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天地间,中的音乐使用

作者:影视影评

第一次总是最精彩的,此后就是不断重复的审美疲劳。 对于“The Apprentice”这个真人秀来说,第一季开始时没有人清楚游戏规则,每一集都好像迷雾中显露出来的一片新大陆。任务的成败得失也罢,会议室内外的明争暗斗也罢,初次看来都如此新奇有趣。 但是经历了三季的洗礼,我觉得已经可以总结出一套规律。任务分为几种类型?不同任务的要点和关键分别是什么?在不同阶段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在任务执行过程中应该如何表现自己,以及避免承担责任?我相信既然观众可以总结出一套心得体会,那么身在戏内的选手们看过第一季当然也是同样。 第一季即使优秀如Bill也难免犯错误,被Katrina拉进会议室背锅,差点被开除。但是相比之下,第三季Kendra后期压倒性的胜利是何等干净利索。当然,Kendra的市场营销背景给了她相当大的优势,但是Kendra针对性的策略制定恐怕也是她获胜的重要因素。 试想,在拍摄广告一集,Bren和Alex等人搞出那个惨不忍睹的同性恋色情广告方案,Kendra站在一边围观,明知道本队要惨败,但硬是不发表任何意见。这是一个何等心机的女人。 如果说“The Apprentice”第一季展现的是一群优秀选手面对一个陌生的游戏,是如何各显神通。那么第二季则展现的是在最糟糕情况下,一群女人之间的内讧和撕逼可以到达什么样的境界。 至于第三季,“学院派”与“街头派”的竞争是本季最大的创新和看点。假如第三季告诉了我们什么,那可能就是接受高等教育对一个人来说是何等重要。 Trump在后期进行队伍重组时声称,现在每个队伍都剩下五个人,这说明无论是“街头派”还是“学院派”都是同样成功的。但这不过是台面上的场面话而已。事实是从E1以后,基本就是“街头派”不断失败的过程。整个第三季分明就在把“街头派”成员的缺陷和弱点一个一个揭露给观众们看。毫不留情,真实的可怕。 说来奇怪,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学院派”往往难免带着点nerd或者书生气的色彩。而“街头派”因为长期和各色人等打交道,在人情世故上本来应该更加练达。 但这个真人秀展现的却恰恰相反,“街头派”不仅仅输在他们的思维方式和眼界上,更加输在人格的缺陷上。特别是最终的决赛,Tana从能力上讲未必比Kendra逊色,但她的人品——或者至少是团队合作能力——却暴露出极其严重的问题。这是Tana的根本弱点,但直到最后她甚至都没醒悟这一点。 E1的胜负并不出人意料,经营门店和招揽顾客这种任务“街头派”理应取胜。真正让人惊讶的是E1以后这些选手们是如何一个接一个自爆的。 Brian:决策上的失误暂且不提,此人性格暴躁,无法与人正常交流。John作为中立者好言相劝,此人居然恶语相加。好歹不分的水平令人叹为观止。结尾在会议室居然主动承认自己应该被开除,搞得Trump满脸大写的懵逼,强行撕逼才拖够节目时间。 Kristen:E2里因为预算问题得理不饶人,不解决问题宁愿选择吵架。拍广告一集先不提此人的狂妄自大和专横武断,仅仅凭此人对演员,对队友表现出的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也活该被淘汰。 Audrey:自恋,敏感,脆弱,缺乏安全感。明显来自童年时代缺乏母爱的感情创伤。 John:乍一看颇有能力,但很快表现出心胸狭隘的一面,和一个22岁女生斗手腕斗心眼。自以为自己是情商达人,交流中却根本把握不住对方的想法。 Greg:可能是三季最差四强。尽管略有创意,但却毫无语言表达和沟通能力。居高临下,自以为是,从不提出建设性意见,反而喜好争论和指责他人。根本没有团队合作精神。 Chris:人品可能尚可,但是脾气之火爆让人无法与之相处。变脸比翻书快,前一天还是好兄弟,后一天就“瞅啥瞅,信不信削你”。和脾气之差城正比的是看人的眼光,可笑的是两次队伍重组全部是Chris选人,直接导致了Net Worth后期的一路惨败。 Tana:典型传销组织成员性格。表面上热情的像过年上门拜年的亲戚,转过脸去就毫不留情的骂遍你加祖宗十八代。有了免死金牌就偷懒看别人笑话,胜利在望又不失时机的跳出来抢功。 Tara和Angie可能是这群人里最正常的两个,两人的失败各有原因,但并不是直接的性格因素所导致。 总体上来说,上述这些选手具有一些共性,比如脾气暴躁,情绪脆弱,做领袖时独断专行,做队员时又不懂得团队合作,喜欢议论他人是非,喜欢争论,心胸狭隘。 当然一部分人绝对不能够代表一个团体,人与人之间永远有差异,但这些情商上的共同缺陷多少也能够反映出一些问题。这些人通常缺少幸福的童年经历,很早就出来闯荡社会,虽然学会了强硬和精明,但却缺少了对他人的尊重以及礼貌和圆滑。 然而人类社会毕竟不是彻底的丛林,礼节和规则还是需要的,哪怕这是一种虚伪,至少也是使所有人都能愉快合作的基础。 反观Magna一组,虽然成员也都各有各自的缺陷和劣势,但自始至终没有爆发出大规模的争吵和撕逼,和对手,特别是第二季的女生组形成鲜明的对比。哪怕是Michael和Stephanie这样被组员排斥的选手,回到套房也懂得主动承认错误,这就是团队继续合作下去的基础。 你能想想John或者Brian主动向其他人承认自己的不是?可能吗? 教育和文化素质还是必要的。永远不要相信诸如“民风淳朴”这类的神话,只有教育才能提高一个人的修养,只有教育才能把那些粗野暴力的少年改造成现代都市社会的文明人。教育也许没办法批量制造圣人君子,但教育至少能使人懂得如何做一个伪君子。即使这也是一种进步。 “读书无用论”的神话已经流传了太久了。就算不提人格修养之类的话题,仅仅从世俗功利的“成功”标准来说,高等教育也是绝对必要的。“街头组”的表现向我们证明了,一个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也许也能取得一定成功,但他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并且他所具有的缺陷也许会拖累他的脚步,使他无法走的更远。 最后请允许我稍微引用并改造一下毛的名言: Kendra胜利了,我们应该庆祝,Kendra的胜利是高等教育的胜利。

