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记录,火影忍者影评三部曲

作者:www.3410.com

上个月6号,集英社宣布,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了十五年的人气漫画《火影忍者》将在11月发行的2014年50号迎来完结。或许你不是个动漫迷, 但应该也或多或少的听说过“写轮眼”、“卡卡西”等名词。连载十五年,单行卷日本国内累计发行1亿3000万册,海外销量更是高达2亿册,它在世界的影响 力不言而喻,人们对它褒贬不一,有人因他痛哭流涕,有人对它不屑一顾,但是这绝不是一部仅用“神作”或“烂尾”就可以形容的作品。

这是其一。

谢谢火影忍者,谢谢在最无助的年龄遇见了你。

  随着第一部在终结谷之战中结束,火影也在2005年逆袭海贼取得当年JUMP第一。如此高的人气,第二部疾风传自然是备受期待。读者的胃口被吊得越来越高,甚至连大蛇丸都不如第一部最后那几个朦胧的身影诱人——读者想看实力更强的“晓”。

按照剧情的描述,对鸣人来说,亲人是比爱人更重要的存在。村里人排斥佐助和排斥鸣人的原因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是沿袭了早年的家族纷争的嫌弃,后者则更像是对无法掌控之力量的排斥;前者更像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后者则更像是人与自然的关系。

你可以说鸣人嘴炮天下无敌,也可以嘲剧情的无脑充数,但是这样的一部垃圾作却是我初中的精神支柱,那段时间社恐厉害,一回家就躲在房间里一集一集的看,就算是回忆我也没有跳过,黑子嘲的鸣人嘴炮是我走出社恐的关键,我会开始尝试者和周围人交流,试着相信现实生活中也是有像鸣人这样的天使的,久了感觉与别人交流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慢慢地也交到了很多朋友,把她们拉进火影坑。

2003-2004:

这个时候迫切需要外在因素的“战斗”来转移并解决矛盾,实际上《博人篇》也是对这种方式的另一种复写,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复写呢?

很多人说火影越来越垃圾了,集集都是回忆,集集都在水,好像过了佩恩那一战后火影粉一下子少了很多,确实是垃圾了,这点我承认,在贴吧里也看到了许多粉各种自黑,大家看着黑的凶,其实心里又比谁都爱这部动漫,我也是。

  随着鼬的死亡,他的秘密也终于大白于世。当年宇智波一族叛变前夕,为了保护村子免受 战乱,也不想让宇智波一族背负污名,他接受了木叶上层给予的将宇智波一族灭族的任务,独自一人背负灭族的身份,而唯一的条件,则是留下他最心爱的弟弟佐 助,为了让佐助在自己死后可以独当一面,他选择隐瞒真相,让佐助在憎恨中成长。这样的真相不仅让佐助感到震惊,也让读者感到动容。

完全相反的两种意见,宛若对方都活在平行时空里,似乎我们看的并不是同一部作品一般。对于《火影忍者》来说,也存在这样的问题。且不论掐CP的情况,就单从作品本身的情感走线来看,就同时出现两种明显而对立的情感结局,一种是佐助鸣人的情感羁绊线,一种回归家庭的日常生活线。在@疾风君 的宣传微博中,这两种情感纪念似乎都可以完全互不干扰地同时存在。而@疾风君 为代表的情感复杂关系(当谈及一种情感时,完全无视另一种的可能),也是整部作品给人带来的撕裂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吴喵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与 音忍五人的激战中,除了鸣人,诸如鹿丸,小李,犬冢牙,丁次,宁次等配角也都得到了很好的刻画。小李华丽的“木叶旋风”闪亮救场,让读者对这位努力的天才 充满了期望。很遗憾,后期不知是由于剧情需要还是岸本的功力缺失,第一部中这些人气很高的配角几乎没有太大的表现,难道真的如岸本在接受访谈中半开玩笑讲 的那样,“小李?小李不需要成长。”

那么,鸣人和佐助这种感情的投射来源,究竟是什么?

