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作过恶,死在田园

作者:影视影评

多天不上网页版豆瓣,一登陆吓尿了。
随便五分钟打了不到一千字抒发了一下小感想居然被顶到了豆瓣音乐热评首页= =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
于是……我觉定好好地修改一下这篇评论……不然这么敷衍的文章实在是太对不起大伙儿的“有用”了……
——————————————分割线—————————————

偶然听到,按理说,40岁了不该评价这个。虽然朴树比我还大1岁呢:)

篇幅关系,貌似收录不下那么多字节,节选出重要的地方贴出,有几个补充了中文翻译,为了准确,替换上阿汤哥的歌词翻译,其他的是日文,不过介绍大概能看得懂,倒是歌词苦手了,刊登出《惜春鸟》的原文后我觉得中文译文(字幕版)的问题很大,寺山修司那段如此优美的词这样翻译真的没问题吗??!貌似有很多地方都不太对呐!!

记得04年,小学,四年级。

说点以往,那时候许巍刚出第一张,和朴树那张 我去2000 差不多时候吧,反正没差几年,我印象里。也可能我记错了。

村人に祝福される事なく、間引きを強要される草衣(新高恵子)が、子供を川流しするシーンに流れる子守唄です。子供を追いかける草衣の後から流れてくる雛壇のシーンは、本編屈指の名シーンで、曲の盛り上がりが映像とマッチしていて、素晴らしい効果となっています。

那是一个没有豆瓣、没有选秀、没有智能手机的时代,甚至连整个中文互联网,都才刚刚起步。人们在网络上的娱乐和交流还停留在联众游戏大厅和论坛刷帖上,未来的霸主QQ才刚刚上路,淘宝还不知道在哪里。网络上没有美剧,没有神曲,娱乐视频大多还只是Flash小动漫。

当时正在颇有点矫情的后黑暗青春期,刚上班,工作比较轻松,工资也还不错,烧钱的厂牌也还没做,就有个网站花费也不多,文艺开支正经充裕的时代。一方面我绝大时候都是蓝线烧海外黑暗正版CD,但还是买了那么几张国产磁带,朴树那张就是其中之一。

唄は天井桟敷の蘭妖子が唄っています。しゃがれ声が非常にこの曲とマッチしています。この曲は後年、寺山修司没後10周年で、蘭妖子のソロ.アルバムでも収録されています。プロデューサーは勿論JA.シーザーです。

说实话,那个时候能够真正一天到晚生活在网络上的人,全中国估计只有网吧的老板了。因此在那个时候,我所能够在网络上接触到的人,大都是社会中上层次的群体,素质高,风气好。

那些歌曲上口又简单,歌词捎带事B的青春忧郁我也暗自喜欢,但我不会公开说,毕竟这玩意太pop了:) 太不符合我为自己定位的网上的黑暗人物性格了:)

 

对了,讲了这么多才发现。那时候的网络根本就不是生活的全部。

就和我现在说,我觉得平凡之路这歌不错一样,夸这个,我多少觉得有点尴尬,哈哈哈哈,也是实话,确实太~~~POP了...唉,但还是喜欢听这首的。没辙。

惜春鳥

年少时候订阅了诸多类似《少年文艺》的期刊,里面的好文章总会不断地提到朴树这样的文艺青年。但凡有描写女生闺蜜故事的文章,十有八九会提到《那些花儿》;但凡有讲到校园故事和青春成长的文章,必然会用《生如夏花》来做题眼;而描写到老一辈的革命历史,也往往会借《白桦林》来唏嘘不已等等……朴树这个名字在每一个大街小巷都不算是陌生,他的歌曲足可以称得上,让每个年龄段的人都能沉淀下一股属于自己的共通记忆。

朴树的那几首代表作呀~我最开始觉得可心,后来觉得做作,这么多年过去了,又觉得啊~~~亲切,充满回忆。是呀,谁没他妈年轻过呀,如果我认为我年轻时候SB,那我年轻时候就是SB了,如果我认为我你年轻时候不SB,那就是不SB.....