南疆篇——“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一、
    十月的深夜,塔克拉玛干的上空悬浮着明暗不一的星,它们被人分割组合,变成动物、人和神,靠口耳相传印刻在你我的心里眼里,被继承,被谈论,被凝望。这天上的一个个图案和名字,都是人们几千年来达成共识的证据。
    两千年前,精绝城里的先民,或许与我们保持着一样的姿势仰望夜空,在赞叹之余,于精美的织锦上绣上了“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字样。
    塔漠的夜很静,静的如同人们出于敬畏给出的称呼:死亡之海。
    正是这片死亡之海,充当了整个东西方文明交流互通的纽带。
塔克拉玛干,世界第二大流沙沙漠——夏季地表温度高达70度,冬季最低气温低至零下50度,蒸发的水分是降水量的近100倍,常年肆虐的沙暴常将一切湮没。
    但是,两千年前,这里连缀着一系列绿洲和城市,它们就如同狂暴大洋中的一座座灯塔,成为了往来使臣和商旅的庇护所。
    顺着这些灯火往西,亚平宁半岛上的罗马贵族穿上了华美的丝绸,沿着这些的星光向东,洛阳宫廷内王侯的几案上摆上了剔透的琉璃。
    楼兰、西夜、莎车、精绝……这些古国如同珍珠散落在塔漠之中。但是,它们又倏忽消失于时间长河中,变成了史书里零碎的字句、民间神秘的传说。
    如今,我们重新踏上塔克拉玛干,历尽艰辛来到了有“东方庞培”美誉的精绝古城。
然而此行,寻找的决不仅是壮美绝伦的风景,也不仅是对历史古迹的悠长慨叹。我们要寻找的是人的踪迹——过去之人的踪迹,现世之人的踪迹——我们自己的踪迹。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真正为世界上色的是鲜活的人——遗迹之下,埋藏的是人的追寻,人的思念,是人的爱恨情仇。
    没有人,世界便是空的;没有“人”这面镜子,所有的美和情感都失去了支点。
    一旦有人踏入,周遭的一切才因为人的目击而拥有了生命。
    在这个区域里,命运丧失了权威,一切都很安静,俗世里的烦扰逐渐熄灭,这正是丈量自己心灵的最理想的地方。