火影真的可以说是我的青春了吧,初中那会儿每天守在电脑前一集集追过来,那份感动和热血是现在很多动漫都比不上的,看完火影后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接触动漫,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哪怕再尝试着去看再多动漫也看不进去,就这么恍惚的过去了几个月,才缓过来。

  还好,长门最终相信了鸣人这位诺亚,并用轮回转世之术复活了他杀死的所有人(自来也未被复活是因为尸沉大海由于水压太大已损坏),原来准备就此别过的卡卡西,也架不住读者的要求“复活”了。

知乎用户@王振宁 关于火影问题《《火影忍者:博人传》 博人为什么要做佐助一样的男人?》的答案里是这么写的:

我其实入坑的算晚的了,那时火影已经在走下坡路了,最后悔的是没有在火影巅峰时入坑,失去了与很多人探讨的机会,想找个优良的粉丝自制视频都找不到几个(真的找不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在想火影巅峰时应该是什么样子,可说再多也无事于补,那个火影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正如我的青春,一去不复返。

  作为第一部中岸本自己最喜欢的镜头,我爱罗与鸣人的战斗充分体现了第一部的主题“一个人会去认同另外一个人”(岸本语)。

在此之前:

但是鸣人是我永远的太阳,他教会我很多道理,教会了我坚持的事要做到底,不要让自己后悔。

   焦头烂额的不止总编鸟岛和彦一人,还有刚大学毕业的岸本齐史。在1995年以一篇《Karakuri》获得JUMP的“Hot Step”奖后,却发现找不到合适长篇连载的主题,原来准备创作自己喜欢的剑客题材漫画,可看到沙村广明的《无限之住人》后只觉得高山仰止;而魔法题材也 有了《暗黑破坏神》,此时的岸本可谓是“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469话 小樱向鸣人的告白。这次告白之后,小樱的角色性格被相当多的人讨厌。

  2010年,火影忍者单行卷发行突破1亿册。

其二就是另一个剧场版《博人篇》里,鸣人作为火影长期缺席家庭的现实。这个话题讨论得太多,也就不讨论了。

   2014年1月18日,岸本齐史的父亲岸本宪史去世。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而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中,火影接连出现两场关于父亲的戏份——664话四代目救 鸣人,668话凯的回忆中的父亲。不同于大部分漫画中对亲情的淡化,火影中无论是鸣人父母死前的遗言,还是阿凯父亲对他的劝勉,都显得十分温情。

所以直到最后,都是佐助理解了鸣人,而不是鸣人理解了佐助。

  波之国归来后,两年一次的中忍考试如期举行,木叶村的其他下忍也悉数登场,其中来自砂忍的恶魔——我爱罗最为突 出。本次中忍考试的背后隐藏着一场阴谋,S级叛忍,传说中的三忍之一大蛇丸联合前来参加考试的砂忍村策划了木叶毁灭行动;而在暗中,大蛇丸也觊觎上了佐助 的肉体作为他转生的容器。

这倒是让人想起王国维的红楼梦之美学之上价值这篇文章。

   自来也、大蛇丸、纲手三个名字均来源于30年前的日本民间故事《儿雷也豪杰物语》。其中儿雷也(自来也)是一名可以召唤巨大蛤蟆的忍者,他是九州岛的一 个强大部落的继承人。儿雷也爱上了纲手,一个善于操纵蛞蝓的美丽公主。而他们在故事中的对手则是大蛇丸,顾名思义擅于召唤毒蛇,并曾用毒毒害儿雷也、纲手 夫妇。

这种撕裂非常明显地导致家庭日常生活线具有很强烈的形婚感,也非常明显地会给佐鸣情感带来“卖腐”的违和。不管你是支持“人毕竟还是要回归(异性恋)家庭的”,还是支持“佐鸣只是分别和别的人形婚以达到长期在一起”的目的,都会认为岸本的情感线写崩了。

  这一年,自来也与宇智波鼬相继离我们而去。

说完文本外的故事,再来说说文本内的故事。

  早在与三代目交手时,大蛇丸就使用了秽土转生召唤出初代火影与二代火影。这一次的秽土转生虽然数量大大增多了,但很可惜,品质很糟糕。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20年后的错愕,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无限月读下的美丽幻境,但并不是“某个人”单个世界的美丽幻境,而是“所有人”希望抵达的美丽幻境。

  看看岸本的历史就会发现,这个喜欢拉面的少年在高中时期成绩非常糟糕,门门飘红,长期吊车 尾……鸣人俨然就是他的翻版嘛!不出色的成绩使得他只能上一个普通的大学,但这丝毫没有动摇他从小的理想——做个了不起的漫画家,事实上他通过自己的不懈 努力也的确做到了。不过鸣人悲惨的身世并不是翻版,而是因为创作时岸本单身的缘故。

