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着梦想的潘多拉宝盒

作者:www.3410.com

说不上究竟有神马好,但我偏偏就入了迷。
在几天内马不停蹄地看完了动画,皮肤质地一落千丈,现在开始坐在屏幕前追漫画。
以下是我摘录的(从动画结尾开始的)台词。

一个人寂寞;两个人一样寂寞。
桜蘭高校ホスト部,樱兰高校男公关部。
其实在它上档的时候我都已经看过一遍了,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重新想看一遍了。
然后,不知道是自己变了,还是当初看的时候没有那么仔细,明明是高兴的,为什么会流泪?明明是搞笑的,为什么我却停止不了流泪?
对,一百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因为我的心情是自我厌恶的,所以我在搞笑的剧情下,看到的却是无边无尽的寂寞。
很寂寞,一个人,也寂寞,春绯寂寞,环寂寞,镜夜寂寞。
很寂寞,两个人,也寂寞,光和馨寂寞,光邦和崇寂寞。
用笑容,用天然,用冷漠,用恶劣,来填补心中的寂寞空洞。
桜蘭高校ホスト部是我至今为止看了那么多,第一次喜欢里面所有人物的动画片,对每一个人都怀着无法释怀的心疼,我们一直一个人默默成长。

原本要我看运动番我是拒绝的。原本说这部剧卖腐我也是有点反感的。看过才觉得断章取义真的不好,非常不好,wb上哀嚎的噱头其实会混肴视听,让初次接触作品的人忽略了制作组真正想传达的东西。
(评论涉及剧透,虽然可能大部分人都被一些网上的截图刷屏了,但是,还是真切希望初次观看的同学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安静地去欣赏它。)
初登场的主角勇利,正在人生一个坎儿上。世界第六听起来好像很流弊,赛场上表现失误听起来好像很打击人,然而勇利却反常的很淡然,非常淡然,不悲不喜。是的,看到这里就有一种深深的违和感。淡定的刷着手机新闻,淡定的与家里打电话汇报比赛失败的消息,仿佛对什么都不太在乎,虚幻的像一具空壳。直到电话最后,情绪终于决堤了一般宣泄出来。看着哭泣的他,才发现原来这次的主角并不如看起来的那样坚强,掩饰得很好的他其实内心早已摇摇欲坠。继续看下去会发现他的内心甚至是十分纤细的,比一般人来的还要敏感,并且会融入滑冰的表演中,勇利有着一颗艺术家的心。因此情绪上的消沉对他的比赛有着直接的影响,这一刻我甚至开始担心他会不会就此一度退出职业生涯(嘛,毕竟标题和海报自带剧透,勇利是肯定要滑冰的)。
直到他生命中的光出现——维克托。就是因为这个人,勇利才在儿时毅然把只是兴趣的花滑当做了毕生奋斗的舞台,因为憧憬,想和那个人站在同一个地方。勇利毫无疑问是有实力的,然而与之不相称的是这个实力背后没有自信支撑着他。他迷茫,虽然家人朋友都支持他的事业,然而似乎没有人能够了解他的内心。纤细敏感的艺术家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么的孤独。怀着对维克托的崇拜而进行的花滑在他心里如生命般重要,但当此次回老家后,姐姐问他要退役, 还是回老家旅馆帮忙的时候,勇利愣住了。姐姐的问题是那么一针见血,直接撕开了勇利一直刻意逃避的最恐惧的真相。是的,就算他视如珍宝,运动员的生涯就是如此短暂,就连他最喜欢的维克托也面临着退役的谣言。当这一切最终需要画上句号之前,勇利该何去何从?所幸在他彻底迷失前进方向的时候,维克托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么骄傲的身姿,那么动人的邀请,就此沦陷也不能怨勇利了吧笑。精彩的故事拉开帷幕。
缺陷vs缺陷
看似无欲无求其实内心强烈渴望被爱被理解的小猪勇利,和看似拥有全世界的爱也爱着全世界其实内心只有他自己的冠军维克托。动画组细心策划着阴谋,直到后面才慢慢浮现出水面。勇利的缺陷是显而易见的,他一出场就告诉了我们他其实是一个多么脆弱的人,相反动画组很巧妙的隐藏了维克托的缺陷。在勇利这个迷弟的眼中,甚至全世界眼中,维克托都是完美的,自带滤镜般闪闪发光。我们也几乎差点就信了。直到违和感的出现——看着勇利的视频,维克托在空旷的高级公寓露出深沉的眼神,一缕发丝滑落,掩藏起了没有道明的情绪。在群众喜闻乐见料想维克托是对勇利一见钟情的瞬间,维克托的眼神居然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冰冷。为什么会这样。在此对此作品原画表示折服,如此细微的表现,分毫不差的传达着动画组的意图。在勇利说自己要成为最好吃的炸猪排饭时,维克托抱着勇利说当然了我最喜欢炸猪排饭,违和感再次扑面而来。这个动画细思恐极的地方就是每当觉得剧情好像很甜的时候实际上藏了一嘴玻璃渣。此时的维克托正如wb上一位太太的分析,他只是万人迷,对谁都是一样的散发着荷尔蒙,维克托的真心到底在哪里我看不到。当勇利表白决心的时候维克托这样公式化的回答他,因此在勇利敏感的心里隐约明白这只是说得更动情一些的客套话罢了。维克托是他的全部,然而在维的心里他能有多少分量呢?勇利不敢奢求。
略过许多不赘述,随着剧情渐渐展开,俩人历经磕磕碰碰的心路之旅,终于渐渐让站在雪山之巅的维克托有了融化的迹象。他不再只是为了从指导勇利那里学到改进自己表演瓶颈的方法(目前动画里没有明说,但是我个人感觉维克托来当教练就是从勇利的表演上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虽然导火索是酒后的那场尬舞www),维克托开始放下魅惑的表象,开始关注起勇利的喜恶,开始表现得像个有血有肉有温度的人类,花滑大能就这样走下神坛,一点点来到勇利身边。还有两集就要迎来尾声,此时不敢断言什么,但是二人的改变显而易见,相信他们在各自的生命中拥有了一段共同难忘的时光,而带着这份爱,他们能走得更高更远。此时我方才醒悟,啊,原来这个动画是在讲述运动员的内心成长,就是这样简单。终于明白了爱的少年,将以金牌作为回报。不仅仅是勇利,还有维克托。
冰上的尤里这个动画经过二刷三刷,会发现越来越多之前不曾注意到的细节。对于制作组这般用心呈现的作品,谁还会怀疑他大热的原因只是因为卖腐呢?