无须多言,直接正题。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冷冰冰的微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二、
    虽然精绝古国位列1995年十大考古发现之一,引起了学界轰动,但这个被斯坦因称为“东方庞培”的古迹,对于普通大众,仍旧有些陌生。
    精绝国真正广为人知,恐怕要归功于天下霸唱的《鬼吹灯》。
天下霸唱很谦虚地称,自己只是因为觉得有趣,在网络论坛连载写着玩,结果写着写着就成了这个大部头。
    但《鬼吹灯》的真正成因,却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和霸唱细聊之后才发现,写这本书,也是他从小耳濡目染的兴趣所致。
霸唱的父母从事的是地质工作。八九十年代,他们背着沉重的设备走进大山,去勘探有无矿脉。但是矿深埋在山体之内,肉眼是无法分辨的。这就用上了他们“物理探矿”的方法:把电磁线架到山里,用钢钎凿入岩缝,把连接的线圈引到山脚下的工作站内。然后就到了奇妙的部分:用霸唱的话来说就是,父母拿起了“老式战争电影中那样的摇柄电话”打电话。
    但电话那头的对象不是人,而是大山。电话拨通,电磁线和山内的矿石会产生反应,各种数据和信息就会通过仪器显示出来,仿佛大山在回答。
    父母和大山打电话的情形,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也许,正是这种大自然显现出的神秘和生命力激发了他对风水学、陵寝文化最本初的兴趣。
“古墓本身就是生与死的分界,”霸唱说,“而且古墓里面的冥器、陪葬品又特别有价值,可以满足现代人冒险、探索的欲望”,于是当他坐下,想要写一本“别人从没有写过的书”的时候,才诞生了之后风靡全国的《鬼吹灯》。
    《鬼吹灯》里的精绝国神秘而危险,充满了诡谲的美,动人心魄的传说和景象让读者对这片土地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当然,霸唱也告诉我们,“这只是小说里的细节,实际上的精绝国当然是另一番模样。”
    不过,历史里真实的精绝国,仍旧是令人惊叹的。

RADWIMPS第一次做的OST,给我的印象就是突破了以往一些固有的,而且增添了新的。这张OST给我最大的惊喜就在于其弦乐,有清新明快,也有大气。

三、
    季羡林教授曾经有一段精彩的概括:“世界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再没有第五个,而四个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就是敦煌和新疆地区,再没有第二个。”
    而这些文化的融合地,就散落在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星星点点的绿洲滋养了一座座城市,精绝城就是其中之一。
    一百年前,斯坦因博士造访了这片神秘的禁地。当他离开精绝古国所在的尼雅遗址时,感慨道:“什么时侯我才能再次漫步于正当凯撒统治着罗马、而希腊文字刚刚从印度河畔消失时栽植下的胡杨和果木之间?何时才能再来捡拾这些公元250年左右曾经生长过葡萄的枝条?”
精绝城,这座曾被尼雅河滋养的城市,究竟有着怎样的神秘过去?
    1995年,带着这样的疑惑,怀着非凡的使命感,齐东方教授作为中国第一批进入尼雅考古的专家,走进了这座尘封了两千年的古城。
    二十年过去了,谈起当初发掘遗址时的情形,齐东方的口吻依旧带着莫名的惊叹。在出土的文物中,既有绣着汉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锦织,又有刻着佉卢文佛经的土板。两千年前的佛塔、葡萄架、胡杨林,虽然已被侵蚀风干,但原来的面貌仍旧依稀可辨。
佉卢文是一种已经消亡的文字,它发源于印度孔雀王朝。为何在这沙海之中的小城,竟会同时并存汉字和印度古文字呢?
    前334年,亚历山大大帝挥师东征,将波斯帝国摧垮,直捣中亚,使得之后贵霜帝国的前身“大月氏”希腊化。
    由大月氏一支建立的贵霜,这个希腊化的帝国,其东沿的影响力已抵达西域。又由于其本身发源于印度,文字自然用佉卢文。佛教兴起后,便被用于记录经文。更令人惊叹的是,这里的佛像雕塑竟然是希腊式的。
    精绝国存在的那段时间,旧大陆文明中心所在地,几乎在政治上全部被囊括在四大帝国之中。这四大帝国,分别是西方的罗马帝国、中亚的安息帝国、南亚次大陆的贵霜帝国和东方的汉帝国。它们的版图,以连绵不断的带状,从太平洋到大西洋岸,穿过大陆向各个方向扩展。
但是由于路途过于遥远,罗马、安息、贵霜、汉,四大帝国的交往,其实更多是通过中间国的沟通。西域古国之一的精绝国,正起到了这种沟通纽带作用。
    精绝国并不强大,仅仅“胜兵五百人”(《汉书·西域传》)。尽管为西域都护府下辖,为汉帝国所保护,但时常也会遭到匈奴的侵袭。因此,依傍绿洲的和美生活,常被战火所袭扰。
当年,汉臣张骞出使西域,其非常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联合大月氏对抗匈奴。
公元100年,正是罗马帝国鼎盛时期。“五贤王”之一图拉真大帝,将罗马的版图扩张到了历史最大范围;此前和安息大战后溃散的罗马士兵,一部分流落到了贵霜帝国东沿,成为了月氏的雇佣兵。之后他们定居西域,为精绝等国注入了西方的文化。
    东方的汉帝国对匈奴进行着持久的征战,西域都护班超大败匈奴,使塔漠周遭五十余国降附。锦织上“利中国”的刺绣,正是汉地传入,为对抗匈奴大战祈福的文字。
庞大而复杂的历史漩涡中,位于大帝国之间的西域诸国,既享受着文化交融带来的繁荣和财富,也时刻背负着毁家灭国的阴影。
    处于主流文化圈边缘的精绝国,登上历史舞台仅短短几百年,还没来得及散发自己的光热,便如一颗流星,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如今,静静躺在博物馆里的华丽锦织和精致琉璃,无不诉说着它曾经的繁华;眼前整齐的葡萄架和残垣断壁,无不提醒着它参与过那浩大而残酷的历史碰撞。

