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不见白夜叉,坂田银时

作者:www.3410.com

银发天然卷死鱼眼高血糖甜食控吐槽王屹立于MADAO之巅的男人.坐在电视机里一脸若无其事地挖鼻孔挖耳屎抱怨预算不够谈论[哔--------]话题毫无上进心的男人.不交房租脑子里想着赌博喝酒jump周刊时光机偷窥女孩脱衣服看到流鼻血的男人.

毕竟他们都是在各自灼热的信念旁振翅的飞蛾,哪怕为之毛焦羽烬粉身碎骨也绝不迟疑,毫不在意。

万事屋的那个阿银,据说其实是个武士。

但是就是这样的男人.他的万丈光芒刺痛了我的双眼.让我第一次喜欢上漫画中的主角.为什么这样的猥琐大叔吸引了那么多人的眼光呢.

【其之壹!MIX大江户】

是的,他气质非凡,天生一头蓬勃的天然卷与一双正直的死鱼眼;他腰佩宝刀,由健康自然的全木材料制成(坏掉了就通过电视购物再订一把),刀把上题有字迹俊逸的“洞爷湖”(此乃08年7月八国峰会会址)三字,刀内更蕴藏着一缕与名刀“斩月”一母同胞般凛冽的刀魂;他舍生忘死,明知自己高血糖却依然嗜甜食如命,屋内高悬二字匾额“糖分”;他身世神秘,爹妈不详,恩师松阳先生一直没露过全脸,现在的身份是恐怖分子(们)的前战友、至今也依然有嫌疑的(潜在)政治犯,但在那个“冲田是女生”的《银魂》初期设定里,却和负责缉拿政治犯的某青光眼烟鬼根本是同一个人。

龙宫篇里九兵卫说 为什么偏偏这种时候那个最可靠的人不在

“这个国家被称为‘武士之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两袖清风,月月拖欠房租,长期生活在财政赤字经济危机的边缘;他刚正不阿,能说坏话时绝不说好话,看见胖妞就直接管人家叫“火腿子”;他洒脱随性,每每当众挖鼻孔或挠痒痒,经常发表必须被打码或者消音的言论,做了四年少年漫男主角却连必杀技也没练出一个;他神出鬼没,有时莫名失忆,有时参加联谊,有时照顾传说中的自己的私生子(?!)。

假发对着他说 ''伙同'' "伴同"

以这样的台词拉开序幕的,是改革的波澜壮阔,妥协的无奈屈辱;是战斗的腥风血雨,真情的历久弥新;是二十年前、乘着飞船的“天人”降临日本之后,攘夷志士的浴血奋战与幕府的委屈求和;是不平等条约的实行与“废刀令”的颁布,傀儡政府的当道与天人势力的横行;是消音台词的渊薮与马赛克画面的温床,PTA(家长教师联合会)的长期投诉对象;是发生在飞船满天、外星人遍地的江户的后现代野兽派超现实解构主义(以上可跳过)名作:伪•古装时代剧《银魂》。

他热情洋溢,二十几岁了还没戒掉《少年JUMP》,迷恋电视台的气象节目女主播;他童心未泯,四顾无人便独自在荒岛上大声呐喊“龟~派~气~功——”,通宵排队抢购限定版游戏机;他兴趣广泛,有时做侦探,有时做律师,有时做保镖,有时客串阴阳师;他变化多端,有时COS不幸的人头马,有时COS浦岛太郎,有时COS真选组,有时COS蛋黄酱星人;他交游广阔,时常有被虐狂女忍者、脑残恐怖分子或者傻笑星际商人波澜壮阔地找上门。

高杉说 他们的关系不仅仅是同志那么简单

从04年2月号连载至今、明明登载在《周刊少年JUMP》上却博得了“主妇之友”美名的《银魂》,大概可以称之为《BAKUMAN》里所谓“王道”漫与“邪道”漫的混血儿。无论背景设定、漫画角色还是故事剧情,也都一直都在现实与幻想、历史与未来的交错融合间维持着奇妙的平衡:

他热心公益,有时替人维修屋顶,有时给人送快递(以及炸弹),有时采蘑菇,有时抓天牛,有时帮外星笨蛋王子寻找宠物;他乐于助人,会特地从红灯区拉来几个S女王安慰迷茫焦虑的(其实只是在为了交笔友而拼命构思回信内容的)青少年,得知机器人女仆的工资花不出去(因为是机器人所以唯一的开销是机油)就拿着人家的钱带人家去夜总会喝酒;他热爱集体,有时组队踢足球,有时组队当忍者,有时组队打网游,有时组队潜入邪教组织;他古道热肠,有时拯救人质(或伊丽莎白质),有时拯救家里蹲,有时拯救OTAKU,经常拯救地球或宇宙……