实际上,深受这种腐文化影响的人,还有南派三叔。

  但是,两人形成的性格却不尽相同,性格即命运,两人的命运 之路最终相会。鸣人通灵出文太,压制住了我爱罗体内的一尾守鹤。而人生中的第一次失败也使得我爱罗反思自己人生的意义,懂得了同伴的重要和人性的光辉,这 一刻起,我爱罗终于变成了一个人,从一个极端的怪物中蜕变了回来,重新定位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就是CP粉各自萌各自的配对和先后(这里不提攻受),也不管在剧集里是否和其他人有更明显的交集,或这个人在剧里是否已经婚配。

  与此同时,火影第二部的主线——“晓”组织也随着宇智波鼬的归乡浮出水面。俊美的脸庞,高超的实力,比卡卡西还要神秘的万花筒写轮眼——“天照”,“月读”……宇智波鼬一出场便聚集了大量人气,他的出现也揭露了佐助复仇的原因。

这种说法是不是非常像曹雪芹和《红楼梦》的关系?《火影忍者》在日漫史上的贡献,确实也是居功至伟。

   佩恩这个人物的存在,更多的是一种意象式的——破碎的晓袍正是袈裟的形状,其实这是岸本齐史的安排,英文单词“Pain”代表痛苦,佩恩正是深入苦难的 苦行僧。当佩恩漂浮在木叶上空准备神罗天征时,飘动的袍摆,张开的双臂,藐视一切的眼神,他自认为上帝。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创世纪》中的大洪水,因为人类 充满着暴行,劣迹,上帝计划用一场大洪水消灭所有恶人——这与佩恩的思想是吻合的,他要让世间感受痛楚。而佩恩出场时的宗教音乐,身上插满了黑棒的长门类 比耶稣受苦也映证了这一点。

学过历史学的人都知道,齐泽克有一句话是“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同理任何人都不能超越他的时代,鸣人和佐助相爱相杀,他完全可以找出一千种理由来说,这不是爱。除了我们上文说到的“苦痛联系说”以外,最经典也最能合理化的说法是“转世兄弟说”:我们为什么要相互残杀,因为我们上辈子是兄弟,且他们就是遵照兄弟相争的设定进行的。这个说法在神话系统里当然无懈可击,但看过《新水浒传》电视剧(张涵予主演)的观众不难得知,所谓的“九天玄女”,所谓的“天罡地煞”都是当事人用来合理化非常事的借口。

最后的话:

  木叶毁灭计划失败后,满目疮痍的木叶百废待兴,首要任务则是需要找到下一任火影,为此,自来也带着鸣人去寻找另一位三忍——医疗忍者纲手;而被三代目用“尸鬼封尽”封印双手的大蛇丸也前来寻找纲手请她为其治疗。冤家路窄,三忍终于爆发了大战……

还是我之前说过的,但这些苦痛的本相,是用来掩盖真实苦痛的,不能也无法明确觉醒自己感情的苦痛。需要用别的真相来掩盖这个真相。

  当被记者问到完结后第一件想做的事,岸本回答“应该是补度蜜月,已经迟了十年了。”看到这句话,不禁泪目。十五年的连载,陪伴我们由少年走向成年,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遗憾,但仍是感谢岸本,创作出如此精彩的《火影忍者》,让我们拥有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忍者梦。

而母亲在看过火影忍者之后,问我,这个漫画作者是不是有一个一直被拿来比较的兄弟?

1999—2000:

而为了加强兄弟转世的特别性,在故事里对真正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则进行了非常刻意的描述,这点就不用再去赘述。

   由于情报的缺失,三代目之子猿飞阿斯玛不幸死于飞段的诅咒下。飞段、角都的名字来自于将棋中的飞车和角行,而此外阿斯玛在与鹿丸下棋的时候说过自己是银 将,而鹿丸是桂马。角行和飞车走法和国际象棋里面的车相同,都是横冲直撞的类型的,显然,岸本设计他们为有勇无谋的形象。银将是冲锋陷阵的类型,桂马的走 法则比较灵活。阿斯玛的将棋其实就宣告了战斗的结果:跟角都和飞段打势均力敌的正面战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桂马行走灵活,必须要靠鹿丸的战术来完成狙杀。

