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绵长,实际不是独有春回大地才是柔情

作者:www.3410.com

·主要人物
 未来日记持有者

    看未来日记已经是数月以前了,看完后被由乃的执念深深震撼。那时到豆瓣看评论,看到一条评论是“世界第一的神经病”,这评价真是恰如其分。我想大多心智健全和成熟的人都会觉得由乃那样的爱难以接受吧,也有人更认为由乃对雪辉所怀的不是爱,而是疯狂的幻想和占有欲。
    可是,什么是爱呢?有人对爱的愿望是花前月下的浪漫,双宿双飞的快乐;有人对爱的憧憬是平平淡淡又无微不至的温暖,带着琐碎烦恼的幸福;有人对爱的渴望是流转在浮华之间,如落叶飞花般轻盈;也有人对爱的要求只是没羞没臊,无尽的piapiapia。
    可是,也有一种爱是只能远观,却无人愿意触及。那是希思克利夫对凯瑟琳的背叛的愤怒,荒原上呼啸的狂风应和着他的恨意;那是桐原和雪穗在共同的伤痛中结成同盟,在罪恶的黑夜中成为前行时照耀彼此的太阳;那是亨伯特对洛丽塔无法抑制的飞蛾扑火般的情欲;那是顾城对谢烨初如新芽般纯净,终似朽木般枯死的爱意。也许在有的人眼里,这些通通都不能算作爱,可是就我的定义,只要是,深深刻入灵魂的感情,就足以称为爱了。
    在由乃的人生崩溃的时刻,雪辉无意之间成了由乃灵魂的支柱。也许这雪辉只是一个象征,甚至也许和雪辉本人自身的品质完全无关,而仅仅是由乃幻想中作为灵魂支柱的存在。可是这样就足够了……
最后,虽然我可以理解,可以欣赏由乃的感情,却不代表可以接受。我视自由为人生中最不可侵犯的原则,若有人像由乃对待雪辉那样对待我,我必定选择玉石俱焚。有时人与人之间就是如此,为了各自的执念,即使相爱,依旧只能互相伤害。

又一季,这匹渣马,依旧在丧的路上,拖拖拉拉跌跌撞撞。只是这次,他和丧之间,有了和解的迹象。

 1st — 天野 雪辉
天野 雪辉(天野雪輝(あまの ゆきてる),CV:富樫美铃)
所持有的日记:手机记载的“无差别日记(观测者)”,把自己身边事物巨细无遗记录下来,是所有日记中情报量最高的,偏偏没有记载的是自己的事,故此跟由乃(2nd)联手可以达到“完全预知”的效果。
远离人群,因为没有朋友,所以喜欢用手机写日记作寄托。为人没有梦想,亦没有目的。尽管如此他亦没有觉得特别寂寞,因为他会幻想一个朋友Deus,后来才发觉原来并不是他的幻想。擅长玩飞镖,这也是他跟其他持有人对峙的主要武器。自小双亲离婚,现时为母亲照料,但他妈妈因工作关系经常离开家中出差。日记中数次出现不可回避的死亡DEAD END,但雪辉每次都以超越奇迹的奇迹成功逃过命运的劫数。
在学校炸弹事件后,雪辉到由乃家时发现其父母的尸体,从此便难以喜欢和信任由乃。这亦大大改变了众人的命运。
在礼佑(5th)被杀之后跟由乃一起转学到市立梅里中学校。
在父母双亡后,决心要成为“神”,开始不择手段。
7月27日,与由乃发生性行为。及后被由乃攻击,逃到房间中,被姆鲁姆鲁(一周目)告知现在的由乃来自上周目的真相。
被姆鲁姆鲁(一周目)推下毁灭中因果律大圣堂,利用日记伤痕累累的爬上去找由乃,后因所抓的岩石碎裂而掉落,但被美弥弥及时救出。
时空跳跃进到三周目世界中的天野等人,和天野一起跳跃的雨流美弥弥(9th)被姆鲁姆鲁打败,由乃自杀,因此胜出这场生存游戏,成为2周目世界的神。
在目睹由乃(一周目)自杀之后心灰意冷,对2周目世界毁灭也无动于衷,不断重复翻看自己“无差别日记”上7月28日,也就是由乃(一周目)自杀那一天的日记。
在二周目世界过去一万年之后,借由一周目姆鲁姆鲁的帮助恢复1周目记忆的(三周目)由乃用时空之锤砸破了分隔二周目世界和三周目世界的屏障,二周目的雪辉得以脱离已经毁灭的世界,前往三周目与三周目的我妻由乃会合。两人以两周目神的身份共同维持三周目世界的存在,并最终成为了幸福的情侣,得到Happy End。
三周目的天野雪辉则与若叶萌绘在一起。
外传“Paradox”中由于由乃变成由姆鲁姆鲁取代而没有成功协助雪辉,在14楼被火山高夫(3rd)刺中濒死,秋濑以治疗雪辉为条件答应协助姆鲁姆鲁。
秋濑发现真相后,被姆鲁姆鲁操控,手持“忘却之刀”刺伤秋濑。

