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腐又狗血,野心而优雅

作者:www.3410.com

想了想,居然忘记了还可以放在这里呐,笑。
我知道原著派的大人们觉得动画当然跟漫画不可同日而语,然而毕竟对于我来说动画才是原著呢……加上某人确实是不会欣赏漫画这种艺术体裁的白痴。anyway,其实我要的不多,有个清净地方搁就满足了。

    前几周在少年jump的新闻中,报导bleach要结束15年的连载,在这个8月就完结。真是要感叹时间真是一辆没有刹车片的野马,前年的鸣人,到今天的黑崎一护,目前还在半路征程的路飞,集英社的三大主力陪我从一个梦遗的少年,成长为一个入门级别的华冠人士。从开始的纸质漫画,到后面imanhua.com,再到直奔bleach的贴吧,我的追剧史就是一部帝国的文化版权提升课程。曾经每周5上午,打开网站查看字幕组刚刚搬运完的材料,已经如星十字骑士团圣文字一般刻入自己生活日常,圣文字的情感还在,可是最后还是到了说再见的地步。顺着这一路的追剧史,就发自内心的吐吐槽吧:

说实话,我只看到了第72集,所以这个评论是献给前63集的。
这个动漫,我本来是抱着看柯南、热血(还有一点耽美)的心态去的。但我如今只能给它两个词:一滩狗血、基情四溅。
首先来说狗血。关于bleach的剧情(前63,所有都是前63),就是一个热血的盗版死神与一只会说话的黑猫(后来才知道是四枫院的公主——狗血吧!)带领一只巨乳loli、一枚娘炮书生灭阴师和一个大块头一块儿去救一个叫朽木露琪亚的贵族死神(也是后来才知道是被收养的),然后一路上各种基情、各种美少年帅少女混战,最后揭出一个个阴谋,露琪亚被救下,众人归。
狗血top5:
1.蓝染是反面boss。通过皱森那一声惨叫(佩服配音),我首先以为她被吉良强暴了(……),后来才知道是蓝染被杀。就在我同情皱森,可怜蓝染的同时,蓝染和市丸杀光了国务院并捅了皱森一刀,随后取走崩玉,被虚救走了。
2.露琪亚的哥哥居然是她的姐夫。在朽木白哉生命垂危之际,白哉深情的握着露琪亚的手,告诉她自己已故的夫人绯真是她的姐姐。并且是以“那是五十年前初梅的时候”开头,你丫以为你是琼瑶呢!然后同时画面是绯真躺在席上奄奄一息,白哉(又在)深情的握着她的手——韩剧绝症感人哪。
3.碎蜂是夜一的手下。这个来了一段感人的故事,两个关系亲密的上下,后来上级背叛,下级大怒,开始复仇——江湖恩怨片。
4.浦原喜助的真实目的。关于bleach的人设,我只能说是个个深藏不露、都有一手。最后蓝染揭露,美男黑心商人浦原是被流放到现世的,并且一直暗暗帮助一护一行是因为他怕自己的邪恶暴露,不断利用一护一行。但浦原仍然是很可耐的。
5.各种乱七八糟的cp。我不知道这个是放在这里还是基情那里。总之我总结出,大概是这样的:
(1)三角恋:一护、露琪亚和恋次。话说我觉得露琪亚眼光真不怎么的,一护和恋次都长得不算好看的,说实话我觉得她的队长(记不起名字了,好像是十四郎?= =)就不错(办公室恋情就是这样发展的)
            日番谷、皱森、吉良。这三者是典型的清纯校园恋情(也许日番谷不算)。我觉的按身高来看,日番谷和皱森挺合适的(就像郭敬明和陌一飞)。
(2)单相思?说不清:乱菊、银。这对挺配的,巨乳美女和笑面狐狸。据说乱菊(听着怎么这么别扭……)是银捡来的孩子,(http://movie.douban.com/review/1269132/ 写的挺好的)从小对银有一种类似父爱又似恋人的感觉。不过银本身就很有魅力,凡是看过他的(腐女)都想看一看他眼睛睁开是什么样子(银:这叫神秘~)。
                     七绪和她的上司(我实在忘了他叫什么了……sorry……)。她的上司是那种喜欢每个女孩的廖该边(from:《那些年》),而七绪离他最近,当然也就最好调戏。(欸,办公室恋情)
                      石田雨龙、锦上织姬。说不上谁喜欢谁,只是感觉他俩很暧昧(或许我太八卦了?)。
                      夜一、喜助。这俩是发小,说不定已经成了呢。唯一的缺点就是,夜一太黑,喜助太白。喜助同样也有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人们特别想看他摘下帽子的样子。虽然摘过,但,没看够。