*作詞:寺山修司
*作曲:JA.シーザー
*唄:蘭妖子.児童合唱団.東京混声合唱団

再看朴树的音乐公司,麦田,连名字都这么文艺。

曾经有几年,我就像大学生忙不迭的把自己小时候写的日记,做的题,画的画该藏的藏,该烧的烧,生怕别人知道自己不是一如既往的这么“高大上”过来的一样(这他妈心态基本每个人都有,豆瓣更是特别多)试图抹去我的过去,后来又过了几年,突然明白了,其实好坏评价是自己判定的,你做过的一切都是你的历史和记忆,真实面对每个阶段的自己就好。别人喜欢也罢,嘲笑也罢,无所谓。因为那不是他们的生活,如果为了在意别人的眼光。就违心的刻意的去篡改抹杀掉自己曾经的生活和履历,那在我看来,过于功利了一些。

 

2004年的网络歌曲还不多,反倒是有许多有才的网友将没有MV的好歌配上自己制作的Flash动画,传到网上。

曾经是曾经,现在是现在,我们都会改变,用句马哲课上的话,用历史的辩证的眼光看待自己的过去,不怕作过恶,不怕犯过傻B,但请保持坦诚。人生观价值观发生改变不可怕,可怕的是翻脸不认“自己” 。如果大家身边有这样的“朋友”,也请小心,当状态改变就果断翻脸不认自己过去的人,他们遇到环境改变利益冲突的时候,他们更会翻脸不认你。和日本武士道一个道理,对自己特别狠的人,对别人是绝对不会真的宽容起来的!!!

姉が血を吐く 妹が火吐く 謎の暗黒壜を吐く

到了04年的年底,一曲叫做《丁香花》的网络歌曲横空出世,红遍了全中国。真实的故事外加朴实的曲调和感人的歌词,网络的力量在中国信息传播史上初见端倪。《读者》在2005年甚至专门刊登了一期讲述歌曲背后故事的长文。

扯完了这么多,最后回归这首歌,曲调优美温婉一如既往的小资伤感情绪,歌词诚恳感人,是否感觉“做作”因人而异。反正我觉得歌词还蛮诚恳的,一直不喜欢韩寒,从来都是感觉他和郭小四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都属于是商业需求下的产品,就按照各自的利益集团所规划的那样去他妈捞钱吧。挺好。

壜の中味の三日月青く 指でされば身もほそる

如今的2014年,你还想要在网络上找到这种类别的网络歌曲已然是绝对不可能的了。现在的网络歌曲充斥着《伤不起》《小苹果》这样烂俗的曲调,既无流行价值,也谈不上艺术价值。

而朴树呢?结合他的人生轨迹,觉得相对诚恳多了吧,一个过去之人的回忆之声,平凡着就好。我自己也这么认为,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祝愿未来几年还能听到这样的流行歌,有点追求的,有些人文情怀的...小歌曲,而不是他妈的!!!小苹果和滑板鞋这类的以网络营销为根本追求,新媒体公关公司精准定位策划包装推广的SB段子手式的神曲了!!!!!!操死他们丫的!那他妈不叫音乐!抱歉失态了:)

ひとり地獄をさまようあなた 戸籍謄本ぬすまれて

如今的中文互联网,大有尼尔 · 波兹曼所说的“娱乐至死”之势。再严肃的话题,再轰动的消息,都免不了被段子手们所调侃。娱乐让严肃的媒体消亡,霸占头条的往往是这个明星或者是那个明星的私事;娱乐让各类浮躁的节目大行其道,收视率统统被娱乐类节目霸占并最终促使媒体做出更无下限的娱乐来满足观众;娱乐让烂片充斥电影院线,大小有个名气也都能出书捞金,真正有价值的书籍反而被娱乐起家的媒介所盗版、所倒卖,正版书籍躺在书城里呻吟而无人问津……

听后感写完~~~~对了,私人电台听的这首,和下一首Qualia的Warmer(出自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Fine专辑)情绪还挺合拍,暗爽中,一会再去听听许久没听的SOUL WHIRLING SOMEWHERE去。

血よりも赤き 花ふりながら 人のうらみを めじるしに

如今的中文互联网,也名正言顺地霸占了所有人的生活。衣食住行用,淘宝和支付宝至少足够帮你包办至少三样,如果你算上五八同城和嘀嘀打车的话,那么网络在我们的生活中可谓无往而不利。

地下调频:www.underfm.com

影を失くした天文学は まっくらくらの家なき子

在如今网络席卷的全民狂欢下,充满厚度的博客被碎片化微博所取代,诚挚的短信被更为便捷的微信替代。人人都在享受瞬时的快感,谁愿意再慢腾腾地回到乡下,尴尬地看着其他人风驰电掣?