佐助有一句话说得很对:“你又用影分身这一招,这不过是你用来排遣孤独的方式而已”。这个孤独,不仅仅是承担外在压力的孤独,还是对自我否定的孤独。否定自己,排斥自己,逃避自己,就是最大的孤独。

  当年由于挖了“晓”这个坑,群众热情很高,关于“晓”首领的猜测充斥着各大论坛,其中呼声最大的竟然是四代火影的说法。

火影里有井野和佐井两个副本

  岸本齐史,这个出生于冈山县的70后腼腆男人,因为小时 候太喜欢安达充的《Touch》,毅然在升入国中后加入了学校的棒球队。与同时代的作者一样,深受鸟山明和荒木飞吕彦的影响,从小就立志成为一名了不起的 漫画家,长大后更是选择了北条司的母校,九州产业大学(美术系)。私立大学不算繁重的学业,让岸本有了充足的空闲时间锻炼自己的漫画水平,这为日后《火影 忍者》的成功打下了基础。

Part A :佐助篇

  夺还战最后的舞台——终结谷,这个木叶两位创始人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展开大战的地方展开决斗。在 天台时,鸣人和佐助发生了冲突,鸣人要佐助戴上护额,佐助嘲笑鸣人没本事弄伤我的护额。在终结谷之战中,鸣人拼尽了全力,终于在佐助的护额上划了一道伤 痕,然而最后的结果却和护额上划了一刀的叛忍类似。鸣人碰到了佐助的额头,佐助却成为了叛忍。

这是在2016年的10月。上一次她这么做,还是2006年的时候,10年前。因为我那时特别迷恋《数码宝贝》,她为了更好地教育自己的孩子,所以把《数码宝贝》第一季看了一遍,是和《闲人马大姐》一起看的。

   步入新世纪,火影连载的第二年,凭借波之国任务章中精彩的战斗,独特的设定,火影击败了同期的众多漫画仅以微弱的劣势败于《棋魂》登上了人气榜的第三 名,单行卷也顺利发行,这样的成绩对于一位刚出道的漫画家已经算是很好了。在竞争激烈的《周刊少年JUMP》站住脚后,岸本终于可以大展拳脚,去铺开构建 宏大的忍者世界了。

Part B:鸣人篇

  随着剧情的深入,晓组织浮出水面,面对未知 的强敌,自来也只身一人潜入雨隐村,与他当年的弟子,如今晓的首领佩恩展开较量,为了弄清佩恩的真实身份,自来也选择以死换取情报;与此同时,经过历练后 的佐助实力大增,吞噬了大蛇丸并召集了自己的行动小组“鹰”,他与鼬的恩怨也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了,而鼬因为隐藏多年的秘密选择故意输给了佐助。

当然,很多腐男腐女(包括我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意识到。

   随着铺垫的全部结束,火影也迎来了最终章忍界大战。佩恩死去后,“晓”的幕后主使,面具男走向前台,与药师兜一起发动了第四次忍界大战。因为有了共同的 强敌,五大国不得不连手作战,成立忍者联军与之作战。忍者联军这一方,除去我们熟悉的木叶十二小强,卡卡西、阿凯等人,还有其余各国的精英。而反派这一 边,主要战力则是药师兜秽土转生出来的一干曾经出现过的大人物。

除开大家谈烂的各种互动和成长以外,比较关键的部分有三处:

  至于许多读者不能接受宇智波鼬与自来也的死,岸本则很意味深长的表示 “火影不是少女漫画…是少年漫画”。

以上全是深夜梦里说的胡话,不要当真。

  此外,桃地再不斩与白的羁绊也赢得了读者的眼泪,这种羁绊的表现手法被贯穿了整个火影,在岸本笔下,所有人物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有着自己的感情,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即便是反派也有着自己的信仰,有着想要守护的东西。

似乎根本就不可能是现世。但对佛洛依德来说,经过重重转喻和重置之后的梦才能体现人物的真实想法,虽然我们并不知道这个真实想法究竟是“动画制作组”的,是“岸本齐史”的,还是“当事人”的。又或者是资本运作下为了卖腐,刻意“迎合”读者的。