(罗罗嗦嗦的前言,以上。)

剧情
    对于bleach的剧情,硬伤太多罗列起来太累。我想说的本来可以在几年前好好的结束,结果硬是拼出了一部千年血战,友哈巴赫应该就让他静静的做斩月,别没事弄个全能神似得传销人。简单总结全剧的情节就是一护带着现世小伙伴去打怪兽升级,打不动的时候死神朋友们出来,并且死神朋友们总能在最后一刻华丽丽的反击,给对方致命。死神篇是这样,破面篇是这样,千年血战还是这样,我格斗型审美疲劳了。剧情里的多处逻辑不清,我实在无力吐糟。D在灵王宫前对一护完全处理压倒地位,结果一护打败的友哈巴赫;零番队都无力对抗的亲卫队,结果人气队长们绝地反击;乌尔奇奥拉•西法与一护在虚圈天空堪称最后一站的对抗后,你会发现剩下前3刃只是记错了号码牌破面;灵王就出来,作为友哈巴赫的父亲,出来了就被孙子辈的一护君干掉了,你能告诉我灵王有几个孩子么。其实久保带人本可以用蓝染与一护那一篇华丽结束,后来拖拉那么多无用的人物,为了挣粉丝价值,也是太拼了。

基情四溅top3:
1.蓝染、市丸和那个瞎子走了以后,乱菊闷损阑干愁不倚,脑子里还是银的最后一句话:真想再被你抓久一点啊。正值吉良(是银的下属?情人?)前来道歉,于是乱菊一把抓住吉良,揭开几坛二锅头(……),两人开始狂饮(吉良是因为皱森受伤,银离开),最后被日番谷发现的时候,两人均已倒地,都趴着,而吉良只剩一条白色小内裤,乱菊安然。
2.一护、恋次玩gay。这是第64集(或65)的内容。但因为太基情了,就放到了这里。一护、恋次因在课上打架而被驱逐到门外罚站。然后一护想让恋次从义骸里脱出来,于是一护大喊:你脱吧。恋次:??一护:你脱呀!你脱不脱,不脱我帮你脱!恋次:……脱、什、么?一护:你倒是脱呀!于是两人推推搡搡,一护把恋次推到在地(注:一护在恋次身体上面)。当然教室里的高中生听见这么诡异的台词,纷纷出去围观。只见恋次躺在地上,一护在恋次身上,一护:你脱呀!不脱我帮你脱!……
3.各种乱七八糟的人设。首先是井上。一个脑子不太正常的孤儿,巨乳loli,喜欢一护(糟了cp忘了他俩)。然后是乱菊。就是听不大惯她的名字,而且这个也是巨乳。顺便想问一句,为什么日番谷那么矮?

===========================
            那些很喜欢的人们
                    Bleach特别篇•Together