总悟说 他欠了老板太多人情 其实在三叶篇里也自己承认了 大猩猩 十四 还有这个男人是他的朋友 是朋友

望日常民生,城市森林的高楼大厦间穿行着天人的飞船飞车UFO,偏僻小巷里徘徊着把纸箱称作“MY HOME”、拿报纸当内裤的落魄武士;奇装异服的天人与穿着各式改良和服的地球人摩肩接踵,一色西式制服的武装警察真选组手持日本刀、火箭炮(……和羽毛球拍)耀武扬威,从河童、幽灵、猫耳娘、团子头旗袍姑娘到龙宫的乌龟与公主全部都是外星人。

因为有太公望的珠玉(?)在先,阿银只怕很难得到“最会耍贱招的少年漫男主角”殊荣;而《幕张》的前车之鉴,也使他拿不下“最猥琐少年漫男主角”称号——顶多大概可以算是“最猥琐人气少年漫男主角”——不但把怪力萝莉神乐熏陶成了《少年JUMP》史上第一个当众挖鼻孔的人气女主角,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扛着充气娃娃上街,能带着未成年少女在雪地里搭建造型酷似[哔——]的“阿姆斯特朗炮”,能坐在公厕马桶上长篇大论地阐述上大号忘了带厕纸的悲哀,还能因为“老子的[哔——]居然被天人改造成了螺丝钉!”这种理由挺身而战,最终用自己的[哔——],哦不,螺丝钉挫败了天人的阴谋(?)……

十四在被妖刀附身丧失自己人格的最后跪着请求 保护他们的真选组

而另一方面,网上偶像俱乐部、网络聊天室(“诚实武士交流园地”……这什么名字)与网游(《monkey hunter》,恶搞《monster hunter》)里汇集着各路闲人逸士MADAO,歌舞伎町纸醉金迷如故,城市中心矗立着高耸入天的宇宙港,《周刊少年JUMP》屹立不倒,sony、弁天堂(……很显然,典出任天堂)继续较劲,偶像宅动漫宅家里蹲啃老族等等一应俱全……一言以蔽之,与当代东京几乎没什么两样。

然而“JUMP史上最高龄男主角”太空望(初登场72岁)好歹有张娃娃脸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才二十几岁的阿银却时常洋溢着浓郁的大叔气息——虽然他本人绝不承认,毕竟被和长谷川泰三那种MADAO划等号未免太丢人——但与神乐相处时所散发出那种强烈的父女气场,却瞒不过每一位读者/观众雪亮的眼睛。

对于新吧唧和神乐 他更是家人一样的存在 他是站在新吧唧的身后陪同新吧唧去找回姐姐的人 他是神乐想要留在地球改变自己只为要保护的人而战斗的人 所以当他失忆说出万事屋解散时 新吧唧和神乐拼死留住他不离不弃地要帮他回复记忆 登势婆婆留住了那间房 小神乐每天都坐在那张摇椅上吃着醋昆布等着他回来 所以

看社会背景,却是幕府沦为天人的傀儡,地下开设着违法的花街,餐馆门口挂着“地球人禁入”的标识。废刀令后、自觉被幕府背叛的武士们之中,分化出了成天针对天人搞爆破暗杀活动的攘夷志士与企图毁灭一切的真•恐怖份子,而真选组每天都忙碌于全副武装地搞“例行(突击)检查”(你们其实是城X执法吗!)掀攘夷派的摊子……“与现实生活无异”的表象下,是时时刻刻的激流暗涌,一触即发——而这个故事的开始,正是最好的证明:

于是原本以与银时之间同类相斥的关系为人称道的土方十四郎,作为“冲神”这一疑似本作头号BG官配(参见《银魂》动画DVD某卷封面)的附加产品,平白多了一个“相处不睦的亲家”属性[那么难道其实(无处不在的)假发子就是(因为个性奔放脑袋秀逗而)经常离家出走的孩子他妈?!];S星王子冲田倒是与那位万事屋老板的关系莫名其妙地颇为融洽——不知是因为三叶事件,是为了讨好未来岳父(可怜真•岳父星海坊主就这样被彻底无视了……),还是单纯地“偏偏就看他很顺眼”。

所以无论他有多么地MADAO多么地猥琐我们都可以接受.尽管说着什么改变国家和他没有关系 但是他是真的在用自己的行动去一点点的保护他的世界改变这个世界 我想 他早已无谓自己的生死 时刻做好了死的觉悟 所以他可以活得无谓 但是面对别人的困难绝不会袖手旁观 就算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去贯彻自己的武士道也要去保护那些家伙 在战场上无论被打倒多少次 都会选择站起 无论有多么艰难都要站起 战斗到最后一刻 有时仅仅是一个委托 就要拼上自己的性命 问起他 他一定会说 这是我的武士道 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 坂田银时 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呢 红樱篇里他与阿妙擦肩而过的瞬间 望着他撑着伞在灰暗的歌舞伎町渐行渐远的背影 我莫名地觉得伤感眼眶有些湿润