先说说此张OST的四首主题曲。这四首主题曲延续了RAD的风格,虽然个人在观影中听到「前前前世(movie ver.) 」和「スパークル (movie ver.)」的主歌作曲及其根音(搭配影片渐进高潮)时还是有点出戏,不过不影响整体。「夢灯籠」的电吉他很适合电影,整首曲子还是“哇,就是OP”的感觉。

四、
    通往精绝国的路途,比想象的还要艰险许多。
    座下的沙漠越野车也要保持一定速度,不然就会陷入流沙之中。听齐东方教授讲,当年他们有车陷进去,需要另三辆车才将它拉出来。
    地图上30公里的直线距离,当年齐东方所在的考古队开了整整三天。此次同行的考古教授汤柯说,从沙漠边缘走到古城,徒步来回需要36天,期间沙暴、流沙、指南针失灵,什么都可能发生,想来这里盗墓,必死无疑。
    行进途中,时而遇到盘根错节的胡杨躯干,时而邂逅枯槁遒劲的红柳遗骸,金字塔形的沙丘屹立于平原以上300米,被太阳晒得灿白的地面没有一丝影子。
    道旁时有动物和人的白骨,令人心颤。恍惚中,仿佛回到了千年之前,因为眼前的景象,和记载中几乎别无二致:
    ——“沙河中多恶鬼热风,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法显《佛国记》)
    ——“从此东行入大流沙,沙则流漫,聚散随风,人行无迹,遂多迷路,四野茫茫,莫知所指,是以往来者聚骨骸以记之。”(玄奘《大唐西域记》)
    在这里,没有什么在夸耀和张狂,细细感受,塔漠似乎又多了几分时光淬炼后的内敛和“年年战骨埋荒外”的沧桑。
    当精绝古城真正展现在你面前的时候,所有的幻想和预测都凝固在眼前。你能直接目击千年的时光,它们就镌刻在这片曾经树林繁茂、商旅频繁的土地上。
目力所及,至今仍然耸立一座的粘土坯砌筑的佛塔,尽管残缺,仍不失庄严,屹立在苍茫的沙海中,尤如一座导航的灯塔。
    两千年前,尼雅河哺育了这座小城。清澈的河水来自昆仑山上的皑皑白雪,山上五千多米高的雪顶就像一座固体水库,冷季把水贮存起来,暖季逐渐融化补给河流。当年的尼雅人,或许每天坐在家门口,一边欣赏小河湍湍流淌,浣女喧声,一边在葡萄架下,对酒当歌,享受美好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或许是匈奴大军压境,或许突发了一场巨大的沙暴,又或许是河水突然断流,精绝城内的百姓无以为继,不得不背井离乡,遗弃了这片曾经的乐土。
    时光荏苒,往事已与古城一起沉入了沙底。大风过后,原来庄严的佛堂成了沙海中的孤岛,还来不 及打理的葡萄园只剩下一根根枯架。人去城空,曾经的胡乐美酒、笑语欢歌,都消失在了无名的回忆中。
    唯当夕阳西下,灿烂的红霞比情歌更动人。仔细聆听,恍惚能感及当年生活在这里先民的喜怒哀乐。
    是的,正是这浩瀚时空之中,人的渺小和人的可爱才格外令人心动。放眼望去,塔克拉玛干怀抱着这个沉睡的古国,她像一个无言的母亲,面孔接近于无限,在伸手触摸的时候,仿佛面对着曾经鲜活生命的千万次凝视,每一次凝视,又都那么温柔,那么深情。

