒以后让鸣人与奇拉比在一个偏僻的小岛上学习如何与尾兽相处,瞒着他们关于战争的事。鸣人很快发现了这一点,他无法忍受同伴在战场上为自己牺牲而自己无动于衷,与奇拉比一同说服了纲手与雷影,于是参战。鸣人与奇拉比在奔赴战场的途中遇见了秽土转生来的宇智波鼬和长门,鼬利用之前留在鸣人体内的瞳术别天神使自己脱离了药师兜的控制,把佐助托付给鸣人以后追寻药师兜。

11,16「火影忍者509」——死过一次的人,爱上再次致己死的人。

不过,避世不等于逃避责任。就像在追回佐助的任务中,临出发时,鹿丸给队员们说的那段话一样。鹿丸的嫌麻烦心态,意味着不愿意在没把握的情况下,轻率地承担责任;而一旦承担了责任,就要信守承诺。

我爱罗和土影领导的第四部队的战场上出现了秽土转生的宇智波斑,五影决定合力对抗,然而依旧败北且受了重伤,斑依靠自身的强大力量挣脱了药师兜的控制,前往带土的战场。鸣人与奇拉比在途中遇上了带土和秽土转生来的七个人柱力,在战斗过程中,鸣人终于获得了九尾的认可,与九尾成为朋友。另一方面,鼬找到了药师兜并遇见了眼睛刚恢复的佐助,鼬以牺牲一只眼睛为代价对药师兜发动了顶级瞳术伊邪那美,把药师兜困在幻术中让他解除了秽土转生之术,在灰飞烟灭之际,鼬让佐助看到了自己的记忆,自己在灭族时的痛苦与坚定,并仍然为自己能够作为木叶的忍者而骄傲,最后他告诉佐助“不论你将来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永远爱你。”佐助对哥哥的行为感到困惑,他复活大蛇丸要求大蛇丸找到知晓一切的人,大蛇丸秽土转生了前四代火影,火影们告诉了佐助宇智波一族的恩恩怨怨,佐助最后决定帮助木叶对抗带土,大蛇丸拯救五影,其余人飞往鸣人的战场。

12,7「火影忍者512下集预告」——内部世界,像死神一护の……

我们更常见的是,因为一时的激情,盲目承担下了工作、婚姻、朋友的责任。当激情过后,遇到困难时,便开始推三阻四,这才是俗人逃避责任的心态。

鸣人在与带土对抗的过程中打碎了他的面具,卡卡西认出了他,然而他对之前的一切选择毁灭,他无法忍受这个世界的绝望与孤独,他想要在他的无限月读中复活琳,鸣人走进了带土的记忆,看到了他小时候的和自己相同的梦想,他终于说服了带土,然而这时外道魔像已经吸收了九只尾兽的查克拉,生成神树。带土醒悟后准备用轮回转生之术复活此战中死去的人,却被突然从地底出现的黑绝强制复活了宇智波斑,斑成为第三位十尾人柱力。此时带土才明白琳之死的真正幕后黑手。鸣人失去了九尾危在旦夕,佐助被斑的剑刺中性命堪忧,在两人濒死之际,内心出现了六道仙人,六道仙人赋予了鸣人阳之力,佐助阴之力,两人恢复。斑凭借黑绝帮他找到的轮回眼发动了无限月读,佐助用须佐能乎罩住了鸣人小樱卡卡西,因而四人没受影响。在斑得意忘形以为和平终于到来之时,黑绝杀死了斑复活了大筒木辉夜,带土在临死之际把自己的写轮眼给了卡卡西,四人经过艰难的斗争,终于封印了大筒木辉夜。在封印了辉夜以后,佐助想要成为火影,他认为火影应该像鼬一样能够肩负起所有的仇恨和黑暗,因此他要革命,要杀了五影和尾兽,自己成为那个被憎恨的人,所以他必须斩断他唯一的羁绊——鸣人,这样才能陷入真正的孤独。鸣人了解他的想法,但是他不允许佐助这样做,与佐助在终末之谷进行了战斗,最终两败俱伤,各失去一条胳膊。佐助终于理解了鸣人所谓“朋友”的意义,和解,两人解开了无限月读。

2013——

《世说新语》里有一个华歆和王朗的故事:

佐助虽然是木叶的叛忍但由于在四战中有功并没有被监禁,他没有留在木叶,而是选择旅行在暗处守护着木叶。鸣人和雏田最终走在了一起,结为夫妇。 感想:按照我个人的喜好,这部动漫的结局到佐助理解鸣人,两人和解就完了,没有后面那么多事。这部动漫讲了友谊、梦想、和平、权利、亲情、战争,但唯独对“爱情”的诠释简直糟透了。请允许我先谈一谈这个,因为实在无法忍受。岸本承认他一开始根本没安排小樱这个人物,在这720集里,一直是小樱热烈单恋,佐助甚至几次三番对小樱动了杀机,从没表达过一丁点喜欢,而且小樱对佐助的执念没有鸣人强烈,如果岸本真的想让小樱和佐助在一起,至少要让她了解佐助,她都不能了解如何理解,没有理解,何来爱情?这样就突兀地在一起,处理得未免过于粗糙,而且一方有执念就能让两个人相爱么?这一点在鸣人和雏田上也体现了出来。火影讲的不是爱情,但如果要涉及了可以选择顺其自然而不是牵强附会。

1,17「火影忍者516」——这开场新闻……《火影》被《洛克李》传染了吗?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