下面我就里面我喜欢人物,做了评论。
王者光环——黑崎一护
    爹地是队长级别的死神,妈咪是纯种灭却师,和友哈巴赫还有直接关系,人家可叫一护为吾儿,再加上灵王应该算一护的爷爷。故事中两大主要战力的最优秀血统的融合,是不是有点《罗德斯岛》里最后一集帕恩的感觉,主角我手持光明和黑暗两把利剑,斩断诅咒。这种能力值加成的主角,你说放那能去当男2号。一护一路打怪兽升级,斩月一次次变样,我最喜欢还是破面篇中一护和斩月合为一体的感觉,那一身冷静的自信,有点像《战国无双》风魔小次郎的穿着。一护要告诉我的是,主角此刻战力爆棚,蓝染你来啊,你来啊,看我如何削你。
国之重任——山本元柳斋重国
    尸魂界的创始者,千年时间剃度了他的头发,染白的他的胡须,却还是让他保持20多少小伙子的身板。论战力无人能及,千年件他刀下的亡魂释放出来真像《皇家国教骑士团》里阿卡多最后的大招数量级。山本是一个绝对制度提倡和服从者,作为家长,他绝对不容许别人怀疑自己的决议。在千年间,山本为了维持尸魂界的平衡,这边维护者4大贵族的利益,那边暗中压制剑八能力,同时还要将类似日番谷冬狮郎这类好苗子招入麾下。山本这类中枢之人,确是尸魂界明面上最好的代言人。
天生骄傲——四枫院夜一
    贵族的身份,放荡的个性。夜一天性的自由,确实不适合坐在隐密机动队那位置上。作为对浦原队长的认同,她可以冒着廷尉的处罚,放弃贵族队长的身份,搭救店长一行人,躲藏在现世做一只黑猫,在那里活得逍遥自在。在尸魂界里,作为速度的代言人,朽木白哉只能作为一个陪玩。天生高贵的血统,强者的体魄,能不认真的骄傲嘛。
慈不杀生——卯之花烈
    一个拿着武士道的女医生。名字中带花的女人,多少温柔,恰恰开篇的故事中花烈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长长的麻花辫子,说话轻言细语,肉雫唼这么可爱的斩魄刀,加上医疗队长的身份,这类综合下来,就是一个温柔邻家大姐。可是,最后当京乐发出请求时,花烈披散长发,眯起了双眼,此刻这位医生是千年前初代剑八,空气因杀气太深,都已经变得扭曲。斩术最强的人是一个女子,这个女子还是一个大医者,或许生死就是这类强者手中的刀,要么因她躺在了地上,要么因她趟在手术台上。
风情万种——松本乱菊
    金色波浪型长发,巨乳,还有嘴角向下的朱砂,这样一个女纸如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比风情还要万种。市丸银从初见她时,就以许心于他,为了松本小姐,立志接近蓝染,用百年时间去复仇儿时蓝染对松本伤害,这样一个男人如此痴情于她,在加上那些有点小心思的副队长们,感叹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同时,发自内心喜欢松本这样一个小女人。
玩世却恭——京乐春水
    春水,多么柔情男人才会被这般称呼。披着花挂,以酒刀为伴,浪子的外表下,是洞悉处处的留心。京乐春水,初看起来举止轻浮,懒散怠慢,整体就是一副《网球王子》越前南次郎平时样子。外表下的飘忽只是给人麻痹的假象,在关键时候可怕的洞悉能力,临危受命总队长的担当,山本老头对战时对七绪照顾,还有对浮竹的情义,京乐春水,这个有花有酒的男人,一直活在春天里,认真工作,快活放浪。
少年天才——市丸银
    别说日番谷冬狮郎是天才,在我看来银才是。年少的冷静,刚入五番队就平静杀死第三席。深埋心里的复仇,蛰伏百年在蓝染身边。走的时候还是睡在松本乱菊怀里,我想松本小姐总会被这痴情的学霸(用一年就从真央灵术院毕业,被誉为天才儿童。)所感动。在尸魂界中,只有银知道镜花水月的破绽,在与蓝染对接时,只差那么一小步他就可以完成心愿,最后还是因为剧情需要,只能目送一护君坚定的眼神。松本小姐会怀恋银,因为这个男人以前来过给了她生的希望,后来走了什么都留在她的怀里。
智者释心——浦原喜助
    店长总是玩笑,战斗起来却给人不寒而栗。他不像更木剑八那般砍砍砍,店长是一个用智慧战斗的科学家。大多数战斗店长都是从容应对,而且基本不会完全使用斩魄刀。在尸魂界是少数几个知道灵王存在的人,他对于这类精神支柱的物件,没有像蓝染一样超神的追求,只是在自己能力所及之处,对科学奥秘的敬畏和研究。浦原更应该像科研所负责人,在自己的研究室内,追求世间万物奥秘的从容自得。
野心优雅——,蓝染忽右介
    整个故事中超神的存在,文弱书生下, 是野心的觅食。戴着眼镜的蓝染,是一个说话招小女生喜爱,书法受学生爱戴的大叔级别导师。这样一个平凡的队长,放在那里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地方。到了夜晚,他披上夜行服,在亡魂的惨叫中,不择手段的追寻超神的力量。整个故事中,我觉得蓝染有两次同过去的自己做诀别。第一次,在拿到崩玉后,离开尸魂界去往虚圈时,蓝染碾碎眼镜,梳起了复古油头,此刻他在同过去那个伪装的死神蓝染作别,不用暗藏自己的力量在死神圈子里伪装行事。第二次,在被银刺杀后,真正理解崩玉时,此刻蓝染已经超越死神和虚的存在,他认为自己已经超神,可以完全不在受命于灵王,他的眼中只有寻找可以打败自己强者的渴望。
    镜花水月,也只有蓝染气质才配使用这么有风骨的刀。一切本是虚无,蓝染便是在这虚无框架中追寻超越自我的那个孤独者。当看到一护每一次进步时的欣喜,作为对手又可以好好玩耍一段时间。蓝染不是纯粹恶人,他只是看不惯这世间统治阶级条条框框,所以即使被审批时,他都可以对中央四十六室的不屑与奚落。他这种智慧和实力并存的主角,犹如最后在第八层地狱监中,享受王者待遇,正立着于孤独作伴。