个人觉得最入戏的还是片尾曲「なんでもないや (movie edit.)」,开头的地鼓 低音TOM渐入,再引入RAD最爱用的副电吉他的颠倒 混响(reverser)、主电吉他单音和弦,相较其他三首,更加温柔地配合电影结尾引出最后一波相遇的高潮。此曲的节奏电吉他也不吵闹,比较适合电影(看另一篇乐评说开头是新海诚标志性“电车声”,谢谢科普)。

五、
    在面对浩大无限景象的时候,秘密诱惑着人,人才得以空出心来思考,接近真实,接近那个最本真的我。
    所以明星也好,考古学家也罢,在这里,都会被这种超越身份的同一感所包围,终于能够暂时摆脱浮躁,认真思考“我是谁”的终极命题。
    入夜了,伴着点点星光,陈小春和双儿坐在阑珊的篝火旁,言语不多。
    双儿噙着泪花向大家讲述了自己受到伤害后的恐惧。陈小春告诉我们,他来到这里,看到这一切之后,才突然发觉自己是那么孤独,自己有好多遗憾。
    恐惧和遗憾,它们是凡人的情感,你我都会有,也必然来自凡间。
    正如契诃夫所说:“在生活里人们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开枪自杀,悬梁自尽,谈情说爱,他们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在说聪明话。人们吃饭,仅仅吃饭。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生活毁掉了,他们的幸福形成了。”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也只有在这样特别的时刻,才能朝自己那口黝黑的深井中看去,瞥见最宝贵的东西,最难以解开的心结。也许,他们也藉此看到了“我”是谁。
    在这个宏大叙事坍塌、英雄神话瓦解、严肃意义破碎的时代,网络和城市何其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沙漠呢?我们在其间迷失,在其间彷徨。在流行与浮夸中选择一味嘲讽,还是认真对待,的确是个艰难的选择。
    疾行之中,如果有什么能让你驻足思考一两秒,那我们就算是完成了初衷。

再来说说其他曲目。

这次RAD做OST,弦乐给我一些惊喜。不仅仅是弦乐部分,RAD也将一些电子效果加入进去,但不影响整体的流畅程度,是不错的制作。

听RAD的其他专辑,不难发现这个乐队喜欢在节奏上展现技巧。RAD喜爱用贝斯和地鼓带出休止拍,在休止拍时用镲、敲鼓边或者原声吉他闷音扫弦等清脆的声音(参考「Tummy」、「シザースタンド」等歌曲),使歌曲节奏明确,而且干脆清爽。

RAD也将节奏明确的特点带入到这张OST里,使弦乐的断奏和拨奏充分发挥节奏性。例如「三葉の通学」开头的弦乐断奏、「糸守高校」的钢琴与弦乐拨奏、「デート」的钢琴跳音断奏、主题曲「スパークル (movie ver.)」中长时间的bridge 军鼓、贝斯&镲、弦乐拨奏的组合等,都充分地表现出RAD对于节奏的把控。节奏感使歌曲干脆清新,尽量让整张OST不“腻”。清爽的感觉也十分适合这部电影。

而使OST不“腻”还有另一些原因。就是作曲上突破一些RAD固有的作曲及根音模式。为了不说太晦涩,大概就是作曲更加多元了,弦乐和钢琴都有突破(个人意见)。弦乐编的不错(词穷了哈哈哈),而且在改变了不少根音的情况下仍然是日式风格。

•「御神体」

这首歌是我在观影时的惊喜,是因为它的“大气”。不仅是音乐本身大气,更是这首歌烘托着宫水一家登入御神体,使画面大气广阔。随着镜头的推开变广,丰富而周正的听感也更能带给听众/观众磅礴宏远之势。而这在这种基调是“小清新”的动画电影和RAD本身都是不常见的,所以于我而言真是惊喜,也是我认为是这张OST最成功的点之一。RAD有清新干脆,也有了大气磅礴,实在是一大突破。

整首歌根音变化不多,但相较其他曲目的弦乐,这一首歌全部是由弦乐组成,而且主旋律是由延音演奏,饱满而恢弘;在延长声音的过程中,又加入高音、拨弦来点破它,丰富了听感的层次。开头的中低音弦乐二重奏到高音小提琴的渐入,再到拨弦的点破,再到中提琴拉响、小提琴与低音提琴合鸣,随着宫水一家登上御神体,情感也被激起至极。最后单由小提琴与中提琴齐鸣、引入低音提琴,延长声音以至结束。饱满的情感随着余音回绕。

•「秋祭り」

这首歌开头运用钢琴铺垫了一种悲伤的基调,随着弦乐渐起,根音转换,形成了短发三叶看到陨石下落时的凄美之感。

•「記憶を呼び起こす瀧」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