愤怒于“医生只许我一周吃一次甜食啊你们居然给我搞泼了!”的高血糖武士坂田银时把惹事的豹子头天人痛殴一顿,肇事之后骑着摩托带着大众脸眼镜少年志村新八狂奔,顺便拯救了新八那个被高利贷的天人抓去“无内裤火锅天国”打工的姐姐,并就此把一心复兴道场的吐槽四眼……哦不,有志少年新八逼上了“与阿银一起经营(几乎永远都是负利润的)万事屋”的贼船,之后又在出门买《JUMP》时捡到了为了吃饱饭来地球打工(做黑社会打手的工……)团子头怪力萝莉神乐……

“人脉广阔”或者说“奸情四溢”大概是主角的必备属性之一,而我们倒霉的万事屋老板不但住个院都会被小猿可着劲儿S,去夜总会喝个酒还要被阿妙殴打,就连传说中的真选组组长近藤猩猩……哦不,进藤勋和真选组的流氓上司松平片栗虎这样的大人物都时常出现在他的身旁……并且虽然只是个腰佩木刀的落魄武士,却像全知全能全次元的天照大神一样有着多个“分身”:

白血球王作为他替身般的存在 也是有着他的特质的吧 不善于表达自己 总是寻找借口 明明是一个烂好人却不愿意承认 经常被卷进莫名其妙的事件经历过无数次险些丢掉性命的冒险 可是哪一次不是站在事件的中心 坚持着自己的信念

【其之贰!MIX浪客魂】

在平行设定之一,他是3年Z班的银八老师;在平行设定之二,他是与重下巴眼镜大叔新八一同在歌舞伎町打拼的牛郎金时;在原作的现在进行时,他是常去西乡特盛开设的人妖酒吧打工的“小卷子”(为什么无论男装女装都是从事【特种职业】的!?),而在原作的过去完成时……他是攘夷战争中的白夜叉。

无论对手是谁 从来都没有放弃过的男人
脑海里闪过的是看JUMP挖鼻孔的他 偷窥别人脱衣服看到流鼻血的他 赌博赌到只穿着一条草莓内裤的他 可脑海里同样闪过幽灵篇里内牛满面为幽灵唱歌帮助他们成佛的他 龙宫篇里变成老头也不放弃 到最后还是拼死去救乙姬的他 吉原篇里被骂成丧家犬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对抗夜王的他 身上流着不折不扣的武士的热血的他 认真时眉毛和眼睛的距离就会变小的他 散发着万丈光芒的他

生活在这么一个看似和平的世界中的角色们,就是这样似曾相识又独具特色,时不时来点KUSO抑或COS,却又与其他故事中的人物大相径庭。

是的,白夜叉。活跃于攘夷战争后期,怀着保卫国家赶走天人的理想,纵使染满鲜血也在所不惜的恶鬼,他银发白衣。

他不是救世主 但他给很多人带来了光 照亮黑暗的世界 改变那腐烂堕落的世界
从血腥残酷战争中存活下来的白夜叉 这就是坂田银时 看过了太多同伴的死亡 踏着同伴的尸体前进的男人 所以最后才会选择这样一种方式活下来么 不要无谓的牺牲 如果要牺牲那也是自己而不是身边珍贵的同伴 假发曾说过 本应该是对这个世界最不满的人 却以那样的方式生活下去 白夜叉 你的背后到底有多少故事呢 血雨飘摇的年代 仿佛看的见你双手沾满鲜血站在同伴如山的尸体中那落寞的背影 内 你是说过自己没有父母的吧 坂田银时 你到底背负了多么沉重的过去呢
ED里是童年在课堂上抱着木剑睡觉流口水的你 托腮一脸无聊的高杉 还有认真念书那时就是长发的假发 那时的你们是否很快乐呢 窗外明媚的阳光和随风飘扬的樱花让人产生了某种错觉 好像未来并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应该是你们走到了岔路口 选择了不同的道路继续人生 并且彼此成为敌人 如果那时就知道了结局 又会怎样 还会有在战场上把自己的背后交给最信任的同伴吗?
啊哈哈君说自己要飞向宇宙 而你呢 留在了江户 只要这一片天地就足够 就已经足够

