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该死的动漫,语录及谜题

作者:www.3410.com

根据台版(奇艺网298集版)制作。
各集序号按日版(台版有些集的顺序跟日版不同)。
集号对应见资料站目录栏目(本篇及特别篇):

  要说日本童话里什么鸟最多,我总觉得该是乌鸦,老是在场景的间歇里“嘎嘎”划出。而要论起其中较有名的一只,“一休”里的“乌鸦嘎嘎叫”可谓算得上一时之选。
  一次和朋友喝酒,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你说咱们那时候也叫幸苦,下班,不,下课后紧赶慢赶地回到家里,就等着单田芳的场子,等老爷子消停了,那个一休就该上场了,这么弄完也就晚上七点半的光景了,还得做功课...
  他咧嘴一笑:前面也差不多一样折腾,不过我完事就直接上床了,反正第二天可以抄你这个书呆子的...

      看完两季动漫的最后反应是,要大喊,我要大喊!因为不能找来警察,不能被邻居投诉,所以我的喊声全部闷在心里,估计要生病了。我是治愈系漫画派的,一般这种机器人打架的其实不算喜好范畴,所以通常看完动漫的反应,不是上述的,也就看看樱花向往缅怀两把而已。

语录:
001-050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452/
051-100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465/
101-150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479/
151-200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488/
201-250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504/
251-296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529/
特别篇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543/

  然后一番俟立卡插地回忆开了,第二天酒醒了,还胜些稀里糊涂的念头,捕捉下来,就算是那个小和尚留下的一些残梦吧...
  按我凡事从美眉开始回忆的逻辑,最先就琢磨起的就是小叶子和桔梗店老板的女儿。
  桔梗店老板的女儿除了使我觉得《邦斯舅舅》里“不可以娶独生女儿”的定律历久弥新之外,这类阿紫(《天龙八部》金庸)似的人物迅速当垃圾扫掉。
  但回忆小叶子就是非常温馨的一件事了。
  无论是哪一个季节的叶子,你会想起什么?柔软。那种似乎很容易被你揉碎的那种温暖,那种你轻轻地捧起她,就会有什么懒洋洋地舒展开来。那份惬意随着逝去的阳光伴着若有若无的清香,往日重来。
  小叶子和一休有相同的遭遇:都没有父母在身边,孤独地飘荡在这世间。他们自然还不会互相慰籍,但已经懂得相互取暖,知道对方的欢乐会绽放在自己的心里。多年以后,小叶子变成了阿重霞(《天地无用》),依旧是那么清亮的喧闹,依旧会急促地哭,依旧会烂漫地笑。依旧有些不讲理,依旧会为了喜欢的人“小小地”气急败坏。
  如果说小叶子是一条潺潺的小溪,那么一休的母亲就更象喜马拉雅山顶的神湖。虽然美得惊人,但让你感到凛然不可侵犯。隐隐间,寒意逼人。“一休...”一休母亲的台词其实很少,但每次出现总少不了这声呼唤:有时是极力克制自己亲情的压抑,有时是坚持那曾经母仪天下的威严(或许说差一点更准确),有时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严峻,但自然还少不了的眷眷温情。作为一休苟活于世的条件,就是让他遁入空门,第一步就是斩断母子间的如海深情。甚至在短暂的相见之后,总是要他坚持自己的修行,虽然“看”着雪地里远去的亲生骨肉在颤抖,也只是一个人静静地颤抖。缓慢低沉的不总是很华贵,但华贵的却总是缓慢低沉,在这个总体风格比较诙谐的片子,这片幽蓝的风景闪着寒光。
  寒光。记得《菊与剑》里曾说:西方人恐惧武士刀尤甚手枪,一个原因就是那如秋水的寒光。而在一休的世界里,就曾有过这抹寒光——蜷川新右卫门。要说小叶子是最可爱的女生,那么这个连鬓胡子实在是这部片子另一个“罐头笑声起爆器”。从开始一副什么都要不懂装懂的胡搅蛮缠,到最后一定要让一休收其为徒的死缠烂打的执着,这位新右卫门与其说折服于一休的智慧,不如说臣服于他的胸襟,当然这一切,当年的我是不会从这个动不动就嘻嘻哈哈地武士老爷身上明白的。作为一休的朋友,他的声音是轻快而又有些浮嚣的;作为将军的部下和一方的地方官吏,他的声音又是威严甚至是雄壮的,而这,又是一个人。
  相对虽有可笑之处,但尚不乏可爱的蜷川新右卫门,我们这位足利义满将军就不怎么样了。(这里不谈历史上的足利,那可是连自己儿子都不放过的家伙。)足利义满这类角色有点使我想起《大闹天宫》里毕可先生的玉皇大帝,同样可笑之外,陈大千先生更把那种所谓大名的色厉内荏,或者说残暴中的可怜刻画得入木三分。不过可厌之人,倒也有可取之处:譬如那次他拍马赶到安国寺,和王妃为了孩子“石头、剪子、布”,几分父亲的温情刹那流露,到底还有些人味。
  最后自然要说说一休。虽然我更喜欢历史上的一休宗纯,但这个不时喜欢玩点小聪明,但总有些大气象隐含在里面的小沙弥,还是有很好玩的地方。他该是傅红雪般的(《风云第一刀》古龙)的人物,但却由于母亲和师父的细心安排,并没有被仇恨扭曲了灵魂,而是处处不忘了在口袋里装满阳光,不时分一点在这个阳光总不嫌多的世界。一休的声音有种天塌下来当睡袋的张狂(后来在《天地无用》里的魉呼更是飞扬跋扈得痛快!),也有那种不愿意被世故人情左右的锋利(譬如母亲告诉他应该怎么样,他不能反抗,但也不打算接受。),但更有一份孤雏单飞的凄凉。那么多年以后,我久久不能忘怀的并不是他那俏皮的“回答”,而是在颠簸的湖水中向着苍天怒号:如果不能让我在妈妈身边,就让这小船沉没了吧...
  动画片的配音和电影有着很大的区别,一方面配音的份量比较吃重,人物完全由配音演员赋予灵魂;但另一方面由于没有必须和电影演员本身的一个契合问题,孰难孰易实在是见仁见智的一件事。不过幸好我本身也只是残梦烟重罢了,轻碎怅惘之间,渐行渐远的,本就不止是“一休”...