小女马的出现,让波杰克身上,浮现出一丝丝责任感。这匹习惯于逃避一切负累的马,竟然为了小女马,强迫自己去做最不愿做的事。挨家挨户地敲前女友的门,人潮拥挤中排队填表,和八位凶神恶煞的养父谈心……作为嫌疑生父,他当然应该这么做,可是,他是波杰克呀。这匹大写加粗的渣,竟然也开始做“应该”的事了。

 2nd — 我妻 由乃
我妻 由乃(我妻由乃(がさい ゆの),CV:村田知沙)
所持有的日记:手机记载的“雪辉日记(搜寻者)”,日记以十分钟为单位,记载着雪辉(1st)的行动,当中包含少量的美化,可以完全预知雪辉之后会发生的事,故此跟雪辉联手可以达到“完全预知”的效果。但这也有双面刃的可能,因为利用“雪辉日记”的性质,也将会意味着最大的敌人就是天野雪辉(事实上,天野雪辉的事情并不会缺少她)。
雪辉的同学,头脑清晰容姿端丽,是雪辉的超级跟踪狂。一年前开始喜欢雪辉,但由于他对其他人不理不睬,以为自己无法跟对方一起。喜欢雪辉到达疯狂偏执的程度。杀人时冷血,完全不会犹豫不安。但日记中有“7/28 阿雪和由乃结合了 Happy End”的预示。
被我妻家收养,并实施优才教育,母亲由于患有忧郁症,经常对由乃施虐,逼其吃下草席。后来由乃把其父母困于笼中直至死去。尸体被雪辉看见后,便挖洞埋尸,洞口极深。后来警方在洞内起出三具尸体,第三具尸体身份不明。这些事已被我妻忘掉,若任何人在她提起,便会自篡改记忆。
据秋濑调查所得,已知家中第三具尸体的DNA与我妻由乃刚出生时割下的脐带完全吻合,他认为现在的“我妻由乃”是冒牌的。但她在我妻银行双子大厦分店一战中通过需要真正的我妻由乃才能打开的虹膜验证锁,之后确认是一周目的我妻由乃。
在御目方教认识春日野椿(6th)后,因为春日野椿经常跟雪辉在一起而心生嫉妒,讨厌春日野椿得想杀死她。但实情是她对雪辉身边的朋友也全部想杀死。
在礼佑(5th)被杀后跟雪辉一起转校到梅里中学,但二人分配到不同的班级中。对雪辉的新朋友起了杀意。
后来秋濑或揭发了她是一周目游戏的胜出者。由乃从一周目转移到二周目的游戏的开端,杀了二周目的我妻由乃,并取代其身份进行游戏。目的是希望雪辉在最后杀死自己,让雪辉成为神。
7月27日,与雪辉结合。及后攻击雪辉。
跳跃到三周目世界中,因不想杀死雪辉而自杀,雪辉因此胜出这场生存游戏,成为二周目世界的神。
在三周目世界中,因为二周目的雪辉时空跳跃到三周目世界来,并拯救这世界的由乃(改变因果使三周目的由乃没有弑亲)。因为时间线被修改而没有参加未来日记作战的由乃偶然看到了三周目的天野雪辉,触发了自己的手机吊饰(实际上是一周目的姆鲁姆鲁)。姆鲁姆鲁将保存下的一周目由乃的记忆全部交给三周目的由乃,由此在某意义上使一周目由乃复活。
继承记忆的由乃用时空之锤砸破了分隔二周目世界和三周目世界的屏障,二周目的雪辉得以脱离已经毁灭的世界,前往三周目与三周目由乃会合。两人以神的身份共同维持三周目世界的存在,并最终成为幸福的情侣,得到Happy End。
外传“Paradox”中由于姆鲁姆鲁做麻糬时不小心破坏了因果律,造成由乃从二周目消失,于是由姆鲁姆鲁替代,并未登场。