你是那样的吗?你难道跟埴前辈一样,是个有段数的学武者?
“我是男是女都无所谓”,你要重新理解这种肤浅的想法。
正因为现实中很多东西不是只要努力就能够得到的,我们才更不能放弃努力!唯有如此才不会后悔、不会错过那些本可以追求到的东西。
用比探寻的掠夺者更合法的方法一步登天不是更有成就感吗?
那个已经不是红茶而是红茶味的砂糖了。
上课的时候也专心致志地在看育儿的书,还以为难得终于开始认真念书了。
铦前辈你……有没有要想亲Honey前辈……?没有。
还觉得铦前辈也是把Honey前辈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所以应该理解我的。头痛,胸口也疼,肯定表面是感冒症状但其实是心脏的疾病,我要死了。
能这么精神地滚来滚去的人是不可能死的,环少爷。
大家都想来照顾您,最后只好用扔飞镖来决定了噢。
是吗……好像很开心啊……
我们的少爷真是……让人不知所措的人……
我一直这么想哪……铦前辈是不是特别钟爱小的东西?比如Honey前辈。
医生……不用了……对不起,我其实是个变态……
生病的时候可以跟父母撒娇喔。
抱歉,难道说那时候光想说的?
小春——点心很好吃哦!要不要用保鲜膜包回去?
……明明是我的孩子居然有这么傻的睡脸……算了这样比较可爱。
哇……好傻的脸……
那是神马?现在的潮流。
咦?为什么坐得那么远?哈啊,怎么说呢,为了谨慎起见。
伽名月,我啊……喜欢那种虽然对某件事不是很擅长但还是很努力的女孩子。
欢迎光临,须王君,想要占卜什么?(抽泣抽泣)女儿到了反抗期了……
哇……实在是很难帮他说话……
我对环学长是不是太过于冷淡了呢……因为我实在是不会唱歌……
不用了!!怎么可以用春绯你那仅有的¥呢!!又不是神马仅有的¥啦。
光,你看——是奇怪的果汁哦。
只有一个女人的话,当然更容易被大家宠爱。如果你只是想遵守约定的话,就不用来了。
镜夜还模仿别人……环开始学播音员讲话……(继续怪谈)
太好了!!好久没有和春绯这样正常的说话了……
只是有一件事我可以确定,我十分敬仰环学长的所作所为。
但……但是美玲说了“你帮了我大忙了”的啊……说我很有用的嘛……
真是的,到底在感动些神马啊,环学长……
如果给人用框框条条定型的话,那么很多真正重要的东西就都看不到了。