P.S.:美男(我心中的)单(按时间顺序):
浦原喜助
石田雨龙
朽木白哉
市丸 银
日番谷石狮郎
蓝染@&%$(忘了= =)
浮竹十四郎(男版林黛)

  1. 浦原喜助 & 四枫院夜一

    15年,这一路追来,身边的女朋友可能从自己的右手变成了一个姑娘;从滴酒不沾变得现在无酒不欢;从处事锋芒毕露到菱角抹平。我们变了,有主动的,也有别动的,可是对一护君的故事还是执着等着。一勇,谢谢你父亲那群死神,陪我们渡过的时光。

THE END
THANKS.

那是风一样的两个人儿。

他是前技术开发局局长兼十二番队队长,可以被称为尸魂界爱迪生的天才人物;后来却也是因为自己Frankenstein式的发明(崩玉)而落了个遭驱逐流放的下场。她是四枫院家族血统高贵到吓人的公主,生来要接掌隐秘机动总司令头衔的佼佼者;后来却自己丢开所有身份和权柄,可以说得上是,所谓的“私奔”了。
真是华丽的背景。放在三流言情小说里的话,接下来大概可以演绎出个哭得昏天黑地冲破门第身份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动人爱情吧。——不过这不是浦原和夜一。
是的话,我也不会对这两个人,如此地心折。

因为这是浦原和夜一,所以他才会往本来清秀的脑袋上扣一顶绿白相间难看透顶的帽子,留起胡茬,登上木屐,邋里邋遢开一间基本上没有主顾的商店,摇一把扇子自得其乐,倒像是比做队长更快活;所以她才会变身成夜一“先生”,干脆利落地一点不提辉煌的家名,慵懒走过浦原商店的门庭,接受店长“夜一回来了好高兴好高兴哦哦~~”的花痴拥抱(?),顺便兴致盎然地欣赏接受能力低下的男人们“猫!猫说话了!”的惊恐表情。
其实都是渴望着自由的人们,也许这样的结果,本来就是被他们所企盼着的,也说不定。(弄不好其实根本就是他们一手策划的,- -b)

如果说给浮竹的批语是“即使背负着许多东西,仍然想要以笑者自居”,那么对于他们,就是无论境况如何都必须坚持的潇洒。
不争,不怨,不分辨什么,也不解释什么。了无牵挂地洒然甩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那是天生不愿意被束缚的自由灵魂,跟随着风声漂泊和流浪的心。
然而,可以搞笑作怪,可以玩世不恭,这却并不是两个完全不知负担为何物的没心没肺的家伙。当碎蜂哭泣着质问为何不带她一起走时,那总是带着戏谑的金色眸子里泛过淡淡感伤的颜色;当一护一行人从穿界门“掉”下飞毯,那仿佛从不知正经为何物的店长惊人一跪,“对不起”的音调几乎可以说得上肃然起敬。
不带上她是因为那些未知的阴谋和危险不想让心爱如妹妹一般的她涉及,不将事情和盘托出是因为担心尚不知根底的死神代理因为一时怯懦而止步不前。
“我们都会死得很壮烈吧?”
夜一问他,带着说不上是不是询问的腔调。
“那个也是没办法的呢。”
帽檐下面,只是一如既往淡淡的微笑。
也许对于这两个风一样率性的行者来说,死亡也不过是另一次有趣的旅行,所以才可以笑得那么自然随性,几乎漫不经心。