銀の羊とうぐいす連れて わたしゃ死ぬまで あとつける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现在的岳父也确实是成熟稳重了,很多事情都能够考虑得更全面,文风也更加温和慈祥具有深意。但我还是更加怀念当年的那个被称作韩少的年轻人犀利文风。辞句之间充满了青春和少不更事的悸动。或许他的许多观点都幼稚或者一厢情愿,与如今的岳父大相径庭。但那是我们都回不去青春的见证。

歌词中文大意:

那时候,民谣的曲风达到极盛,犹记得当年窝在卧室里,听老哥来买周杰伦的磁带,塞到录音机里一遍一遍地单曲循环《七里香》。盛夏的午后,知了蝉鸣,风吹拂着阳台上晾晒的床单,一缕缕光影交替地闪烁在书柜上,整个世界都仿佛在那一刻停止。

 《惜春鸟》

如同楼下一条来自@淡淡 的评论一样:“十几年就这么一闪而过.....循环听了一上午,有些记忆有些人有些事,多想后会有期,可真的后会无期了,后会无期.......眼泪止不住...”

作詞:寺山修司
作曲:JA.シーザー
唄:蘭妖子.児童合唱団.東京混声合唱団

现在14年,大学,三年级。

 
告诉我 我的姐妹们

因为各种原因,早已不再阅读杂志期刊,面前堆着的是山一般的专业书籍和电影光碟。

我的孩子能看到些什么

朴树也早已经在人群的视线中消失了许久。听说是因为患上了抑郁症,而无法继续在公众面前继续自己的音乐事业。

在那遥远的地方

然而,没人能分得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有说他经济出现了困难,有人说他遭到了排挤,还有人说他江郎才尽。

她早已被带走

我更相信他是因为抑郁而迫不得已放弃了自己的音乐事业。因为只有同病相怜的人才能知道走出来有多么不容易。

我又是孤单一人了

多年的消失多少会让真相扑朔迷离,何况还是在娱乐圈,这个中国社会娱乐至死的风暴眼。

我生下一个多么可爱的孩子

也对,现在娱乐性的调侃都已经足够让异性恋变同性恋了,舆论多可怕。

而你的生命甚至长不过

我个人认为,如今这整个时代的拐点都在2005年,也是朴树离开的第一年,有一部叫做《无极》的烂片上映,遭到了几乎所有中国影迷的痛骂。而后一个叫做胡戈的年轻人制作了一个名为《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视频,恶搞了陈凯歌。视频的网络点击率很快超过了电影的票房。

长不过那轮新月

从此,调侃,恶搞,不正经的网络风潮汹涌而至。

带着夜莺和白羊

2006年,湖南卫视开启中国电视娱乐选秀元年。身边的男生女生们都成了“超女”的粉丝。当年的暑期拉票大战现在想起来都还心有余悸。

你离我而去啊

于是,湖南卫视推波助澜地成就了这个属于娱乐的浮夸时代。

我的孩子 我亲爱的女儿!

波兹曼说过,“有两种方法会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让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就是把文化变成一场娱乐至死的舞台。当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一切文化内容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而且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就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你手里的花儿

回过头来看看如今的乐坛,已经是新人们的天下了。《好声音》《最美和声》,选秀的盛行下新人们纷纷崛起,流行,摇滚,电子,神曲。在各色或温或火的音乐冲击之下,强大如周杰伦也在走向过气。

比鲜血还红艳

想一想,连萧敬腾如今都成了一个成功的导师,十年前他在哪里?

