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學著漫不經心,黄昏苍凉的旧色

作者:影视影评

  无意中搜到这个曲子。然后找了电视来看,发现比不上音乐。这个音乐让人觉得很有故事在里面,非常深的幽怨情绪在东方乐器铺陈编排下呈现得十分完美。先一段钢琴和小提琴作为引子,像戏幕徐徐展开。接下来,二胡惊艳流淌。中国五声部下的演绎,居然如此有张力。旋律给人的感觉是:虽然这是无比凄凉的故事,但却是陈年旧事,回过头去,像看发黄的老照片,一切都成了故事。旋律的颜色是黄昏的苍凉旧色。听这旋律脑海里居然浮现出两个字:“芸娘”。居然是沈复《浮生六记》:“余生乾隆癸未冬卜一月二十有二日,正值太平盛世,且在衣冠之家,后苏州沧浪亭畔,天之厚我可谓至矣。东坡云:“事如春梦了无痕”……”。
  循环的旋律出现两段,第一段鼓点稳健轻柔,有情绪暗中酝酿,像回忆者开始试着缓缓叙述;第二段在第一层鼓点之上,铺陈入第二层更明亮的铃鼓,速度为第一层的两倍。鼓点是流畅的,像记忆渐渐活跃,却还是理智地压抑。旋律虽然不变,但节奏暗示情绪渐长,由幽怨向激烈演进。二胡百转千回,欲说还休,缠绵音质,姿媚尽出。第二段旋律结束,故事暂且放一段落,交接入第三段旋律。竖笛本是明艳的音色却演奏出空灵寂寞的旋律,音质和旋律的冲突就像盛夏的夜,夏天是燥热的,夜晚却是寒冷的,那么夏夜就是余温未散,又清凉无汗。辅以尺八的清脆,更添寒意。第三段较短,空灵的旋律结束,交接入第二段旋律,与第二段区别在于背景鼓点占的比重更大,因为这里要表现的是情绪演进到激烈的状态,像回忆者已经不能自持,控制不住情感的激动,二胡的旋律与鼓点平分秋色,相辅相成。结束后再一次演奏该旋律,铃鼓一层的鼓点速度变成第一层的四倍,有进行曲的风格,此时乐曲要表现的情感已经到了极致,非常激烈,最后铺展散开,好像过往的一切都展现在眼前,让听者迫不及待的想看详细,把听者带入一个过去的世界。
  确实很好听,却很悲凉,尤其午夜时分,听了竟害怕。   

初次邂逅Humbert Humbert,竟是在寒冬的一個下午。
被一隻小貓擾亂心緒的我,
聽著女生淺淺的吟唱,男生隨意的唱和,漸漸又平靜下來。
明明此刻的G城是濕冷的6.7度低溫,我卻一度產生坐在日式小後廊的錯覺。
仿佛身上撒滿暖陽,吹過夏日微風,膝上的書被不經意翻了頁。
此時一定有一只黑貓,在某個角落,伸著懶腰。
此時一定有一朵蒲公英,張開翅膀,乘風飛往夢中的無人之境。
世界還是那麼美好。像你沒來過沒去過。

日本后摇天团MONO再次登陆中国-上海专场
“This is music for the Gods” - 《NME》

柔和的鋼琴,輕輕的吉他,簡單的鼓點。不刻意的才是最自然的。
一邊收拾房間的舊物。那些人那些事如黑白電影在腦海回放。
林夕說,「若無其事,原來是最狠的報復。」你輕輕吟唱,我學著漫不經心。

日期:周六,4月30日, 2011
场地:MAO LIVEHOUSE,上海市卢湾区重庆南路308号3F(近建国中路)
嘉宾:惘闻,21G
售票: 180RMB(预售)/ 200RMB(现场)
时间:21:30
活动:http://www.douban.com/event/13699729/

Nivana。時光跟我說再見。

预售票4月8日开售,购买办法如下:
1.MAO LIVEHOUSE,上海市卢湾区重庆南路308号3F,近建国中路(周一至周五,下午2点至晚上7点,另外在演出日的晚上也可以到现场购买)咨询电话:64450086
2.Smart ticket: www.smartshanghai.com
3.发送订票邮件到stdshanghai@gmail.com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3410.com