尤其喜欢他们两人相处的模式,仲春四月淡淡的温风,暖而轻柔,却又无限自由:你刚觉着抓住了它,才转眼,早就在指尖流散了,瞻之在前,顾而在后,没有约束和牵绊地洒脱。
某种程度上大概也是商业化使然吧?Bleach里可以说连一对分明的情侣都没有——除去已经一方(白哉)或者双方(海燕夫妇)死亡的不算(说起来作者也真够狠心)。只能说,这年节,暧昧是王道,一切皆有可能。
所以他和她,是什么关系呢?恋人的话,似乎算不上。尽管连甚太和小雨都开始嘀嘀咕咕咬耳朵说“店长和夜一先生很可疑”,但属于恋人之间的那种如胶似漆、耳鬓厮磨,怎么看都不适合夜一天生透着高贵气息的豪爽笑容,或者店长人畜无害的无辜声气。要说是朋友,则总觉得那种逗弄了后生晚辈之后流露出的阴谋得逞式坏笑,怎么看怎么相似得可疑(啊啊啊夫妻相啊夫妻相啊啊><~~~)。能够把青梅竹马四个字说得轻描淡写毫不在意,在那被四枫院公主和技术开发局长华美头衔装饰的过往里,又有着怎样云淡风清风光霁月的风景?
风一样活泼,风一样灵动,风一样率性,风一样潇洒的模样。可以一个化身邋遢店长,懒洋洋呵欠连连晚睡晚起地倚门看夕阳,一个变做黑猫模样,无拘无束一身轻松独往独来地四处去流浪,和归来。
大概,对这样风一般随性的两个人来说,这才是适合他们的方式吧?一般人眼中的爱情太温吞,握不住那两颗天生追求自由的灵魂。
可是,偶尔也会寂寞吗?铁斋说出夜一“是店长惟一的挚友”时候,没来由地感觉一点点神伤。那张永远笑得人畜无害的脸旁边,应该也需要一个同质的灵魂来分享风过无踪的寂寞吧?
还是这样知己的关系最好,多一点,少一点,都不需要。
所以浦原先生,要一直,和夜一姐姐做好朋友哦~(^^)

[浦(人畜无害笑):当然当然~夜~一~(抱)
夜(不耐烦):闪!(爪)]

