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忍是可耻的,一个理想者的殉道

作者:www.3410.com

韩非的命运清清楚楚的摆着。 试想,若是从一开始就一直留在桑海求学,每日于悬崖古树边打坐冥想,清静自在,岂不快哉? 反观韩国,本就已是七国中最弱。内有大将军姬无夜权倾朝野,血衣候独掌重兵之权,腐败毒瘤侵蚀王室,太子王上软弱无能,四公子韩宇虎视眈眈觊觎皇位,百越太子归来复仇局势动乱。外有七国之雄的秦国随时等待吞并韩国。

这集其实前面韩非推理出卫庄和盖聂打了一架的过程很让人啼笑皆非,真没让我看出后面会有很严肃的哲学讨论。然而从韩非向盖聂论述儒与侠的分类以及引用《庄子·外篇·说剑》中对于剑的格局分类时,我就感受到了编剧的苦心。先分析这场戏,众所周知,韩非著《五蠹》,有“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一名句,然盖聂身为纵横家,也被《五蠹》钉上了黑名单。以此,韩非在两难境地下,以法家治世思想,区别出腐儒和私侠,不得不佩服其情商。细究之,这正是法家的人性论的体现,治国之能儒和扶贫之义侠为少,腐儒与私侠为多,故而列入黑名单。人的欲望如果不受控制,便如江海肆意流走,“法”,即是沟壑,水从此便流往指定的方向。韩非捍卫了法家的尊严,还展现了纵横家般的口才,佩服。 重点来了,嬴政戴面具出场,虽然如《波西米亚丑闻》中一眼被福尔摩斯·非识破。两人接下来的谈话,嬴政以“井底之蛙”问韩非如何写出《五蠹》,韩非淡然对曰:“一叶知秋。我不过走得多点”。嬴政接下来不是很客气地直接询问韩非:“有超越天地的力量吗?”韩非看出嬴政此话有另外之意,不直接回答,对曰:“心如果被困在深井,所见皆会变小”。接着直接捅破嬴政心事:“你会死”。接着颇有点让我惊讶的是,韩非作为一个荀子的学生,还是法家的集大成者,居然详细论述道家思想:“十年便可证四季更替,百年可证生老病死,千年证王朝兴衰,万年证斗转星移。以一天观百万年,譬如井底之蛙”。此句意思稍微绕一下思维便可知道,意思是人皆有命数,如《逍遥游》所言,皆不可经历整个天道轮回。此句意图结合之前那句“你会死”,意思已十分明确,你不要图妄获得超越凡人的宿命,你的大秦不可能永远在你手上。再结合当时韩国衰弱的情况来看,还有警告其不要轻易对韩国用兵之意(虽然结局我们都知道,呜呜)。

正在读《魔鬼家书》,发现CS·路易斯在第11封书信里的两段描述与这部剧的意图极为接近。

局势仿佛一个极度倾斜的天秤,以韩非为首的流沙独自处在最高的那一端,而另一端,是整个韩国。 那么,这样一条充满艰难且注定悲剧的路,还要不要走?韩非的选择,其实就是天行九歌真正想表达的。 韩非行路前,不可能没想过其中的凶险。但正是因为前路希望渺茫迷离,黑暗重重,所以敢为天下先。也正是因为明白自己的国和家已在风雨飘摇的存亡之际,所以更加决绝。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离开桑海时,韩非对李斯说,还是现实一点好,梦想听起来很美,却很难实现。 但你偏偏走了那条千难万难的路。 于天下棋局之间,你意气风发:“韩国,要做第一人。七国的天下,我要九十九。”于权利的漩涡里,你毫无悔意惧色:“天地之法,执行不怠”。 我明白,但我一定要走,哪怕等待我的是死亡――所谓“虽千万人,吾亦往矣”,大抵如此。 我们都知道,韩非最后出使秦国,被李斯谋害而死。那些豪言壮志终成一场幻梦,可就如韩非所言,天下之事自有定数,只要尽力而为过,便没什么可遗憾。 都说《天行九歌》是一部谋权史诗,但我觉得,它其实是一个理想者的殉道。 一个但行好事,不问前程的理想者,心甘情愿为志向殉道。

说完句子,该看看整体思想了。这集融合了法家与道家思想,而韩非实际上代表了看破生死、经历繁多的“至人”境界。结合之后忘却生死使秦被害之事,在这里还是要为非哥哥哀悼一下。结合韩非的表现,面对嬴政时不畏缩,捅破心事,可以说这样的韩非才值得嬴政发出“吾愿与此人同游”的感慨了(虽然历史上肯定没有这一段)。嬴政的目的也很明显,他是想见见《五蠹》作者并请教生死的问题。可惜,我们都知道,秦始皇派徐福出海求仙丹,他背负得还是太多太多,被送往赵国入质九死一生的经历连韩非都说“死过一次的人,应该不会畏惧死亡”。诶,哀帝王之不幸,如此“千古一帝”,百年后留下的帝国竟无人可继承,嬴政的悲剧在这里得到了诠释。 补充:法家和儒家,都面临着人的不确定性。法家的国家机器需要人发动,根本不是现在的法治。论剑时,盖聂以《五蠹》试韩非,韩非高高兴兴地阐述了法家思想,说什么“义侠”。其实,这天下又有多少“义侠”呢?所以,法家的致命弱点在斯,工具能伤人,仰仗贤明的执剑者解决不了这个问题,23333。

“残忍是可耻的——而一个残忍的人若能将之呈现为一个好笑的笑话,残忍也会变得无伤大雅。一个人只要能够让别人把自己的行为当成是一个笑话,几乎就可以任意妄为,不仅不会招致非难,同伴们反而会赞赏有加,你只要让这个人发现这个为所欲为的窍门,那就比使他讲一千个黄色笑话或亵渎宗教的笑话还要好,这将更有助于他被判入地狱。”(P51)
——这一段说的不就是波杰克或者花生酱先生的现实处境?在娱乐时代,一切残忍都被消费,人们渴求的正是《胡闹的小马》里“胡闹”式的笑话。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