让我再看看你!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让我们再说会话

这不止是是后会无期的主题歌,更是朴树十年来对自己心路历程的表白。睽违十年,通讯工具从小灵通换成了iPhone;当年热门的音乐专辑由磁带发布,电台首播换成了网络发布,iPod播放。

 

这世界变化得太快,当年华语乐坛叱咤风云、最具关注度之一的小朴也成了如今默默无闻的老朴;当年“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的、目空一切的韩少也成了如今甘愿让所有人调侃的国民岳父;当年那个缓慢,平和,耐心,严肃的时代也变成了如今迅捷,浮躁,劲爆,娱乐的社会。诚如,我们也不再青春。

说说那些布娃娃

曾经不断地以为我的文艺细胞已经全部消失了,只剩下理性,判断,没了梦幻,没了天真。

在女生节里

“绝望着 渴望着 也哭也笑平凡着”

穿上了最漂亮的衣裳

人成长到一定的阶段,终会发现一切绚烂将归于平凡。

在初春的第一天

讽刺的是,这整个时代却在娱乐轰隆隆的欢呼声中,不断裹挟着我们前进。

带着夜莺和白羊

“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你离我而去了

我依旧感到悲哀,因为即便这样,我依旧觉得,朴树、韩寒,甚至于自己,与这个时代都是在脱节的。

我的孩子 我亲爱的女儿啊!

绚烂归于平淡,默默地站在这个时代的边上旁观吧。


“时间无言 如此这般
明天已在眼前
风吹过的 路依然远
你的故事讲到了哪”

《和讃》是《死在田园》整张碟里最喜欢的两首曲之一,另外一首是上面的《惜春鸟》。这首歌响起的场景正是少年在佛堂前被女人剥光光破处之时,歌唱了多久,他们就干了多久,寺山殿有喜好年长女性的倾向吗,这值得回味。

原来,心底还是藏着那一份微妙的心绪,只是我们的路都还没走到尽头。


感谢我的文艺细胞还没全死光,但是世界在变,我们也都在变,想要找回曾经的记忆,找回当初的感觉是不可能了。人在走,时间在走,我们都在一步步地长大,拘泥于过去是不成熟的,也是不现实的。

JA.シーザーの御詠歌ロックの傑作です。冒頭のシンセサイザーと心地よいスライドギターが、プログレ色を濃く彩ります。まさにロックと御詠歌の融合!素晴らしい盛り上がりを見せる曲です。ラストのギター.ソロも格好いいです!

人生总有起起落落,你不能总是渴望自己如烟花般灿烂。

映画でも少年の私(高野浩幸)を草衣(新高恵子)が犯す、本編のクライマックス.シーンで使われます。本バージョンは新高恵子が唄っていますが、別バージョンでJA.シーザーのライブ.アルバム『国境巡礼歌』でも収録されています。

“我不过象你象他象那野草野花
冥冥中这是我 唯一要走的路啊”

 

十年过去,听得出来再度开嗓的朴树声带已经老化了。当年如《生如夏花》一般意气风发的高歌换成了《平凡之路》里仿佛在耳边低沉地呢喃。

和讃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作詞:寺山修司
*作曲:JA.シーザー
*唄:新高恵子.天井桟敷合唱団.東京混声合唱団.児童合唱団

无论如何,朴树,回来就好。

これはこの世のことならず
死出の山路のすそ野なる
さいの河原の物語
手足は血しほに染みながら
河原の石をとり集め
これにて回向の塔を積む
一つつんでは父のため
二つつんでは母のため
三つつんでは国のため
四つつんでは何のため
昼はひとりで遊べども
日も入りあいのその頃に
地獄の鬼があらわれて
つみたる塔をおしくずす

后会无期,相聚有时。你的故事讲到了哪。

 

—————————分割线分割线——————————

歌词中文大意(汤祯兆翻译版本):

金马奖现场见到朴树啦!
还握手了喔啊啊啊啊啊啊!有点太瘦了!心疼啊!
真是一群西装革履的人里面唯一一个穿秋衣还穿得那么有型的人了!
站着看了仨小时的红毯受不了了!
去外边吃个晚饭回来朴树获奖了!
没听到他现场演唱和获奖感言T T不过后来在电视上看到重播啦~
传送门在这里:
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2215058363/

和赞

作詞:寺山修司
作曲:JA.シーザー
唄:新高恵子.天井桟敷合唱団.東京混声合唱団.児童合唱団

那成不了此世的事情,

而乃导向死亡的火山山麓之路,

为奇异的河原物语。

手脚在一边染满鲜血之时,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