   早期的火影线条略显凌乱而且有冗余,而越往后,线条变得越发简洁有力,这一点可以由主角的服饰上看出来,人物结构也越趋合理。早期的战斗分镜多大量运用 细节描写,到了这一时期,手法变得多样化,如镜头的远近推进,多视角的切换。在大画面的绘画上,一直是岸本的强项,无论是对空间的平衡感还是人物背景的透 视关系都有着很好的把握。

这业已成家的众人,更像是类潘神迷宫的月读幻境,剧中之人物之位置及关系而不得不然,里面过的最好的,就像我一开始所说,是佐井与井野,只不过这人设,都是替身。

2005-2007:

一个想法,不一定对。

  “何不试试忍者这个题材?”最终,岸本接受了编辑的建议,选取了“忍者”这个此前几乎没有被画过的题材,并在1997年JUMP的增刊号上尝试性的推出了忍者题材的短篇,出人意料的获得好评后,终于,于1999年正式开始了《火影忍者》的连载。

不要忘了波风水门秽土转生之后问鸣人,小樱是你的女朋友吗?鸣人的回答是,算是吧。至少在此时间点之前,鸣人都是把小樱当做潜意识女朋友的。顺便补一句,鸣人心里怕是觉得小樱只能和佐助在一起,佐助也只能和小樱在一起吧……

   与许多漫画一样,故事选择了一件相对独立、简单的事件来开篇——波之国任务。木叶忍者村三个刚当下忍的小鬼头,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春野樱在一位实力 高超的上忍卡卡西的带领下,保护老大爷达兹纳回波之国,在任务过程中,与反派雇佣的流亡忍者桃地再不斩与他的同伴白展开交手。

说完剧中故事,我们聊聊剧外。

  “晓”中的成员大部分都已经死去,尾兽收集也只剩下八尾与九尾;另一方面,自来也的战死让鸣人悲愤不已,为提升自己鸣人进入妙木山修炼仙术。一场大战不可避免,最终,佩恩先找上门来——不仅为了找到鸣人夺走九尾,还要摧毁木叶……

一般而言,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迷恋(或曰爱情),必须要满足以下三个条件:有相似的生活经历(带来的价值观);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有长期生活的记忆。

  《火影忍者》中的忍者不仅有自己的日常生活,忍者村更是构成了一个国家的主要战斗力和经济来源,各个忍村的首领称之为“影”,其中木叶忍者村的首领叫做火影,此外,各个村皆有上忍,中忍等各种阶级。

岸本齐史和自己的兄弟岸本圣史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兄弟关系,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最终鸣人没能带回佐助,任务失败了,庆幸的是并没有同伴死去。鸣人跟着自来也开始了修行旅程,其他人也都开始了各自的修行。带着对“晓”的无限好奇,第一部完结了。

第三篇:类潘神迷宫的月读幻境
在《情感的终焉》一文中,我详细谈论了鸣人和佐助的感情发展,在本文里,就详细说一下雏田和小樱的走线。

   这么多强大的存在,但故事的主人公,漩涡鸣人却是个吊车尾的(注:闽南话,源于早期引进火影的台湾东立翻译,意思是最后一名或者拖后腿的)——在忍者学 校考了三次毕业考都没通过,连最简单的分身术都不会用,在出场的第一次亮相竟然是色诱之术(他独创的色情忍术)……而由于他体内封印着九尾,从小被众人视 为怪物而被孤立,没有朋友。更由于父母早亡,极度缺乏关心与认同。关于他的回忆,大多是灰色,落寞的基调。可就是这样的一个黄毛小子,在第一话中就宣称自 己要超越历代火影并继承火影这个称号。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鸣人一直就没有接收过佐助的记忆。

2009-2010:

于是传递了超长画卷的映像给佐助……说了半天,我和你的画卷里其他人没啥不同,都是家人,也就是你说的所谓【朋友】。这点佐助早就知道了,你要的是补完那个所有人认同中的一个,而不是要对我有特别感情。

  写这篇文章时,鸣人与佐助正在进行最后的对决,火影离完结还有两话。按照最初的设想,应该是有第三部,第三部将会描写鸣人当上火影后的故事,但可惜如今怕是看不到了。

小樱已经从一开始的“花痴”在战斗和任务中逐渐成长为一个有着独立判断能力的女性,她深知的情感终局之可能。在佐助最后要离开村子去修行的时候,小樱说的那句“还是不能同行吗?”,其实并非是再努力争取一把,而是一个知道结局的死心。以至于当佐助做出接受小樱的反应时,小樱意出望外。这个喜出望外一定要和波风水门对鸣人的“女友”提问时,小樱的反应做对比。