                            07-1-15

  1. 日番谷冬狮郎 & 雏森桃

无论外表看来再怎么样,我们始终逃不过年龄的阈限。
——朋友的话通过辗转到的我耳边,早就不知道改了几个版。不过这样一句话,用来形容他倒似乎是十分确切呢。
再怎么皱起眉头,或者在脸上摆出少年老成的气质,即使无数次地纠正“是日番谷队长”也好,孩子依然是个孩子,这是他无法摆脱的阈限。不过他的可贵之处其实也正在于此,我会喜欢上这个白发的孩子,既非因为“天才儿童”也非因为“拽”,而是因为那份属于孩子的纯净——即使是个拽得要死硬要充大人的孩子也好。
因为还是孩子,所以不管看上去多么沉稳冷静老练非凡,在心底还是有着一份不曾被世事圆滑污染了的、善恶分明冲动固执的任性。冰轮丸在解放时,龙的眼睛是赤红的,就像那故作冰冷的表情下面跃动着的赤子之心。
因为纯净,所以纯粹。其实从来对于所谓的“姐弟恋”老是本能排斥的我,对于他和小桃,却始终是祝福着的,因为同是两个纯净的属于孩子的灵魂。
或许说不上爱情。这个词,对于这两个孩子来说,毕竟太早。小白想要守护的,大概也无非是一份童年所代表的纯真,那些随着时光消逝进记忆里的温柔笑语:她摸他的头,笑得明快,乐颠颠唤他“小白”,而他气鼓鼓回敬“尿床桃”。
那时的亲密无间却那样被一纸真央灵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打破,她见到那个注定要插进他们之间的男人,从此后,心心念念的数字就只剩下一个“五”。
恋父情结么,因为自己大抵也是有的,所以不好批评。但若就这么指小白是因为嫉妒蓝染、或者是保护小桃才走上他原先说厌烦的死神道路,总觉得对于那时的他来说,尚且为时过早。嘴上说着讨厌死神,但最后一跃成为最年轻的队长,也许不过就是一种“因为我们一直在一起”的习惯的力量——虽然开始可能不情愿(或者不如说,嘴上不情愿),但是握住这一份童年起伴随着的纯真,对于他,大概是真的很重要吧。
依然不是爱情。“小白”和“尿床桃”的昵称是何时换成“日番谷君”和“雏森”的尚且无迹可寻,可是他仍然会不满地纠正“是日番谷队长”。不是在摆架子,只是已经成为习惯了的抬杠——习惯了和她一起抬杠的生活。只是他多少无奈地意识到,曾经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已经不可能再现了。队长的羽织和副队长的臂章,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轻飘飘。成长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不是爱情,所以并没有特别介意默默看以前会为了一个和他玩的承诺而特意从“不那么轻松”的学校跑回流魂街找他的女孩,如今佩了五番副队的臂章,跟在蓝染身后露出敬慕的眼神。他想他是习惯了有她在的生活而已,所以如果是她仰慕的人的话,应该也不坏。只是不能允许有人以任何形式去伤害她,肉体或者精神都不可以。她是他无忧岁月的见证和象征,是他最珍视的一部分存在,要伤害她绝对不允许。
说起来,小白,你在说“如果你让雏森流一滴血,我就杀了你”的时候,简直帅毙了。
因为那个时候的小白身上,能够看出一个真正为了守护什么而战的,成长了的男人。尽管那份冲动和固执仍然带着孩子气,但那守护的决心让他不再仅仅是之前那个冷着脸任小桃蹂躏他头发的别扭孩子了。
小桃是不幸的,她保有的纯净灵魂遇见的只是蓝染一场镜花水月的幻境;小桃又是幸运的,有一个和她一样纯净却更加坚强的灵魂在背后为她张开冰雪的守护之翼。
所以在看到他面对市丸时,用痛心和悲愤到极点的不稳定音色说出那句话(朴姐姐配得大赞,心),想象着漫画里大致也和这个差不离的声音咬牙切齿地念蓝染的名字,总是要觉得心疼。没来由想到小王子,和他的玫瑰花。可是为何倒是这朵温柔的玫瑰,至今还没有明白那别扭的小王子坚定守护的心意呢?
纯净是美丽的,但成长也同样是一个美丽的过程。太过善良的心,如果在前进的道路上被阴云所蒙蔽,伤的不仅仅是自己。
当她流着泪对他说“求求你救救蓝染队长”的时候,这样的话语扎进他心的深度,要远远胜过飞梅。当时就是深切一叹的我,在小白恨恨念蓝染名字的时候更加忍不住掩卷长叹。卯之花在雏森昏迷时曾央小白跟她“说点话”,小白当时拒绝的理由是“现在的我没有话能和她说”。现在想来,大概并不是碍于面子、或是羞于启齿,而其实是深切的无奈吧?
成长这条铺满荆棘的道路上,小白已经迈得比她远,只是因为关怀,所以始终回过头来,等待着她,伸长了手随时准备拉她;可她只是因为害怕那荆棘,竟然宁愿在镜花水月之后仍然沉浸在自己编织出的梦境里不愿醒来。
其实雏森是个善良纯真的好女孩。为负伤的恋次抗争的正气,听到战时命令时不愿带刀的慈悲……也是那种为别人比为自己考虑得多的人。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没能透过那镜花水月的迷雾看穿自己的心呢?
一直一直在怀疑,蓝染之于她,是不是有漫画里想要表现出来的那样重要。从蓝染还是“好人”时透露出的只言片语,怎么看,都不过是一种敬仰大于爱慕的情思。曾经“欺骗我感情”的34集,因为恋次的事忧心忡忡心神不宁的她徘徊于蓝染卧室门外,他虽然开玩笑地问了句“你认为我会因为你的无礼而赶你回去吗?原来我平时看起来那么无情啊。”但从她紧张的神态,“只是稍微说几句话”的战战兢兢语气,不免让人对“素来温柔”的蓝染心生怀疑起来。——试问如果真的是素来温柔,又怎会让雏森露出如此兢慎的表情来呢?是蓝染的狐狸尾巴,毕竟藏得不够深吗?
如果说和蓝染在一起的小桃总是显得有些拘谨和畏缩,让人看着都有点替她累;那么和小白在一起时的小桃则轻而易举地就流露出朝气蓬勃的活泼可爱劲头。不说真央时代那个抓两个小辫的天真轻快女孩,故事主线的时间轴里,他们的第一次的同时出现,在被白哉冷冰冰的霸气压制,市丸语音轻浮让人不知该不该信的提供帮助之后,对着瞬间出现在身后的小白,把眼睛眯成“><”,脸变成包子形状,忿忿不平对着空气挥拳喊着“为什么每个队长都是走路不出声地过来的”,之前的怨念一起爆发,从出现起就总是眉心微蹙带着悲悯表情的脸上一瞬间有了生气,可爱得让人忍不住要捏一把。
蓝染和小白,如果信赖只能二择一的话,会选择哪一方?难以想象即使蓝染的亲笔信里写出小白的名字也只是对着他盲目地挥剑,不必说解放飞梅,自己的手都因为剧烈的内心矛盾握剑握出了血的她,会在漫画里为维护蓝染,竟然无视他已经诏告天下了的阴谋,编造出那么拙劣的借口。只能说,我期待着下文会出现更加合理的解释。
如果只愿意相信梦境,如果只因为迷恋那个幻影而不愿接受事实、不愿担负起副队长臂章的重量的话,现在有小白替你扛着,可要是某一天连他也厌倦了永远的等待,那个时候,你要怎么办呢?
那样的雏森桃,可配不上日番谷冬狮郎啊。
所以,我愿意相信,现在的你只是因为镜花水月的后遗症有点头晕,视物不清吧。
所以,等到你清醒过来之后,请千万要记得,转过身去拉住那双一直在等待你的手掌,然后绽放曾经温暖明快的纯净笑容吧。