在尝试当父亲的这段时间,波杰克母亲的故事也渐渐浮现出来。这个冷漠的老太太,这个只愿记得自己荣耀时刻的名媛,这个让波杰克憎恨到不想再见的妈妈,在自己的人生里,又何尝不是受尽了不如意。卑微的童年,苦闷的中年,呆滞的晚年,不快乐这个病毒,仿佛刻在她的血液里,逃离不得。纵然爱情降临,两个相爱之人蜜月里的如花笑靥,也不过惊鸿一瞥,很快又被一地鸡毛的无奈吞噬。当这位年轻的妈妈,饱含恨意瞪着婴儿波杰克,这个病毒又随着眼波悄然传递入一个新的生命。

 3rd — 火山 高夫
火山 高夫(火山高夫(ひやま たかお),CV:土门仁)
所持有的日记:手机记载的“杀人日记”,记载了他的杀人情况,地点,计划等等。
是雪辉(1st)班上的英文科导师。暗地里其实就是震撼社会的连环杀人事件元凶。
在屋顶因手机被雪辉用飞镖破坏而消失。
在三周目的世界中被平阪黄泉(12th)逮捕。
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外传“Paradox”中被秋濑击败后DEAD END,但实际上姆鲁姆鲁只让其处于假死状态,以备时间倒回的修改,但仍然轻易被秋濑打发掉。

波杰克一团乱麻的人生,的确从这里开始。可拿这一切去怪罪一个,一生中几乎没有被爱过的女人,又真的公平吗……所以,破败的敬老院窗前,波杰克望向母亲的最后一个眼神如此复杂。也许那一刻他终于发现,这个他恨之入骨的人,原来和他一样,也是个一直得不到快乐的可怜虫。一代又一代的人,一次又一次地重蹈覆辙。

 4th — 来须 圭悟
来须 圭悟(来須圭悟(くるす けいご),CV:田中正彦(日语:田中正彥))
所持有的日记:手机记载的“搜查日记”,日记记载了他调查案件的未来。
是一个警察,在“游戏”开始的时候已声言会保护雪辉(1st)。追查火山高夫(3rd)和雨流美弥弥(9th)本来已经是他警察身份所调查的工作的一部份。
小时候父亲因多次偷窃而被流氓打死,他认为如果有警察把他父亲捉起来,他父亲就不会被打死,为免有同类的悲剧再发生,于是他立志当一个刑警。
因为美弥弥的中学炸弹事件认识到雪辉和由乃(2nd),三人结成未来同盟开始合作。但后来因儿子得病,很希望自己能成为神拯救他而背叛雪辉和由乃,将月岛狩人(10th)枪杀,嫁祸给雪辉和由乃并开始追捕他们,最后在医院的混战中,因失去刑警的职位,令其未来日记失去预知未来的能力。最后被雪辉开枪击中后,在绝望下自己折断手机而消失。
在三周目世界中,因为美弥弥(二周目)使用电话连络,提早知道儿子的病情而得以及时治疗。
外传“Paradox”中与二周目行动无异,但并没有叙述下文,仅知道春日野椿(6th)的事情圆满落幕时在场。

再看戴安和花生。这对夫妻,承包了本季的政治嘲讽,民主、女权、人权嘲了个遍,还穿插入二人的婚姻矛盾。戴安和波杰克痛饮的那场,看得人好难受。两个伤心人,倾诉着心里的不快乐,却又说不清到底想要什么。被欲望推着向前,明明没有目标却又永不知足。每次短暂的开心都像是偷欢,新的不安马上袭来。就像戴安说的,“一个无底洞,再多东西都无法填满。”对自己的不满意,加剧着不快乐的空虚,以至于收到花生的书房惊喜时,戴安反倒大发雷霆。因为觉得自己糟糕,觉得自己不配,所以当被人深深爱着的时候,反倒比以往更觉得恐惧,担心这种“好”,终将会失去。两个明明相爱的人,却总没有办法将生活过成满意的样子。真是无可奈何,又无能为力。