2010-2014:

突然意识到下一代的大三角如果是宇智波佐良娜、漩涡博人和山中井阵的话…………感觉就能出现在北美吐槽君的投稿里了(?!)……光是他们家长那一代的箭头都能画好几个莫比斯环了吧。

   尽管这两个角色性格迥异,也无太多瓜葛,但这样的安排并非无意之举。从实力进步的角度看,自来也才是鸣人的师傅;而鼬的登场,直接促使了佐助奔赴大蛇丸 寻找力量。另一方面,正是由于自来也和宇智波鼬的保护,鸣人佐助才得以顺理成长。而同年死亡,更是一个成长的分界点——这意味着你们不再是需要被人保护的 小鬼了,你们要独当一面,独自面对自己的未来了。

岸本齐史的《火影忍者》是自成体系的,这个作品可以折射出一个时代的关注变化(人设的重复、情感关系的复杂、婚配家庭的延续)和对上个时代的摹本复写(大名制度、火影制度、政治更迭、尾兽设定),“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往日之红楼,今日之火影。

   正如日向一族宗家分家的存在体现了东方的宿命论,宇智波鼬则是个典型的希腊式悲剧英雄——“主人公往往出乎意料的遭到不幸,由不幸进而演变为悲剧,悲剧 的冲突成了人和命运的冲突”。8岁开写轮眼,10岁升中忍,11岁加入暗部,不仅身为天才,鼬还拥有火影般的视野,就是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人物,命运偏偏 喜欢跟他过不去,家族与国家的冲突,让他一个人背负起了木叶的黑暗面;为了保护心爱的弟弟,直到临死一刻他才得以露出笑容。

看完之后的10月,她来到我居住的城市,聊起了我一开始问的那个问题:佐助和鸣人到底是什么感情?

   阿斯玛,再不斩,赤砂之蝎……这一连串熟悉的名字本应让读者感到兴奋,不仅如此,山椒鱼半藏(三忍的称号正来源于他),雾忍七人众,金角银角兄弟这些传 说中的怪物们也复活了。但是,对比一个鬼鲛可以贯穿大半个火影,这些角色大多数只走了个过场,甚至有些尚未战斗,就被以嘴遁的形式制服。

岸本齐史知晓自己笔下的鸣人佐助两人关系已经逐渐失控,但他还是用了几重隐喻拉回来。

  视线回到1997年,即便《One Piece》已经连载一年,但此时的《周刊少年JUMP》还没从《龙珠》完结所带来销量下滑的泥潭中走出来,维持了二十几年的霸主地位被《周刊少年MAGAZINE》(讲谈社)夺去。

鸣人这句话里包含了很多重意思:你对我而言非常特别,我觉得你是我“很要好”的朋友,我心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定是朋友的一种表现方式。

  佐助,应该说是全作中最难把握的人物了。佐助这个名字来源于日本战国时期真田十勇士之首的猿飞佐助(这同时也是三代目父亲的名 字),并且融入了《龙珠》中贝吉塔的形象,冷酷,追求暴力,这足以可见岸本对佐助的重视。创作之初的佐助被定位成与鸣人形成对比,而后期岸本让他变得越来 越邪恶。你说他不好?他其实只想完成自己的复仇,你说他好?他的追求总是给别人带来麻烦。总体来讲,岸本对他的评价是“单纯”。

我们从【我一看到你的样子,我的心就好痛】这句话开始。

2008:

相对较弱的一重,则是动画原创的,自来也物语里的“命运天定”。

2000-2002:

很多人都说,宁愿时光停留在少年时分,若是直接进入家庭生活,更像是戳破梦想回归现实,明明以为是铁马冰河之声,其实是锅碗瓢盆之音。但故事里描述的现实家庭生活,怕是要远比各加以力而各不任其咎好上太多。而这逼之不得不如是的情况,才是我们现实的真正写照。
读火影,如果我们不再以鸣人的单一视角去看,而默认多元的角色方向,就会发现,整部作品,是所有人苦心孤诣为鸣人营造的童话故事。鸣人的成长是表故事,而里故事是鸣人不需要成长,只需要其他人来理解你就足够了。成长有三个阶段,可惜的是,其他人都悟到了第三层,只有鸣人连第一层也没有悟到。