男一号坂田银时,死鱼眼天然卷高血糖木刀武士。虽然论“高龄”拼不过72岁的太公望与28岁的绯村剑心,但却有着远胜于上述娃娃脸二人的强烈大叔气息(不过二十多岁了还没戒掉《JUMP》),当众挖鼻孔挠痒是家常便饭,各种“有伤风化”、“儿童不宜”的台词更是时刻都能吟诗作赋般若无其事地脱口而出,猥琐度简直不输《幕张》(《JUMP》上登载过的最猥琐咸湿的漫画之一)的男主角盐田。经常一边怨念于“可能的话我也想要一头清爽的直发啊!”一边耍帅地絮叨着“天然卷的家伙都不坏”。万年穷光蛋,万年欠房租(据说不是因为偷懒,是因为他养的萝莉和狗太能吃……),为生计所迫偶尔也会去人妖俱乐部打工,艺名“小卷子”,还是个双马尾。

他银发白衣,他挥刃浴血,他与同伴们抵背并肩,一同直面轰雷滚滚阴云沉沉。他们任凭热血澎湃,不畏凛风寒雨,坚信能用自己的刀斩裂阴霾,用自己的手迎来云消雨霁。

有人说 可是 坂田银时你最终没有来拯救我们 是啊 我们看着你在二次元里活得多姿多彩到了危难的时刻就说出那些不是大道理却依然感动着我们的话来 跟着你走过的时光 有笑到不省人事也有哭到满脸眼泪鼻涕 但是我们依然在三次元里挣扎 淹没在考试成绩很烂工作不顺利房价又涨了买不到那些原版银魂周边这样的琐事中
但事实上 我觉得已经足够了 如果能够早些遇见你 或许生活又会有一些不一样 但是起码我遇见了你 你给了我快乐和感动 所以我会鼓起勇气 在以后的路上会有荆棘和坎坷 那个时候 我一定会努力地去想 如果是银桑 会怎么样 如果是银桑 会说些什么 不要放弃 保护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和事 虽然不是做好了死的觉悟但是也会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别人 就是这样的生活态度吧 认识了银桑的家伙们也是这么想的吧

但同时,他也一脉相传地继承了JUMP系男主角打也打不死打死也要打的小强特色,拥有惊人的生命力,与远胜于一般少年漫里十几岁的男主角的长篇大论说教能力(所以才在小说版《3年Z组银八老师》里担任着唯一的教师角色?)。大部分情况下,他嬉皮笑脸脚底抹油能跑就跑,但如果同伴遇险,也绝对会一马当先地挺身而出去战斗;他总用木刀打架尽量不伤人命,却曾经是攘夷战争后期被视为恶鬼的“白夜叉”;他唯一不够像少年漫男主角的地方只是从来没有练出过必杀技——如果银时式说教不算必杀技的话。

——谁料想结局却是幕府称降,废刀令启,同袍四散,契阔天涯。

你给我的世界带来了不一样的光芒和色彩 教会了我一些以前所不曾知道的事情 所以我要说一声
坂田银时 你是个好男人

至于以“普通平凡大众脸”著称的男二号志村新八,与“JUMP史上第一个当众挖鼻孔的人气女主角”神乐,则进一步强化了银时的“非典型少年漫男主角”特色:

那时候或许真的是太年轻了。

最后还要感谢杉田君 成就了这个男人

以“吐槽”、“万事屋的良心与常识”、“万事屋主妇”为角色意义的新八,虽然是剑术道场“恒道馆”的少主,却因为废刀令的颁布家道没落,过着为复兴道场竭力打工的生活——但自打被阿银拖上贼船以来,却几乎从没拿到过工资,反倒是曾为了付房租被迫陪银时一起去人妖俱乐部打工——这就已经够惨了,何况他家里还有一个美貌度与凶暴指数成正比、与料理能力值成反比、酷爱哈根达斯的姐姐阿妙,就连近视眼都据说是拜姐姐的“暗物质炒蛋”所赐,而这名身有残疾(残疾?!)的不幸少年,更被人民群众落井下石地誉为“主要成分是百分之九十几的眼镜和一点其它”的存在,只有在化身为热血又暴力、随时能对队员使用超必杀插鼻过肩摔的“寺门通亲卫队队长”时,才仿佛感受到了自己生存的意义……与这样的男二号搭档的男一号,到底该说是近墨者黑(新八:他才是“墨”吧我是被拖下水的!),还是人以群分?

之后(疑似被高杉用绷带底下那只眼睛发动GEASS下了“不许比我聪明”的命令的)秀逗X2坂本辰马和桂小太郎,成了穿梭星际的宇宙商人与温和派(大概)攘夷志士的领袖。而伤了一只眼睛的高杉晋助,则一直被空知猩猩藏着掖着,只是时不时地放送几张木屐•浴衣•小烟枪花魁照,怎么看都是一副注定了要被捂起来孵成最终BOSS的架势——毕竟我们知道,《银魂》这样一部漫画的大结局,总不可能是“武士们团结起来打倒了隐藏在幕后操纵一切的大坏蛋天人”。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