[桃:呐,小白……其实我觉得,日番谷桃,比蓝染桃要好听的说……
狮:………………
(小声)端坐于霜天之上吧,冰轮丸……(他脸太红了,需要冰块来镇静一下)]

                          07-1-15

外一篇•关于吉良的补遗

[对不起吉良副队长……居然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T T,实在是因为你的谨小慎微在三番队闪闪亮的队长下面真的是太……咳咳,不够明显了呀……]

吉良对于雏森的感情,其实一直以来表现得都不是太分明。蓝染自挂东大圣壁时第一个冲出去查看,关心的先是雏森怎么了而其次才去注意到蓝染的“尸体”;小白架开他和雏森的打斗之后,坐在牢里深刻痛悔“我居然会对雏森动手”;再就是承应银将小白和乱菊引开后,那虚弱却痛楚的一句“不是说不伤害雏森么……”。不像雏森对于蓝染形于言表的钦慕,不像小白“如果你让雏森流一滴血,我就会杀了你”霸气的宣言,只是轻柔的一抹思绪,淡得几乎没有形迹,欲说还休。
吉良是个太过典型的乖宝宝。真央灵术院初一看个性迥异的三人组却会走到一起,大概是因为其实在心底都有着一般的纯真性情——或者也正是这种纯真性情的“好操纵”才会被蓝染看中吧,蓝染果然可恨。至于吉良,在那些性格各异耀眼得不行的个性队长副队长之间,不过是一个会犹豫、会恐惧,稍微有点瞻前顾后地畏缩的普通人罢了。然而因为他那份纯真的性情,却神奇地让这个本来大概会被指责为婆婆妈妈的男人显得有了可爱之处。
真央时代的吉良,有礼貌有涵养有女生缘,是个总是令人愉快地微笑着的优等生;副队长时代的吉良,额发遮了左眼,总是恭恭敬敬跟在自家队长闪亮笑容的阴影里,老给人一种像他自己的斩魄刀一样的感受——好像抬不起头来。那个从容微笑着伸手去给恋次的孩子到哪里去了呢?曾经自信的微笑何时化作了略带自卑的忧伤眼神?
蓝染蓝染,你当真是造孽不浅。
内向的孩子大多敏感,总觉得无论是雏森之于蓝染,还是小白之于小桃,他都旁观得分明。而他自己之于雏森,或许也不一定说得上是爱情,虽然他“喜欢”她是无疑的事实,但是从“喜欢”到“爱”毕竟还有一步要走。吉良的出身并没有明确提及,虽然镜头曾经从父母的墓碑前掠过,恋次也奚落过“出生在好地方的大少爷”,但怎么看都不至于是贵族,也无非就是流魂街序号偏前一点的街区吧?父母双亡后,其实也剩下一个人独自漂泊了么?
这些独自一人的灵魂,在彼此亲近的友人间,决不会是仅仅的友情在维系,更需要的是一份属于家人之间的归属感,好像剑八之于八千流,好像恋次之于露琪亚。如果连那些如柴田一样平凡的魂魄都需要组成这种自发而成的大家庭,为什么死神们,不需要呢?
所以这才是吉良的爱:爱着朋友的真挚,爱着家人的关怀,或许也有那么一点点,爱着心爱之人的倾慕,这个纯真的孩子,爱得也那么单纯。所以清风般煦暖地拂过,留下关怀,却一点都不给予负担。
所以被这样照拂着的小桃啊,你要是再无望地对着那个“曾经的蓝染惣右介”的幻影认死扣地不肯醒来的话,就是在伤害两个同样可爱的男人了呐。