    可是这部鲁路修,尤其是第二季,它的颜色太重太重,大片大片地染在心里,四处蔓延,无处安放的冲突。这故事,这结局,我一定要鼓掌夸好。可是一边拍案叫绝,一边好像吞了馒头般难受,卡在喉咙里,即使喷了泪那胸口满溢的紧张感又瞬间充塞。

谜题:
001-050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565/
051-100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574/
101-150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580/
151-200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594/
201-250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605/
251-296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611/
特别篇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883755/discussion/58245622/

  附:
  所附资料均来自“一言即休”专题网站:
  一休语录
  “沉思的人有谁不想自杀”
  “风狂狂客起狂风,往来酒坊淫肆中。”
  “入佛界易,入魔界难”
  附言:
  如果说小叶子是一条潺潺的小溪,那么一休的母亲就更象喜马拉雅山顶的神湖。虽然美得惊人,但让你感到凛然不可侵犯。隐隐间,寒意逼人。“一休...”一休母亲的台词其实很少,但每次出现总少不了这声呼唤:有时是极力克制自己亲情的压抑,有时是坚持那曾经母仪天下的威严(或许说差一点更准确),有时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严峻,但自然还少不了的眷眷温情。作为一休苟活于世的条件,就是让他遁入空门,第一步就是斩断母子间的如海深情。甚至在短暂的相见之后,总是要他坚持自己的修行,虽然“看”着雪地里远去的亲生骨肉在颤抖,也只是一个人静静地颤抖。缓慢低沉的不总是很华贵,但华贵的却总是缓慢低沉,在这个总体风格比较诙谐的片子,这片幽蓝的风景闪着寒光。

    鲁路修这样的杀生成仁,“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世界所有的罪孽和包袱都让我来背,再一起和我消失。我死之后,就可以留下,留下一个干净和平美好的世界,那个我为之奋斗想要建立的世界,那个尤菲、娜娜莉都想要建立的世界,那个活在未来的世界。任这世界所有人都误解、都辜负、都唾弃,也无所谓。因为知道那个真正的理想,所以我可以在看见朱雀的ZERO出现时就在唇角隐秘地微笑,在滑下斜坡满身鲜血后若有若无虚弱轻松地微微斜眼,朝着娜娜莉淡淡笑了。

    那个每天只是赌棋,上课打瞌睡,被老师抓去上体育课,在校园里躲告白的女生,坐着好友的三轮摩托逃学的高中男孩,如果鲁路修能够永远只是这样的简单生活就好了,那么娜娜莉就不用在最后嘶喊没有哥哥的未来世界有什么幸福可言。他们俩可以在世界的角落里,在这个大家一直不会长大的阿什弗德学园学生会里,慢慢地活着、幸福着。

    可是,就像鲁路修自己阻止父母的那样,不应该停止时间的流逝,要学会去接受,接受时间本身会流失这个本质。时间流逝,那样美好的生活不可能在保鲜膜里般永远不灭,虽然它也是鲁路修心中,最向往的所在。那个在天台上以后继续一起放烟火,是鲁路修和大家的约定。看似简单的约定,却注定无法实现。

    鲁鲁有一次说过生活就好像透明玻璃,你转动它,就会发现光线折射的各种色彩和光芒,幸福就在你已经拥有的生活里,换不同的角度观察就好像转动玻璃一样,可以看见那些一直在找寻的幸福发着光,其实我们早就拥有了幸福。无数年前的《花仙子》最后说其实找遍全世界,七色花就在自己家的后院里,是同一个道理吧。
    第二季刚开始时鲁鲁的记忆被封印了,当时真的一阵高兴,虽然娜娜莉变成了赝品弟弟洛洛,却心怀敏柔地好希望鲁路修不再想起来过去,能够这样,就这样简单幸福生活下去,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存在,天空理所应当的蓝,和弟弟的笑声理所应当的纯澈,和学生会好友们的美好清新日子理所当然的悠长而恒久。可是,时间的齿轮开始转动了,就盖不住那生命的盖子了。永世孤独的C.C把鲁鲁拉去了孤独的世界,回不去了,阿什弗德学园,回不去了,年少单纯的时代。生命注定的孤单、悲苦和厚重,都要挺直身子去承担。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