 5th — 豊穰 礼佑
豊穰 礼佑(豊穣礼佑(ほうじょう れいすけ),CV:真田麻美)
所持有的日记:绘本图画日记—“高画质日记”,记载礼佑的生活,日记内容以图画显示以及简短的文字描述,只有每日早午晚三次记录,是作品中最弱的日记。
为雪辉(1st)的母亲天野礼亚公司同事的小孩,4岁。
父母是御目方教教徒,在春日野椿(6th)被杀事件中被杀信徒其中一人,外间新闻报称为“信徒集体自杀”而死的。喜欢玩布娃娃,暗地里其实是精英儿童。但并不是特别要为报父母的仇,因为父母在家中经常吵闹,他相信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活下去。他声称只是要证明自己比杀掉多名持有者的雪辉(1st)和由乃(2nd)两位超精英更为精英,而决定要杀掉二人。
两手戴上的男女情侣玩偶,正是由其父母所送的唯一一件玩具。家人从不关心他,从来未一起睡觉过。在购置所有杀人工具后,他到了御目方教尸体安置场,在父母尸体中间睡觉。
他希望可以见到宇宙人,因为姆鲁姆鲁把Deus的咖啡杯碟扮成UFO带小礼一游,所以成功邀请他加入生存游戏。[1]
使用手段包括在制作午餐的时候在沙拉的小蕃茄中下毒、与由乃洗澡时在浴缸通电,但却反被二人揭穿身份。最后利用快递包裹陷阱喷出氰酸毒气欲毒死雪辉,以解毒剂作饵诱,跟由乃玩捉迷藏游戏,由乃在家中楼梯被电击器导电至潮湿的地板电到,雪辉在死撑的情况下击落电击器,并以口对口给气救起由乃。
最后如愿以偿被由乃所杀。
在三周目的世界里,由于豊穰礼佑的父母没有加入御目方教,因此与家人幸福的过日子。
外传“Paradox”中跟带着春日野椿(6th)逃亡的秋濑成为朋友并且协助作战,装成“迷路的小孩”来碰上平阪黄泉(12th),然后告知真相拉拢其加入。
由于协助秋濑,二周目中父母并没有死亡。在秋濑跟被控制的雪辉交战时现身帮忙。
外传“mosaic”中,在医院与9th相遇,并在按照计划书准备道具同时被9th帮了很多次。

还有PC。即使出现了一个温柔体贴的完美爱人,还是没能救她于水火。职业女性“家业”终难两全的问题,也落到PC的身上。四十多岁的年纪,怀孕生子变得异常艰难。医生还一脸理所应当地说孩子的消失,是她之前行事刻薄的报应。原来,作为一名女性,前半生奋力打拼谋求自身独立,在他人眼中,是一件应当被惩罚的事。事业和爱情的夹击下,她裹着毯子,窝在沙发里,想象着未来有一个曾孙女,在课堂上讲述自己的故事。这份幻象,支撑她走过了一关又一关。现实冰冷得让人打颤,而一个优秀的职业女性,能傍身取暖的,竟然只有幻象。

 6th — 春日野 椿
春日野 椿(春日野椿(かすがの つばき),CV:仙台惠理)
所持有的日记:书卷记载的“千里眼日记”,原本书卷是记载着客人说话内容的日记。她能使用超能力千里眼,预测他人未来百发百中。
新兴宗教“御目方教”的教祖。信众称她为“御目方主”。信众超过一千人,教堂有巨型监牢,自出生开始患有弱视(左眼),在监牢之中闭门不出。
其日记正是雨流美弥弥(9th)逃亡日记的天敌,最初表示自己是巫女,只希望倾听神的声音,无意成为神。
因为自己的日记出现DEAD END,希望借雪辉(1st)超越奇迹的能力救自己,但从而亦认识了由乃(2nd)和圭悟(4th)。声称女性的直觉告诉她,由乃不是一个可信的人,从而挑拨离间由乃和雪辉的关系。
父母遭遇车祸身亡后,为了维持教团而被当成玩物失身给信徒,连她唯一的心灵依靠“母亲给的手球”也丢失了。所以她希望成为神来消灭这个可恨的世界。
实际上是因为父母不愿意让椿继续当欺骗世人的巫女,打算解散教团,所以才被想保住地位的船津所害。拿到未来日记后才得知干部船津的作为,打算设法制裁他。
以由乃为饵企图引出雪辉,但后来被雪辉找回的手球分散信徒们的注意,同时因右手的手腕被由乃斩掉无法保护书卷,被雪辉飞镖投中书卷而消失。
在三周目世界中,找出企图在汽车放置炸弹杀害春日野父母亲的船津,并予以制裁。
外传“Paradox”中秋濑得知她的经历后开始打破“模拟一周目”的行动,于是被秋濑以及美神爱(7th)与宫代阿铃的协力下带出教团。
逃亡时被秋濑说服放弃消灭世界,并在秋濑以及豊穰礼佑(5th)、平阪黄泉(12th)的协助下揭破了船津的真面目,真正主掌了教团。
送行时给了秋濑侧脸一个吻。
在秋濑跟被控制的雪辉交战时现身帮忙,并被秋濑在额头回敬了之前的吻。
也许是外传残留的记忆造成既视感,椿在三周目结局的时候有望向秋濑。