                            07-1-16

附记:
吉良这孩子其实是个很让人心疼的存在。动画后面的原创剧情虽然让诸多队长副队长的形象大打折扣,不过当吉良握着侘助从天而降、冷着脸说出“三番队副队长,吉良伊鹤”的时候真是让我对他的好感大大加分呐。虽然我心目中的配对始终是狮桃不动摇,但如果让我像点头浮卯那样乱点鸳鸯谱的话,我想把虎彻勇音姐姐配给他是很不错的——都是善良纯真的好孩子(双殛下那不忍心的控诉),尽职尽责的好副队(卯花阿姨能在以身犯险揭发蓝染时候带上她可见对她的信任程度),又对自己稍微有点不自信(参见特典里的评价)……
所以吉良君啊,要和勇音姐姐互相鼓励地走下去哦~
(……于是我在说什么啊……>< 乱点鸳鸯谱的某列狐狸笑中)

  1. 黑崎一护 & 朽木露琪亚

  

听说这两个孩子在漫画原著里的发展,远没有动画里表现得那么暧昧。

听说而已,前183话的漫画我没看过,后面则是完全为剧情(或者回归后的现在不如说剧透)在翻,囫囵吞枣信马由缰——终究我不能算是个会欣赏漫画的人,只是读情节罢了,那些黑白线条毕竟还是不如声色并用来得过瘾。

那么如果是这样,那还真是遗憾呢。

  

永恒的边缘配角控某列居然在这一部作品里华丽丽地饭上了女主角,而且还是从她一出场就当即拜倒在石榴……我是说,死霸装的黑裤子底下,露公主的魅力还真正是非凡。

深蓝的月夜,扑扇着翅膀的黑色蝴蝶,漆黑的衣着漆黑的发和瞳。回首,转身,一跃而下,宽大的袖管在风中飘舞如蝶;就是喜欢这种寂寞而又无比坚强的女子。

随后的再见依然如此惊艳;惊惶的烟尘中黑衣一闪,跃起,拔刀,齐胸荡开一轮刀光,不死心的妖物才待反扑,她从容回肘,垂直劈下。飞溅的污血和垂死的哀嚎,而她安安静静落地,收刀回鞘,不发一语地离开。不骄不矜,没有丝毫多余的做作。恋次的说法果然不错,那是她与生(与死?|||)俱来的高贵气度,在一举手一投足间淡淡流露。

然而真正决心饭上,倒是几分钟后一护家里“大失面子”的时候。地狱蝶翩飞入窗,轻飘飘宛如踏月光而来的脚步……然而完美的意境一瞬间就被破坏殆尽,始作俑者是橘子头一护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一记大脚,而我们优雅的公主大人则在墙角缩成一团Q版,没形象地趴在那里一脸惊疑不定看上去:“你看得见我?”

冤家。

在这一瞬间,结下。

  

其实露琪亚的气质里一直都有着这样的一体两面。她是清丽而寂寞的,有着一颗敏感和柔软的心。流魂街野狗一样求生的孩子,却会在一个夕阳照拂的午后,捧起污水里闪亮的花朵微笑而忘记了眼前挨饿的事实;会在情知将要被捕之前,叫住校门口的一护,带上感激的眼神欲言又止;会在双殛的刑台上,面对那火红的大鸟,淌下水晶般的泪,忧伤地说“再见了”。但露琪亚之所以为露琪亚,如果缺失了那活力顽强、强势到近于蛮横的气息,这个角色无非也就是哭哭啼啼被魔王掳去关在塔楼上等待王子来救的柔弱公主,决不会吸引住我。

要不是那句话被用得如此滥俗,本来是很可以拿来形容她的:一半明媚,一半忧伤。虽然真正的露琪亚应该是快乐的,至少,大部分时间是快乐的,就如童年时期流魂街上,洒满了笑声的五个伙伴。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