我喜欢第二集里面的那对情侣,光是看着春日崎在只有黑白灰的画面中,坐在巨大的咖啡杯中,冷漠得一个人,什么音乐也没有,很冷,很寂寞的样子,就觉得很难过。
她在男公关们中不断流连,为的是引起青梅竹马——珠洲岛的注意。
“很可惜,还不是我的女朋友,甚至可以说是单相思。她很耀眼,充满自信的男子才适合她。”自卑的朱洲岛。
只是她看着茶具的那种幸福的目光,是无法从任何一个男公关身上得到的。
小小的两个身体,都站在高高的华丽的椅子上,隔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透明玻璃橱窗,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精美的瓷器。
“快来看,奏子。”
“好漂亮”
“骨质,陶瓷,海藻绿。如果奏子做我的新娘我什么都教你,好吗?”
“嗯。”
她的咖啡杯,只有黑白灰。
“不要说了,不管我做什么,他都不会在意,留学的事没有和我说就已经决定了。”
他的自卑,希望能被改变。
“所以我想改变自己,我想去见识一下世界,变成一个更成熟的男人,我希望她能等我。”
推开厚重的门,看到朱洲岛和春绯在一起,流泪,转身,飞奔。
被推开的厚重的门,看到一个满脸惊愕的奏子,她流泪,转身,飞奔,无需思考,追了上去。
“他为了追上她跑出去。”环如是说。
在聚光灯下,他半蹲:“春日崎公主,能和我一起跳支舞吗?”
她微笑:“好的。”两只手轻轻交叠在一起。
“我喜欢你,一直很喜欢你,我要再次和你求婚。”
黑白灰的咖啡杯转动了起来,变成了亮丽的色彩,就好像朱洲岛通商的瓷器。
迎风飘扬的短发里带着的她的笑容,真心的,幸福的笑容。

第一次写评没忍住,内心太多情绪在翻涌。就不多言了,这个作品的好,不需要你是动漫宅或者花滑宅,只要认真看过都能懂,因为它讲的故事内核是如此简单明了。

你是不依赖别人而长大的,所以,来,到我这里来。
擅长隐藏自己的行踪,也很擅长发现其他人。
这可是最后一块哦,从Honey学长那里拼死守住的!