这本剧,从一到四,不曾按照套路出牌。每当剧情向着积极美好的大团圆前进时,总有意想不到的转折出现。这些转折还不是外力强加,更多的,是源于人物自身的性格弱点。波杰克一边浪一边渣;戴安和花生明明相爱却万般不合适;PC试图组建家庭,但终究还是选择单身一人……剧中人物,兜兜转转,开过多少门,走过多少路,他们的身份境遇一直在变化,可人物内心的孤独可曾真正缓解过分毫?即便达成所愿、梦想成真,可是名利金钱性与爱,这些表象追求所带来的欢愉,没法消解内心的永不知足。他们怪罪社会、怪罪父母、怪罪阴暗绝望的童年。可是事实上,让他们沉溺于不快乐的,不是这些七七八八的借口。一切的根源,只是人物自己,是自己的贪心,自己的怯懦和自己无法被安抚的焦虑。

 7th — 战场 马克&美神 爱
战场 马克(戦場マルコ(いくさば マルコ),CV:关智一)
美神 爱(美神愛(みかみ あい),CV:桑谷夏子)
所持有的日记:手机记载的“交换日记”,会将各自未来的讯息传递给另一人。
两人都是被抛弃的孤儿而被上下灶(8th)收养,并居住在母亲之家里。
由于马克和爱两人初次相见是在樱见塔,因此第二次与雪辉(1st)和由乃(2nd)交手的时候才会选在目前已经废弃的樱见塔并举行了二人的婚礼。接受未来日记的原因是希望能够变成神后永远在一起。
雪辉初次与灶的手下交手的时候被两人夺走日记,而由乃也被两人所伤。而于第二次于樱见塔交手的时候局势被反转,由乃成功夺回雪辉的日记并重伤爱。在樱见塔遭到爆破,濒临倒塌的情况下,原本有逃跑机会的马克坚持救出受困的雪辉二人及已断气的爱,并将降落伞交给雪辉,自己留在即将倒塌的塔中。
在三周目世界中,两人得以幸福结局,爱已怀孕。
外传“Paradox”中爱跟宫代阿铃交谈时被秋濑听到,被秋濑说服帮忙“或与6th的浓情蜜意私奔大作战”,之后更帮助回到教团的两人找到船津。
在秋濑跟被控制的雪辉交战时与马克还有宫代阿铃一同现身帮忙。

坏的日子,从来不会完全消失;生活里的苦涩滋味,也永远摆脱不掉。这样的生活真相,的确是“丧”。

 8th — 上下 灶
上下 灶(上下かまど(うえした かまど),CV:今野宏美)
所持有的日记:持有“租借Blog日记终端机”,原型是一部笔记本电脑。可使其他人成为未来日记的“子持有者”,因为这种特性又被称为“增殖日记”。
儿童抚养所“母亲之家”负责人,曾收养多名孤儿。并不想成为神,但众多由她养大的孤儿都希望她能成为神。
本来希望和雪辉(1st)结盟,铲除约翰市长(11th),但被雪辉背叛,最后逃到约翰市长的车内。在约翰市长的胁迫下交出自己的未来日记。被由乃(2nd)用斧头杀死。
在三周目的世界里,“母亲之家”得到市政府的支援。
外传“Paradox”中未出场,与二周目一样,美神爱(7th)与宫代阿铃为其潜入“御目方教”调查其他日记持有者的消息。

只是荧幕前,作为看客的我,看过主角们纷纷扰扰的故事后,心里却涌起一丝奇怪的温暖。不是被情节感动,也不是为人物动容,而是在那些人马猫狗不断失败又不断追逐的生活里,看到了一点自己的影子。才发现,原来不知足的人不止我一个,原来把好事搞砸的人不止我一个,原来不断焦虑孤独的人不止我一个。原来大家都有自己无法消解的不快乐,而我,不是一个人。