  时至今日,包括许多不喜欢火影的人都认为中忍考试是火影最有魅力的地方。为了成为中忍,来自各国的下忍们需 要经过层层考验——不仅是实力,还有智谋,勇气等各方面的考验。无论是吊车尾的鸣人击败同期最强日向宁次,还是鹿丸构思精妙的影子模仿术,中忍考试中的每 一场战斗都非常精彩。当年估计不止我一人想过,上忍考试会是怎样?可惜非但没有上忍考试,鸣人至今还未成为中忍。

另一个问题是:《火影忍者》里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细节?

   宇智波一族的创作大量借鉴了日本古代传统神话。天照,月读是日本神话中的神明,须佐能乎,伊邪纳岐也有各自的来历。而且可以确定的是,《火影忍者》在某 些方面借鉴了富坚义博的《幽游白书》,关于这一点,岸本齐史在与富坚义博的对话中谈到,影分身的想法源于《幽游白书》中朱雀的暗黑妖龙阵,而宇智波鼬的 “天照”则借鉴了《幽游白书》中飞影的魔界黑火焰。

再说说雏田。

  翻开第四话的扉页就会发现,三忍的构想是从创作最初就存在的。

631话 波风水门问题:这是鸣人的女朋友吗?鸣人的回答是:嗯...嗯?嗯。你看我们很登对吧。

   “唉,我本来想随便当个忍者,随便赚点钱...然后和不美又不丑的普通女人结婚,生两个小孩,第一个是女孩,第二个是男孩。等长女结婚,儿子也能独当一 面的时候,就从忍者的工作退休……之后,每天过着下将棋或围棋的悠闲隐居生活……然后比自己的老婆还要早老死。”相信许多人和笔者一样,因为这段经典独白 喜欢上的鹿丸。与热血漫中一贯的斗志昂扬的形象不同,这个智商高达200的天才从出场就没什么斗志,总在抱怨麻烦,但是为什么喜欢他呢?不仅因为他的聪 明,而且他足够真实。我们可以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不敢拼上性命,但是到了关键时候绝不退缩。

当然,现在腐的内涵变得越来越广泛,它不仅仅是承担着同性爱的一种视角,更多的则是:Bromance 始终带着人类对亲密感情的追求,浪漫的向往,以及对性别定义的试探。

  遗憾的是在这之后,小樱再无出色的展现,这可能与岸本不擅长描写女性有关系,小樱向佐助表白的一段就是他与别人合作的。当2012年两位日本的女粉丝问岸本小樱下面会怎样时,得到的答案竟是“小樱,嗯…嗯,我忘了。”

所有的终焉,都是情感的终焉。

  接下来的战斗中登场的是不死二人组角都、飞段。如果说赤砂之蝎仅仅是强悍,那么不死二人组则是无解了——打不完的角都,打不死的飞段——角都有五颗心脏,这意味着需要杀死他五次,而信仰邪神教的飞段竟然拥有不死之身。

佐助流泪,或许真的不是因为理解,而是因为死心,我不管了,由得你们去想吧。

   说道小樱,无论是JUMP官方的人物投票还是民间的讨论,春野樱都不是很受欢迎,甚至在创作伊始,编辑,助手们一致认为小樱这个角色从外表到个性—— “一点都不可爱”。或许是因为岸本的女朋友正属于春野樱这个类型的(大家可以猜猜前女友是谁),岸本却很喜欢这个角色,对此的解释也很有意思:谁说漫画中 的女性角色就一定要可爱啊!

【哥哥,住手,我不想伤害你】

  而从节奏的把握上来看,喜欢看电影的岸本是把这场战役当做一部来电影来处理的,先是佩恩突然来袭木叶陷入骚 乱,陆续察觉到的忍者们纷纷投入战斗,而故事真正的主角鸣人并没有立马出现——被团藏用计困住了。卡卡西“战死”,纲手耗尽全力……木叶一步步陷入危难, 就在佩恩的神罗天征后,鸣人登场。整场战争的节奏相当紧凑,张弛有度。

岸本齐史特别尊重的两位老师是富坚义博和鸟山明。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