猜猜谁是光的游戏。
“肯定没有错,就算你们长得像,但总是有不一样的地方。”
有一个人,第一次可以分清楚,光和馨。
就算换了头发的颜色,依旧还是被认得出来。
“猜错了哦,今天粉红色的是馨,蓝色的是光。你们互相换了颜色吧。”
雪地里,两个小孩子坐在长凳上,紧紧相握着双手,一堆凌乱的脚步,有一条脚印延伸至他们的面前。
“你发现了没有,光,至今为止的世界,只有我们两人与我们两人之外的世界,第一次出现了第一个真正的入侵者。”
“那么,你知道我们哪个是光,哪个是馨吗?”
“这边这个是馨。”
我们一直都两个人,对方在世界里都是唯一的存在,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尽管如此,我们又都是独立的存在,馨不擅长的由光出面,光不擅长的由馨出面。
“他们从出生起,就没有喜欢过别的人。”别的人,这样说。
并不是那样的,曾经我们有一个,唯一喜欢过的人,也非常喜欢的,照顾我们的保姆姐姐。
那个保姆姐姐只是一个小偷,却被他们发现,要求一起玩,那个“猜猜谁是光”的游戏。
我们心里一直想让保姆姐姐留下来,因为我们喜欢她。
她打破了那个约定的储钱陶瓷,里面有保险箱的密码。
“你违反了约定。”在窗前,保姆姐姐吊着绳梯往下面逃离,因为,警报已经拉响。
“那也没办法,因为我分辨不出你们啊,也许真正能够分辨出你们的人,永远都不会出现。”
我们唯一喜欢过的保姆姐姐,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就消失在黑暗的夜色中了。
我们的性格就这样稳健而又扭曲的成长着。
对着邀请光和馨入部的环说了过分的话,但是他还是依旧希望光和馨入部。
“对现在的我而言,还分辨不出你们,因为你们长得太像了。不过凡事都要换一种角度想,能长得像到这种程度,已经是种才能了。所以从今以后,你们也要继续钻研怎样才能变成一个人,但是,你们也不要忘记自己是两个不同的个性。但是,我也会努力学习怎么去分辨你们。”
“在怎么互相矛盾,那也是你们啊……是你们的个性。”
能分辨我们的也只有我们自己了,没有人能够猜对“猜猜谁是光”的游戏,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都知道。
“那为什么当别人猜错的时候,你们都是一脸寂寞的表情?”环的目光很温柔,很温柔。
风吹起他金色的发,常陆院的脸上都是寂寞的表情。
“这边的是馨。”
“你猜错了哦!”
那个时候,那个女孩子说了:
“对不起,你们别哭啊。”
听了她的话,我们都有一点震惊,那个时候,我们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目光流转,两双金棕色的眼眸看着春绯离去的背影,馨的眼眸看向光,光却依旧直直的看着春绯,再次转目,看到的,又回到了那个背影。
在未来的那些日子里,馨的目光会追随着光,光的目光里有的,是春绯。
因为是双生子,馨,是了解光的,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了解。
“不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别人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的。”
我想,光是喜欢春绯的,喜欢,非常喜欢,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变成了孩子气的占有欲。
其实,是春绯在保护着光吧。
那个孩子气的光吧。
月光下的南瓜马车,不停奔跑着。
到了午夜时分,那辆马车就会变成南瓜,但是念诵咒语的人并不是魔法老婆婆。
马车的魔法果然是不能一直持续下去的啊。
在那种情况下跑到我身边来的话,说明还是没问题的啊。
细腻的馨:但是当光他察觉到自己想往前,再迈进一步的话……那个时候我……该怎么办好呢?
果然,双生子……还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光不是馨,馨不是光。
最重视的就算现在是彼此,但以后不一定一直都是彼此。
那个时候,另外那个剩下的,不论怎样,会比以前更寂寞的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棉兔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怕打雷的春绯,躲进的是一个小小的衣橱,雕花的,没有放任何衣服的衣橱。
“喂,春绯,出来,在那里面会更害怕的。”
“没关系,我一直都是这么撑过来的。”
正在拉动门把的环停下手:“一直……总是一个人在家里,就算知道我们在附近,也不叫我们,原来是这样……”用力拉开门,“我明白了,好了,我输了,你就是这样从不依赖他人长大的女孩子,好了来这边,到我这边来。”
伸出手,雷声鸣鸣,她跳入他的怀抱。
“从现在开始我在你身边,不会再让你孤单一个人,绝对不放手。”
温柔的环,寂寞的环,怀里有着一个一直一个人寂寞得长大的春绯。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