 9th — 雨流 美弥弥
雨流 美弥弥(雨流みねね(うりゅう みねね),CV:相泽舞)常译美弥音
所持有的日记:手机记载的“逃亡日记”,记载安全的逃亡路线,所以要追捕她是极为困难。
她在8岁的时候随双亲至中东旅行时被卷入宗教派系的冲突中,父母因此双亡,她也从此流落于中东地区,后来开始针对宗教人物及设施进行恐怖袭击。完全没有踌躇和宽恕的残酷人物。在海外辗转潜逃,现在樱见市潜伏著。现年18岁。接受未来日记想成为神的目的是为了抹杀神明。
讨厌大人,喜欢小动物,并且动物会主动亲近她。
曾与火山高夫(3rd)有过一段打斗,亦曾帮过—豊穰礼佑(5th)购置杀人物品。生存游戏开始前与西岛真澄多次邂逅,对西岛有点心动。
在开始的时候追赶著作为同样的罪犯的火山高夫,不过,后来变得瞄住打倒了他的天野雪辉(1st)。于是对他所在的中学设置大量的炸弹和地雷,使用那个打算杀死雪辉。但由于雪辉和由乃(2nd)两部日记联合的“完全预知”而被打败。为了从雪辉的飞镖保护手机牺牲了自己的左眼,最后仍能成功逃走。而这次事件亦导致雪辉和由乃的学校停学。
之后被平阪黄泉(12th)出卖,被春日野椿(6th)的御目方教抓到,并挖出左眼以拷问雪辉的行踪下落,起来后被身边的黄泉消除记忆。之后黄泉为追杀椿时放走她。但随即被来须圭悟(4th)逮捕,圭悟以交换电邮地址为条件得到释放。
及后在礼佑被杀事件中帮助已身中毒气的雪辉和由乃注射解毒剂。同时她亦告诫雪辉,由乃会是他最大的敌人。并开始有帮助雪辉的意思。
之后宙斯为防姆鲁姆鲁心怀异心,把某种东西植入雨流体内。在我妻银行双子大厦分店与约翰市长(11th)的决战中被市长手下设置的地雷炸断右手手臂,其后因西岛的死亡和雪辉无法打开我妻银行的保险库大门杀掉11th导致同盟破裂,美弥弥也决意杀死雪辉为西岛复仇(雪辉为了利用他们对付市长而没有及时出现),但被雪辉开枪射伤。重伤的美弥弥最后还希望帮雪辉最后一次,于是企图破坏自己的未来日记来引爆“心音炸弹”(一种在使用者心跳停止时触发的炸弹)炸开保险库大门。但实际上未能破坏大门分毫,自己却因手机损毁而死。
7月27日,雪辉被由乃背叛,掉落因果律大圣堂,但被美弥弥及时救出。
原来宙斯植入雨流体内的是宙斯的意识。美弥弥在双子大厦的保险库大门前自爆时,宙斯利用自己的力量救出了美弥弥,并变成美弥弥的右手手臂,同时给予美弥弥神力,期望憎恨神的她将游戏导回正轨。
和天野一起跳跃到三周目之后,美弥弥利用神力来协助雪辉对付由乃和姆鲁姆鲁。但最后被力量完全释放的姆鲁姆鲁打败,右手手臂亦被扯下(意味她失去神力)后由乃(一周目)把他从顶楼丢下,被西岛所救
最终回中美弥弥(二周目)在三周目世界与西岛所生下的两个孩子会飞一事,推测神力已继承至下一代。
外传“Paradox”中与二周目一样利用校园劫持事件引诱来须圭悟(4th)现身,原本姆鲁姆鲁打算用“变得想回家的药”击退她,但中途就被压坏了。
结果被反过来利用她的炸弹的秋濑欺骗而吓跑,炸弹没有引爆,美弥弥也没有失去左眼。
外传“mosaic”中,获得未来日记三天前杀了大嶋夏子并假装他潜入警部中,后来被3th及西岛真澄发现其真面目,逃亡时遇到姆鲁姆鲁并得到未来日记。

短暂人生里的绵长孤独,若是生活的必然选择,那我反倒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10th — 月岛 狩人
月岛 狩人(月島狩人(つきしま かりゅうど),CV:平松広和(日语:平松廣和))
所持有的日记:手机记载的“饲养日记”,记载爱犬的饲养状态,曾向宙斯提出移转日记所有权的请求(但被拒绝了)。
日野日向之父,认为人类不可信,只钟情于狗。为了隐藏行踪,便利用日向转移视线。临终前希望日向别成为像他一样的不良中年。最后死于圭悟(4th)枪下。
在三周目目击日向喜爱狗的一面,与日向关系融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枝头梅子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